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舖阻街被罰 公僕執法食死貓

bkn-20150102195006992-0102_00822_001_04p

文:李美笑(食環署職工權益工會副主席)

工會:「畀條生路行吓!」

不久之前,食環署在電視大賣廣告「唔該借借!」,為其定額罰款控告店舖阻街(註[1]),製造輿論。到上週末9月24日更開始大規模檢控行動,輿論由要求執法的「唔該借借!」轉變為替小商販抱不平的「畀條生路行吓!」。

 

嚴厲執法被許多人指斥為打爛小商販及從業員飯碗:「逼死我哋!」、「搞亂香港!」我們明白商販都是高地價的受害人,深水埗百餘呎地舖月租要5萬,稍大者要15萬,旺角就更甚了!這是店鋪非法擴張營業範圍的根本原因。但擴張到途人也無法忍受時,執法者就不能視若無睹。問題是政府的執法,很少考慮前線員工情況,因此效果往往也不好。

 

強力部門欺負食環

雖然店舖阻街涉及地政的佔用官地條例(註2),又涉及非法搭建的建築物條例(註3),亦涉及阻礙行人和車輛的警方工作,但由政務署統籌跨部門會議後,變成責任全歸食環署!本來,最初建議是聯合行動由警方檢控,食環負責清垃圾和運送及存放阻礙物。但經雙方商議後還是由食環檢控,且提供一條龍服務,警方只是協助。情况一如定額罰款告垃圾蟲,推出之初,七大部門(康文署、房署、環保署、漁護署、海事處、警方和食環) 均授權檢控,但持續檢控者只有食環。

 

食環署內資源錯配

食環署內的小販組和潔淨組,對檢控店舖阻街早存內部分歧。小販組認為涉及販賣造成的阻街,才是該組的工作範圍;純因貨物阻街,應由其他部門處理。潔淨組則指出該組的工作範圍是處理垃圾,而不是有價值物品,不應強加4A阻街條例給他們。但是,最後署方仍然決定新增告阻街工作給潔淨組。問題是若要潔淨組負責,人手和配套設施便應增强,但現在連一個正式的扣押倉都無,卻要員工承擔扣押物品的保存風險,令潔淨組同事相當不滿。

 

因小販組的主要工作是檢控,而潔淨組主要工作是街道潔淨的管理工作,故潔淨組的人手和配套設施遠不及小販組。小販組人手編制是潔淨組的3.3倍(2240:615)。小販組是隊制工作,有運輸貨車和接載專車,配備對講機,隨時向指揮台報告或求助,所以檢控工作較有保障。該組更設有專人看管的扣押倉。而潔淨組呢,每分段只有一位同事當值,全區每更只有十餘人。管工職系同事一向只執行22(1)(a) 妨礙清掃條例,會給予商販四小時移走障礙物,不遵照通知才會作出檢控,因此與店舖衝突不太直接。由於主力不在檢控,故各分區亦無正式扣押倉。

 

現在由於要執行新工作,潔淨組同事又要負責保管阻礙物,只好請主管提供一個正式扣押倉。上司卻表示會研究研究,還說租迷你倉也是考慮辦法。其實,地區總監大可充份運用地區資源,指示小販組提供存倉服務給同區潔淨組,不就行嗎!但上司只強行要潔淨組負責,又不去解決下屬工作困難,正是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

 

離地主管,做死前線

早在2014年,管工職系工會就曾經發起簽名,反對執行違例阻街《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228章4A條例)。當時表達了下列三個憂慮:

  1. 職安問題:管工職系工作單打獨鬥,人手和資源配套不足應付違例「阻街」;且部分地方獲豁免,定必有執法不公的爭拗,署方卻漠視管工職系人身安全;
  2. 士氣問題:潔淨組人手只有約六百人,近年處理的投訴逐年遞增至近年的117681約十二萬宗,在繁重工作量下,還要處理額外工作,定必對同事產生巨大壓力;
  3. 成效不彰:阻街範圍大與細都罰$1500,間接鼓勵商舖無需理會阻街尺數,就算檢控數字提升,但阻街情況可能更惡劣,吃力不討好。

對於工會意見,署方高官竟然是意見接受,政策照舊!

其實小販數目近年已不斷减少,有牌小販由00年的9,232大降至15年的6,133,無牌小販亦由04年的3298下降至15年的1,488。小販大幅減少,為何小販組的人手分配還是那麼多呢?是否應與時並進,重新編配人手呢?

食環署本是主管環境衞生,執行的全是涉及環境衞生的法例,不是嚴重刑事罪行(意圖或使他人遭受損害),故執法精神是控制及維持,而非撲滅和嚴懲。勉強要食環署負起撲滅和嚴懲的全責,只會令食環署前線員工吃力不討好。其次,阻街範圍無論大或細一律罰1500元,這種定額罰款並不公平,只對小商户有阻嚇性,對大商店不構成問題。如路霸的連鎖雜貨店和食肆,應由衞生督察以132X章食物業規例(註4) 34c來控告、便可罰款、坐監、吊銷數天及至停牌。

鼓動消費者力量,檢討高地價政策

1989年深水埗保安道街市落成之初,署方曾成立3隊街市特遣隊(market protection team) 負責保安道街市內外的違規阻街,每隊28人及兩架車,巡邏時見有貨品阻街便票控和搬貨,令保安道附近商舖不敢放貨出店外,很有成效。現行政策只重檢控數字,告而不執貨,阻嚇力不足,店鋪只會繼續玩貓捉老鼠遊戲,或將罰款轉嫁消費者,結果執法成效持續成疑。

全港有過十萬商户,食環署檢控人手只有3千!單靠食環解决全港商舖阻街問題,相信整個部門出盡洪荒之力也未能解決。但高官治港,對付小市民的獨步單方永遠是一個字:《罰》!棄置建築廢料靠《罰》,垃圾蟲靠《罰》,店舖阻街靠《罰》,禁煙靠《罰》,環保也靠垃圾徵費,違者《罰》!可惜《罰》未能改變人的行為。大家可參考垃圾蟲定額罰款的效果:定額罰款自04年600元增至1500元後,違例個案只有05年輕微下降,後仍每年遞升,由04年的23,708增至15年的36812,罰款越高,越多垃圾蟲!

其實宣傳教育遠比罰錢有效。可惜食環署的衛生教育組工作離地,多年來都無針對阻街做宣傳教育工作。引起公眾關注的「唔該借借!」廣告竟非食環署製作。若能杜漸防微,問題不致惡化。除了罰款,我們還有許多辦法來處理商店阻街,例如在供求上入手,教育消費者不應幫襯違規商户。當然,如果不檢討香港的高地價政策,也很難根本解決問題。

[1]香港法例570A章《定額罰款(公眾地方潔淨及阻礙)規例》

註2: 香港法例123章《建築物條例》第30條:街道的出入口

第31條:在街道上或街道上方的伸出物

註3: 香港法例28章《土地(雜項條文)條例》第6條:不合法佔用未批租土地

註4: 香港法例132X章《食物業規例》第34C條:在圖則劃定地方的以外地方經營食物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