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1926年全國大罷工九十週年紀念

2014021315413336117

文:梁寶龍

1926年省港罷工時,英國工人發動了一場大罷工。現綜合我手上的中文資料整理罷工經過,看到勞、資、政府三方的手法都曾在香港出現,值得大家細心探討。

雇主把經濟危機轉嫁工人

回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國出現短暫的經濟繁榮(部份反映了許多歐洲競爭者經濟結構瓦解的程度)很快就崩潰了,曾經增強勞工力量的高行程勞動市場條件也隨之衰退。很快地,出口導向產業的僱主試圖大幅削減工資,而政府則採取通貨緊縮的財政政策,這都加速了英國經濟危機的來臨。

1921年3月,英國僱主大規模減薪。金融海嘯後香港有這現象出現。僱主試圖說服煤礦工人聯合會(MFGR)承認僱主有權在協商前變更工廠的僱傭條例,並同意大幅減薪。僱主的遊說行動失敗後,藉機實施全國性封鎖行動持續3個月,礦工是首批主要遭殃者,於3月底被「解除管制」。

最初三邊聯盟的其他工會同意採取團結一致行動,但是混亂中,於4月15日,撤回了支持(是日被稱為「黑色星期五」,Black Firday),餘下礦工繼續單獨鬥爭了3個月,最終承認失敗。僱主乘勝追擊,再次減薪,低至1914年的水平,做成大規失業,直至二十年代尾失業率持續維持10%以上,從工會會員人數下跌超過三分一可見當時的失業情况。

1922年,在新的聯合機械會(AEU)領導下,機械業勞工站上火線。

1923年,英國自由黨(The Liberal Party)政府試圖用降低工人生活水準的辦法來穩定經濟。

1924年,工黨(Labour Party)取代自由黨的執政地位,詹姆士•拉姆齊•麥克唐納(James Ramsay MacDonald,1866-1937)組閣。同年11月大選工黨敗於保守黨(Conservative and Unionist Party)。

1925年,英國保守黨政府採用戰前價位相等的金本位制(gold standard),令到煤炭出口嚴重受挫。6月,礦主提出要大幅降低工資,取銷工資最低限額,增加工時等要求,遭到礦工拒絕後,礦主使用關閉礦井威脅礦工。

 

工人階級奮起反抗

這時英國出現經濟普遍復甦跡象,部份行業工會開始和資方談判適度提高工作條件。「英國總工會」擔心黑色星期五發生,主動出擊,聲稱如果礦主鎖廠,就封鎖煤礦的流通。

7月31日,保守黨政府在工會的壓力下被迫讓步,宣佈向礦主提供9個月的補助金,共2,300萬英鎊,使他們可以維持工人的工資,工人取得一次重大勝利,這一天被稱爲「紅色星期五」。但礦主提議,在政府津貼用完後,應減少工資,延長工時。

踏入1926年 3月,皇家煤業情況調查委員會(赫伯特•塞繆爾委員會,Herbrt Samuel Commission)發表報告,指英國所產的煤四分三是蝕本的,不贊成收歸國有,要大加整頓。若要恢復生產,必定要降低工資,建議推遲礦工提出的煤業改組,短期反對加薪,長期應降低礦工工資10%,每日工時由7小時延長到8小時。煤礦工會毫不讓步,斷然拒絕,提出「工資一個便士不能少,工時一秒鐘不能多」。礦工聯合會同礦主的談判陷入僵局。

此後,政府和資本家立即著手儲煤囤糧,建立特別警察部隊和破壞罷工的「維持供應組織」,準備反擊。同時,資產階級報刊制造反對罷工的輿論,指責礦工堅持過份的要求。政府和地方政權制訂了對付罷工的詳細計劃。

4月底,政府津貼用完,礦主宣佈如礦工不接受他們的要求就從5月1日起開始總同盟歇業,封礦。英國總工會部署反擊,聲言若礦主鎖廠,發動運輸、印刷、及重工業等工人罷工。政府企圖介入調停失敗。

5月1日,各行業工會對協同罷工政策投票表決,決定實行總罷工。

 

三百萬工人齊罷工

5月4日,總罷工開始,當天參加罷工的人數約有300萬,包括各個主要工業部門。全英經濟陷入一片混亂,有些地方的罷工委員會和行動委員會控制交通和食品供應,行使地方政權機關的一部份職能。英國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of Great Britain)還提出將礦井收歸國有,建立工人對煤礦的監督等訴求。總罷工越來越帶有政治性質。

