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我們能》黨的挑戰

Mas_podemos-spain.jpg

 

原作者:Josep Maria Antentas & George Souvlis

編譯:五月

《無國界社運》編者按:佔領運動其實一早就具有國際性。香港雨傘運動之前,2011年便有數以十萬人佔領了西班牙馬德裡的Puerta del Sol 廣場,然後又爆發了佔領紐約華爾街。馬德裡的佔領運動甚至更有延續性,因為這個被稱為五月十五運動的佔領,催生了一個激進大黨《我們能》黨。香港也有社運中人介紹過,特別是它的社區紮根工作。數年下來,《我們能》黨究竟怎樣呢?我們請「五月」先生翻譯了這篇文章發表於左翼雜誌Jacobin的文章。

西班牙Podemos黨(直譯為「我們能」)起源於2011年的反緊縮抗議運動,在2015年大選中以20%的得票率位居第三。由於沒有一黨得票過半,Podemos又拒絕與中間偏左的社會主義工人黨(PSOE)聯合執政,所以西班牙今年舉行了二次投票。這次Podemos選擇與較小的聯合左翼黨(United Left)結盟,卻未能動員到足夠支持,導致中間偏右的人民黨(Popular Party)當選。

Jacobin雜誌就相關議題對Podemos成員、巴賽隆納自治大學社會學教授Josep Maria Antentas進行了專訪,本文編譯了訪談要點,希望對關注歐洲左翼運動的讀者有所啟發。
2011年的反緊縮抗議被人們稱為“憤怒運動”或“五月十五日運動”(簡稱“M-15”) ,最早由感到前途無望的中產階級青年發起,但很快蔓延到工人階級群體。該運動不但反對掌權的政治和金融精英,也表達了對傳統左翼政黨無力對抗緊縮的不滿。但是,運動本身卻無法提供一個解決方案,這就促成了以選舉為目標的Podemos在2014年誕生。

但是,Podemos不是代表了整個M-15運動的政黨,而是由其中一些非傳統的左翼團體組成。成立之初,對於該黨的路線,其內部也有分歧。以“反資本主義者”(Anticapitalistas)為代表的一派認為應該在內部民主和廣泛參與的基礎上建立一個平台,讓M-15運動中的不同群體能夠通力合作,從而繼續社會鬥爭;而以巴勃羅·伊格萊西亞斯為首的另一派卻要走民粹主義路線,並且忽視內部民主和基層參與。後者路線成為主流之後,Podemos成了單純的競選機器,沒有在工會、社區和社會運動中建立自己的根基。

Podemos采用高度集中的組織模式,地方支部和少數派沒有政策決定權,也缺乏基層骨干。這導致了該黨在競選活動之外甚少有所作為。

雖然在第一次選舉中成績斐然,但之後Podemos卻釋放了許多矛盾的信息。比如,先是反對泛左的聯合政府,後來又與聯合左翼黨結盟;先是反對“左翼”的標簽,後來又自稱“社會民主主義”。這些矛盾信息不但讓其支持者無所適從,還讓人覺得Podemos是個朝三暮四的政黨。Podemos也確實沒有細致連貫的施政綱領,並且經常在競選中放棄那些過於“激進”的政治態度,比如對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的支持。

在二次投票之前,Podemos采取了爭取中間派選民的路線,令其原本的、更為激進支持者感到失望。最終,Podemos與聯合左翼黨的聯盟反而比第一次投票時少了一百萬張選票,其中大部分是因為原有支持者放棄了投票。

之後,Podemos宣布將在競選之外發展「人們運動」,但這只是文化意義上的運動,並非組織社會鬥爭。部分領導層甚至想轉向更為溫和的方向。

Democratising-Spain.jpg

 

Podemos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獲得如此多的支持,正是由於它與傳統政黨做法不同,敢言其他政黨所不敢言。所以放棄激進態度,並不會讓Podemos取得更大成功。

另一方面,人民黨利用了保守選民對左翼上台的恐懼來進行競選宣傳,成功將右翼選票集中到了自己旗下。英國的脫歐公投也對選舉結果產生了巨大影響,因為人民黨保證其主政下的西班牙不會退出歐盟。

英國退歐對於英國和歐盟其他國家的統治階級都是一次重大危機,但其本身卻是由反動的排外主義勢力所領導的。歐洲的左翼力量需要嚴肅應對這一形勢,既要對歐盟展開系統的批判,也要防止批判變成民族主義的頌歌。

希腊的教訓也讓我們看到,通過協商從內部改良歐盟是沒有可行性的,左翼應該去爭取自下而上的人民主權和工人階級的國際團結。但是,西班牙的左翼力量大都對歐盟問題不夠重視,Podemos也沒有一個統一的立場,並在大部分時候采取回避的態度。

如果成功當選,Podemos或許會陷入和希腊激進左翼聯盟(Syriza)一樣的境地。後者已經背棄了其競選承諾,向歐盟委員會-歐洲重要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這一三駕馬車投降。但是,作為Syriza曾經的支持者,Podemos內部卻沒有對此進行嚴肅討論,而是選擇了自我欺騙,包括:否認投降後果的嚴重性;認為這只是短期偏差,並希望Syriza之後會再次轉向反對緊縮;認為西班牙是比希腊強大的國家,所以能在更好的條件下與歐盟進行談判。
這一情況的出現,既是因為西班牙左翼缺乏國際主義和對歐洲其他國家政局的關注,也因為國內局勢變化飛快使大部分左翼組織無暇分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