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的一隻泥足──論中國官僚資本主義的盛衰

china-tiananmen_custom-246ee88ca84dd1e524bf8d3de21eb96e9ce3cb6a-s40-c85.jpg

文:區龍宇

 

習近平上台後,經濟越來越嚴重失衡。中國官僚資本主義的特點,使它能以強力掠奪社會積蓄,用於投資,早就其經濟高增長。但是,這種資本主義,既高度壟斷,又超級剝削,也必然造成超級的貧富懸殊,結果是缺乏有效需求,過度積累和過度生產,也日益嚴重。巨大的泡沫籠罩股票和房地產市場。官僚資本主義的第二次結算之日漸近。

 

官僚資本主義第一次危機,是在1990年代末至二千年之間爆發,當時經濟嚴重失衡。中共的對策是一方面拯救瀕臨破產的銀行,另一方面更加大力地吸引外資,使中國變成主要商品出口國,為中國成為世界血汗工廠奠定基礎。中共當時成功轉型,克服危機,並且自世紀之交,使中國也成為主要的資本輸出國之一。從此中國徹底融入全球經濟。所以中國也成為重要的進口國,特別在石油和礦產資源方面。中國對全球的影響越來越大,但對其依賴也越來越大。

 

中國的擴張邏輯

 

今天的中國是:
-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在商品交易上是最大貿易國
-世界最大的製造業國家
-外國直接投資的第二大輸入國

-外國直接投資的第五大輸出國
-擁有世界最大的外匯儲備
-美國公共債券的最大海外持有者
-最大的總能源消費國(半數以上國內石油消費依賴進口)

-擁有世界上數量最多的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
中國官僚資本主義的崛起,必然具有全球擴張的內在邏輯,而這個邏輯,既包括經濟方面,也越來越多在政治和軍事方面。有人因此認為中國是帝國主義國家,不再是一般資本主義強國,更加早就不是它所聲稱的發展中國家/第三世界國家。如果按照最粗淺的認識,即任何具有霸權特徵的國家,任何有能力剝削小國的國家,都是帝國主義,那麼中國無疑開始成為這樣的國家。但是如果按照比較嚴格的西方馬克思主義,那麼,把中國稱為帝國主義,恐怕有問題,因為這容易模糊了它同許多老牌帝國主義國家的分別,反而容易忽略中國的弱點。我們必須識別出中國的擴張邏輯,其目前所實際達到的階段,才不致誤判。

 

全球增值鏈上的尷尬地位

首先從軍事看。中國的軍事實力仍然有限。它是第二大國防開支國,但其海軍和空軍還太不發達,無法達到全球範圍。事實上,它連武力統一台灣,目前仍力不從心,因為它缺乏運送大量軍隊跨越海峽的能力。它沒有中國以外的軍事基地,也沒有參加任何軍事同盟,這意味著,即使其海軍和空軍繼續現代化,但在境外,其軍隊沒有陸上和海港的支持。中共軍事上能夠達到全球者,只有導彈,衛星和網絡攻擊。這還不足以使中國成為一個全球霸權,連獨霸亞洲也不可能。中國的軍事實力足以威脅較弱國家,但它仍然遠遠落後於主要帝國主義國家,更不用說美國。

當然,戰後帝國主義,已經不一定依靠直接的政治和軍事統治。他們以軍事力量為後盾,但更多地依靠經濟壓力,來剝削落後國家。他們依靠高新技術,從落後國家拿取超額利潤(所謂技術租)。它也依靠壟斷全球金融,將不平等交換,強加於落後國。但中國在全球的經濟支配力,仍然有限。我們必須記住,中國是一個後來者(late comer),在超趕發達國時,仍然面對很多障礙。雖然在技術上,中國迅速趕上,但仍然缺乏足夠先進的技術,難獲太多超額利潤。最好的中國芯片製造商,仍然比先進國落後兩到三個世代。中國不得不進口絕大部分芯片。在價值鏈方面,中國很少全球品牌,這意味中國跨國公司不容易在全球價值鏈中升級。官僚的排外文化使得其跨國公司不願意接受外國管理人才,從而自我剝奪了跨國公司特別需要的人才資源,而缺此資源,中國跨國公司不容易在全球市場作長期競爭。雖然中國已經成為重要的世界資源買家,但作為後來競爭者,中國企業為了同老牌帝國主義的跨國企業競爭,往往不得不支付非常高的價格(例如以高溢價搶購外國油田)。它在發達國家的投資,又往往是夕陽產業或面臨破產的公司。綜合上述,許多中國的海外投資的盈利不高,甚至不少虧損。

