雀巢於香港售賣的奶粉聲稱自相矛盾,被質疑為有違科學道德

改變市場基金會(Changing Markets Foundation)和全球化監察發佈了最新一份有關於嬰兒奶粉的報告,發現雀巢在40個不同國家銷售的12個月以下的嬰兒奶粉的成分和聲明缺乏科學上的一致性,甚至出現自相矛盾的情況。 Continue reading 雀巢於香港售賣的奶粉聲稱自相矛盾,被質疑為有違科學道德

Adding Insult to Injury: Beijing’s Evictions and the Discourse of “Low-End Population”

Lu Bu Translation by Ignatius Wu “They are indeed ‘low-end labor-power,’ but who isn’t?” (他們就是“低端勞動力”,但誰不是呢?) Nearly a week has passed since the deadly fire at Jufuyuan (“Gathering of Good Fortune”) apartments in Beijing’s Daxing District on November 18. Though the … Continue reading Adding Insult to Injury: Beijing’s Evictions and the Discourse of “Low-End Population”

民主長征系列(五):字字千鈞還是一張紙? 再論民主與憲法

文:區龍宇

張志剛憑一句話就足以使他載入史冊 — 滑稽列傳的史冊。他強調基本法是從中國憲法而來,又強調人大和英國國會一樣是最高權力機構。呵呵,這不是反黨嗎?你把「黨的領導」置於何地啊?連曾任人大委員長(相當於國會議長)的彭真,自己當年也說「搞不清黨大還是法大」,張志剛竟敢忘掉黨的領導?連小朋友都知道,在「黨的領導」下,不要說基本法是一張紙,連中國憲法也一樣,最多是比較大張而已。 Continue reading 民主長征系列(五):字字千鈞還是一張紙? 再論民主與憲法

工時的歷史

文:梁寶龍

計時器的歷史

馬克思在《哲學的貧困》中指出:在商品社會統治下,「時間就是一切,人不算是甚麼,人至多不過是時間的體現。」

公元前六千年巴比倫人利用太陽的陰影變化,製造日晷來計時,公元前三千五百年埃及人利用流水的速度,製造水鐘來計時,進一步可以在夜間計算時間,並將一天分為24小時。大約於1270年前後,機械鐘在意大利和德國出現。[1]二十世紀更進一步將石英的振盪器用在計時器上,於1949年出現原子鐘。 Continue reading 工時的歷史

民主的長征系列(四):議事規則與全盤西化

文:區龍宇
(本文為民主長征系列之四)

立法會議事規則一役,很多人還未來得及消化之前,一地兩檢又接踵而至。港人一直挨打。蔡子強事後回顧了議事規則一役,認為錯在「激進泛民」濫用拉布,導致差不多一半民意倒向政府。[1]不過,我倒懷疑,事情是否有個更深刻原因呢?正如不少普羅市民搞不清基本法一樣,又有多少人搞得清立法會議事規則?普通市民一世人開過幾多次會?有幾了解議事規則? Continue reading 民主的長征系列(四):議事規則與全盤西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