政府運用軍隊,徵召罷工壞者(strike-breakers)以維持生活基本供應物品的緊急運輸服務。並且僱用了幾千名特別警察,公共汽車和火車都由自願者駕駛。又組織反罷工宣傳廣播,指罷工是「對憲法的挑戰」,罷工者是革命分子。將罷工議題轉為「革命與違憲」,而不是放在罷工要求上。(反英抗暴罷工時,港英出色地使用這一招。)罷工領袖不知如何應對,罷工應如何進行下去。(反英抗暴時,香港的罷工者由被暴力壓迫者變成盲目使用暴力者。港英成功利用傳媒攻擊左派,使左派大失民心。)

5月11日,最高法院法官宣佈總罷工非法,斯坦利•鮑德溫(Stanley Baldwin, 1st Earl Baldwin of Bewdley,1867-1947)政府組織大量後備人員投入生產,破壞罷工,並拒絕在復工前與工會進行任何接觸。又以改組煤業為誘餌欺騙工會代表大會同意復工。這時右翼工會領袖怕總罷工的進一步發展和鬥爭的激化,會增加左派力量對工人的影響。

由於政府多次同工會領袖談判,職工大會的領導也對罷工的前途產生懷疑,各工會的經費也日漸拮据。經費拮据是罷工的致命點。

5月12日,工會代表大會總理事會宣佈無條件停止總罷工,但部份工會仍繼續號召工人罷工。

總罷工持續9天,罷工高潮時總人數接近600萬人,除煤礦工業外,電氣、鋼鐵、鐵路、建築和印刷行業的工人均參加罷工,所有的大工業中心都陷於癱瘓。

各工會右翼領袖紛紛與企業主簽訂屈辱性的協定,總罷工失敗。

但礦主繼續鎖廠,礦工工會拒絕復工,單獨堅持罷工近7個月之久,礦工終因資金用盡,在極度饑餓和精疲力竭下不得不於11月30日復工,被迫接受礦主降低工資10%,廢除七小時工作制的條件。

事後許多罷工受害者,活躍分子被起訴監禁。

 

香港工人也聲援

英國工人階級的鬥爭得到中、蘇、德、法、美等國工人階級的支持。正在廣州舉行的第三次勞動大會上,就英國礦工罷工問題專門作了報告,號召全國工人群眾給予英國礦工的正義鬥爭以援助。即場通過《援助英國礦工罷工電》,表示:「本大會特向諸君表示深厚之同情,並願作可能之援助。祝諸君努力奮鬥。」

6月7日,「中華全國總工會」、「省港罷工委員會」、「廣東省農會」、「婦女解放協會」、「被壓迫民族聯合會」等團體聯合舉行援助英國工人罷工大會,出席群眾5萬餘人,會後舉行示威遊行。

6月10日,全國海員總工會發表宣言,援助英國工人罷工鬥爭,表示:「英國工人的勝利就是我們的勝利,我們應該在精神上、物質上積極加以援助,尤其是海員工友應該實際上停止英帝國主義者的運輸,制英帝國主義者的死命!」

6月24日,省港罷工工人第一二五次代表大會作出決議,表示同情英國工人的罷工鬥爭。蘇兆徵發表題為《今日援助英罷工大會》的專文,指出共同鬥爭的重要意義:「英帝國主義是我們的敵人,“五卅”慘案之正兇,我們省港罷工還死命與它相持。所以我們如果要達到民族解放目的,打倒英帝國主義,我們便用十分力量來援助英罷工。因為援助英罷工,便是援助自己;他們的勝利,亦便是自己的勝利呀!」

上海20萬工人捐款資助英國工人。德國漢堡市(Freie und Hansestadt Hamburg)是英國煤礦工人罷工得益者,替代英國煤炭輸出港的地位。德國共產黨(Kommunis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主席台爾曼(Ernst Thälmann,1886-1944)認為漢堡工人必須行動起來支持英國罷工,而不是從英國罷工中消極收益從而阻止英國罷工。支持漢堡碼頭工人罷工,認為這對英國煤礦工人的罷工是一種團結支持。

 

總罷工的失敗給英國工人階級帶來嚴重後果,1927年議會通過《勞資爭議與工會法》,宣佈總罷工和一切同情性罷工為非法,禁止組織群眾性的罷工糾察隊,限制工會為政治目的而募集資金的權利。工人稱其為「工賊憲章」。資產階級開始在右翼工會領袖配合下大力推行「工業合理化」運動,加強了對工人的壓制和剝削。(香港繼承英國傳統,同盟罷工都是非法的。)

 

但是,英國工人階級的力量並沒有因這次失敗而根本受挫。二十年後,大戰剛結束,他們再次發動鬥爭,重新鼓舞大眾的反抗熱潮,並因此在1945年的大選中,成功打敗丘吉爾的保守黨,把工黨送上執政,推行了福利國家政策,不只一雪1926年的恥辱(當年丘吉爾是政府內閣成員),而且大大改善工人生活,大大提高了工人階級的社會及政治地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