 

總之,儘管它在對外投資總額和交易量上規模巨大,中國仍未能在全球市場佔據足夠穩定的陣地,來剝削足夠多的剩餘價值,所以難以稱為帝國主義。事實上,中國仍然是世界血汗工廠,這就表明,依賴性積累(即依賴發達國的技術與市場的資本積累模式),仍是中國資本主義一個重要特徵;這也表明,中共仍然主要依靠剝削自己的工農和自然資源來發財,而非主要依靠剝削落後國家。所有這些證據,都不支持那種認為中國已是帝國主義國家的論斷。

 

半殖民地的歷史包袱

我們更加要注意到,中國和其他老牌帝國主義一個重要區別,就是中國半殖民地的歷史遺產,仍然沉重地壓在中國身上。對中共來說,國家統一的任務,仍然沒有完成,台灣仍是美國的保護地。這個所謂不沉的航空母艦,對中共霸權,始終是一個威脅,不除不快,但除之卻暫時無力。至於香港,雖然已經回歸,但民心不只沒有回歸,反而離心力越增。即使香港那麼小,但其相當西化的中產階級,其上層一直與美國/英國統治階級有各種直接或者間接的、文化上的聯繫。雖然香港對大陸的經濟重要性已經降低,但是,由於香港是大陸資本跨境流動的橋樑,而香港國際資本多年來盤根錯節,對中共也可以是威脅。

 

幾乎所有老牌帝國主義國家,由於有過殖民地,所以其文化影響始終發揮作用,這些前殖民地的知識階層和中上階級,不少都懂得前宗主國的語言,這對於加強政治和經濟聯繫,提供不少助力。中國就不同了。作為一個沒有殖民他國歷史的後來競爭者,中國在文化上也吃虧。雖然各國學習中國語言成為時尚,但那是出於商業利益的驅動,因此仍局限於外國專業人士,也不一定出於仰慕中國文化。這使得中共要為自己作海外宣傳,變得更為艱難。它的孔子學院到處受到惡評,也是這種缺乏文化實力的一個寫照。

 

南海衝突所為何事

總之,這些半殖民地歷史遺產,仍然制約著中共統治階級稱霸的野心。所以,1999年美國轟炸中國在南斯拉夫的大使館,2001年,美國戰機與中國戰機在南海相撞等等,儘管表明美國政府繼續遏制中國,但當時中共仍然維持韜光養晦政策,基本忍讓,只能逐步站穩腳跟來作長期準備,而不敢立馬對抗。其對外政策,戰略上仍以守勢為主。即使自習近平上台後,在南海和釣魚台爭議上,採取策略攻勢,但是,這還未達到改變其戰略守勢的地步。習近平在南海爭議上日益採取攻勢,其最直接用意,是出於防衛,以便把美國軍事監察,排拒於南海大門,不讓其接近中國沿海。

 

