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2016年英國工黨黨魁選舉:科爾賓連任

Britain-politics-Labo-NH-816x460.jpg

轉載自:安那琪的文字烏托邦2.0

時隔一年後,英國工黨於2016年8月22日至9月24日因黨內右翼勢力圖謀推翻該黨左翼領導人傑裡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而再度舉行黨魁選舉,最終工黨右翼及布萊爾主義者的政變企圖遭遇重挫,科爾賓以壓倒性票數連任工黨黨魁一職。

共有506 438名工黨黨員、有登記的支持者及附屬支持者(工會成員)在這次黨魁選舉中投票,投票率高達77.4%,無論投票人數還是投票率都比一年之前的黨魁選舉來得高。當上黨魁才一年卻因黨內右翼勢力施壓挑戰而尋求蟬聯的科爾賓,得票313 209張,占得票率61.8%,以壓倒性優勢擊敗其唯一挑戰者——歐文.史密斯(Owen Smith)。史密斯得票193 229張,占得票率38.2%。

這次工黨黨魁選舉的導火線,是工黨內部右翼勢力指責科爾賓領導不力,導致留歐派輸掉2016年6月舉行的脫歐公投。事實上,工黨內的布萊爾主義者及右翼勢力,自科爾賓於2015年9月當上該黨黨魁以來,就一直給科爾賓的領導制造麻煩,企圖以種種手段逼迫科爾賓下台,以拯救布萊爾走“第三條道路”(形中間路線,實右傾不堪)的政治遺產。2016年6月28日,工黨議員以172票對40票大比數通過對科爾賓的不信任動議,施壓要科爾賓辭去黨魁一職,但科爾賓因本身是得到黨員和支持者投票委托當選而拒絕辭職,促成了這次的黨魁重選。

科爾賓在這次黨魁重選的得票,比一年前的得票(251 417張票),多了近6.2萬票。其得票率也比一年前的59.5%,多了2.3個百分點。一年前的黨魁選舉是四角戰,這次只有一名由工黨右翼推舉的挑戰者跟科爾賓對壘。科爾賓所獲得的支持在數據上增長不多,但的確比去年增加了,而且這還是在工黨右翼主導的黨機關剔除了至少17萬科爾賓支持者下所取得的成績。

工黨組織機關在這次黨魁選舉時提高有登記支持者的門檻,把原本3英鎊的登記費提高到25英鎊;還將大批科爾賓的支持者除名,或沒有向他們寄出選票!

在叛變的工黨議員及主流媒體的夾攻,加上大批科爾賓支持者被剝奪投票權的劣勢下,科爾賓仍然以壓倒性的優勢取勝,反映著英國工黨已經不再是布萊爾時代打造出來的“新工黨”,至少黨基層已經出現了巨大的改變,左轉的趨勢已無法逆轉,而霸占著議員位子及黨組織機關的布萊爾主義者則日益脫離群眾。

科爾賓不僅僅在總票數上占了絕對優勢,其在正式黨員、有登記支持者及附屬支持者等三個組別上的得票都過半。在工黨黨員的組別上,科爾賓得票168 216張,占該組別得票率的59%,比起一年前的121 751票,多了4.6萬票。科爾賓於2015年黨魁選舉中,在黨員組別的得票率是49.6%,沒有超過一半而被黨內右翼批評說他並沒有得到多數黨員支持,但是科爾賓卻在一年後以明顯的多數票給黨內右翼狠狠地打臉。科爾賓於去年當選黨魁後,吸引了更多人加入工黨,工黨的黨員結構已出現變化。

Cn4wwmWWcAATgcd.jpg large.jpg

在有登記的支持者組別中,科爾賓得票84 918張,占該組別得票率70%。科爾賓一年前在這個組別的得票率為83.8%,這次在這組別上的票數及百分比之減少,跟工黨機關提高支持者登記收費及將科爾賓支持者從有登記支持者名單中“清洗”掉不無關系。

在附屬支持者(工會成員)組別中,科爾賓得票60 075張,占該組別得票率60%,比起去年的票數(41 217張)及得票率(57.6%)來得高,顯見科爾賓在工會成員間的支持率仍然高企。

科爾賓在再次當選工黨黨魁後,呼吁工黨保持團結,以對抗並擊敗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領導的保守黨政府。但是,工黨黨內的右翼勢力,不會輕易罷休,他們在這之前不惜一切地要推翻科爾賓的領導,這次黨魁選舉遭遇重挫後,也必定不會停止對科爾賓的攻勢。今年6月給科爾賓投下不信任票的172名工黨議員,將仍然是科爾賓及工黨左轉的最大阻力。

英國脫歐已經是無可逆轉的事實,但是在保守黨主導下的脫歐過程,肯定是以犧牲英國工人階級和底層人民為代價。脫離歐盟的英國,在崇尚新自由主義思想統治精英的領導下,為了吸引唯利是圖的跨國資本繼續留在英國,勢必進一步推行比歐盟更照顧大資本集團的自由市場經濟政策,犧牲底層人民去挽救英國資產階級的利益。

一個繼續由布萊爾主義者主導的工黨,將不會為英國人民在脫歐過程中提供任何替代選擇。作為工黨內立場較為激進的“老左派”,科爾賓主張國有化、堅持捍衛國民保健制度、建議取消大學學費、反對戰爭、反對發展核武、支持實行屋租統制、倡議向最富有人士增稅等,為英國民眾提出了一條明確的替代選擇路線。科爾賓拋棄了布萊爾所主張的、跟撒切爾有過之而不及得“第三條道路”新工黨路線,也威脅著目前工黨機關內布萊爾主義者及工黨“主流”議員的地位。

科爾賓能夠以更大優勢保住黨魁一職,反映著過去一年來工黨基層力量有所成長,形成一股衝擊英國資本建制的不可忽視之動力。科爾賓仍繼續領導工黨,為英國甚至歐洲左翼起著振奮人心的作用。不過,科爾賓仍將繼續面對黨內右翼勢力發動“政變”的威脅,而全面民主化黨組織的挑戰仍然艱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