其次,隨著中國日益依靠外國進出口,中共就更加缺乏安全感,更加需要以南海的軍事據點,來防衛其東南亞的航道。中國現在90%的對外貿易和77%的石油進口,都要通過馬六甲海峽和南中國海。中共的確擔心,一旦與美國關係惡化,其海上生命線會被切斷。所以,中國最近幾年的挑釁行動,是出於防衛需要的策略性調整,但尚非大戰略的改動。中共在未完成其國家統一任務之前,會否從戰略守勢轉變成攻勢,謀求積極挑戰美國在整個亞洲的勢力,值得懷疑,更不用說中共圖謀與美國爭奪世界霸權了。一天中共還未「收回台灣」,一天它還未消除其半殖民地的歷史遺產,恐怕它還不敢直接與美國及其亞洲密友日本進行軍事對抗。事實上,中共在周邊地區採取較為強硬立場,目的正是為將來「收回台灣」,做好準備。同時,在政治上鞏固對香港的控制。但中共對台港的攻勢,也得步步為營。
我們還必須記住,美中關係的另一面,即兩個大國在貿易,投資和債務上,高度相互依存,所以才會有人發明了所謂「Chinmerica 」一詞,來描繪雙方的經濟密切合作的關係。這種狀況,也使到中共在中美博弈上,能打的皇牌不多。

 

當然,中共在全球經濟的持續擴張,及其不甘心於全球價值鏈中的低等地位,早晚與美國發生更大衝突。中國尚非帝國主義,並不意味它並非亞洲霸權大國之一,並不意味它不會欺負弱國。事實上這些它都在做。我們絕對不支持中共對南中國海廣泛領域所聲稱的擁有權。現代中國越是變得強大,就越不應該恃強凌弱,就更加需要和東南亞國家和平等商討,而非採取單邊軍事行動。

 

至於釣魚島,直到美國在1972年將之交給日本之前,它之前從來沒有被日本有效管轄。那年之後,日本佔領該島,也是以美日安保條約為背景的,所以這種佔領,也具有帝國主義圍堵中國的涵義,不值得進步派支持。近年來,兩國在釣魚島上的衝突升級,首先也是因為日本單方面把島嶼國有化。另一方面,過去世界進步人士支持中國對釣魚島的所有權立場,這並無不當,因為當時中國是反帝國主義,與美日同盟對抗。但現在不同了,中共政權,已成反動的官僚資本主義霸權,所以我們沒有必要支持中共對釣魚島的行動了。相反,我們應該主張,把該島保留為一個國際中立的海洋保護區,將其石油儲備永埋海床,以保護環境。

 

中共稱霸的三大障礙

中國目前無疑是上升中的亞洲霸權國家之一。但它要壓倒日本成為亞洲最大霸權國家,仍然面對非常大的障礙,更不用說成為主導世界的超級強國了。首先,它必須克服即將到來的經濟危機。這場危機,即使由於強力國家介入而減輕其爆炸性,卻同時非同小可,因為它不是普通的商業週期。這是官僚資本主義的結構性危機,它累積了非常巨大的不平衡和矛盾。

 

這種資本主義也產生了巨大的離心政治力量,正如台灣太陽花運動和香港雨傘運動所揭示者。2014年5月,連一向馴服的澳門人,也有二萬人抗議由北京挑選的行政長官貪腐。同樣的官僚資本主義,也產生更密集的黨內派系鬥爭。最後,中共仍然沒能建立穩定的權力繼承制度,這意味每十年,當總書記任期期滿,就會重複一次權力鬥爭。上述說明了,在中共能夠進一步加強霸權之前,得面對巨大國內挑戰。當然,專制統治者總愛在面對國內壓力時,挑起外部衝突,把人民目光轉移到想像出來的境外敵人。但最高領導人今天也清楚,國家機器,特別是軍方,早已可怕地腐敗。若習近平在此時刻,還選擇以激化國際關係來轉移國內視線,無疑是挑選一個非常危險的計策。

 

或許因此顧慮,所以習近平要搞反腐運動,順便也籍此打擊對手。但反貪不會成功,因為運動是由同樣腐敗官僚領導。即使運動把數千腐敗官員入獄,長遠來說不只無效,而且只會導致黨內反彈,加劇權力鬥爭。

 

總之,中共想要稱霸,至少得消除三大障礙:一,中國的半殖民歷史遺產,二,它作為一個全球資本主義的後來者,三,國內矛盾日益激烈。這三大障礙,使中共在國際關係上,不得不以守勢為主,個別地方才採取有限度攻勢。如果習近平不自量力,拼力與美國爭奪霸權,可能首先引火自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