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政百日,勞工為何怒吼血諫?

14572918_309315506090969_1833290847681614135_n(台灣工運團體「工人鬥總統」在蔡英文的家進行抗議,反對總統硬行減掉假期。圖片來源:2016工人鬥總統facebook專頁

編者按: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在端傳媒上發表了一篇,指出台灣小英政府如何打壓勞工,引起了工運的反抗。文章指出民進黨比國民黨,更擅長從側面打擊工運,並探討工運該如何拆解攻勢。無國界社運摘要發表於此。

2016年8月28日,是台灣總統蔡英文正式就職百日後的第一個星期日。但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上,迎接執政百日的不是歡欣鼓舞的人民,而是一群前來「血諫總統」的勞工。

發起「執政百日,工人血諫」行動的勞團「2016工鬥」,帶領著數十位勞工代表,在凱道上自手指刺下鮮血、噴灑在布條上,上頭寫著:「致蔡總統:保障工人權益,切勿砍七天假」。

他們以聲明指出:「蔡英文政府執政屆滿百日,但已引來廣大的勞工大眾不滿,並反映在其民調支持度的普遍下滑。執政百日以來,蔡英文政府一再傾向財團資方利益,不但總統、院長、部長頻頻與資方團體會面,而且還為了配合資方利益,不惜要繼續強行推動『砍勞工七天國定假日』等傷害勞工權益的勞基法修正案,無視台灣勞工面臨的長工時、低工資處境,將因此更加惡化。」

這只是蔡英文執政百日來,所引發的勞工抗爭之一。除此之外,這一百天裏已出現了超過四十場以上的勞工抗議、集會、記者會。包括針對普遍性勞工政策而抗議的「拒砍勞工七天假」、反對「一例一休」、質疑「未落實七休一」、批判「基本工資遲未調整」、公祭「責任制導致勞工過勞」等,或是特定職業群體如華航空服員、國道收費員、高鐵員工、台鐵駕駛等發起的抗議行動,一再引起社會關注。

諸多政策爭議中,最引起勞團不滿的,無非是蔡英文政府採取了如同過去國民黨一樣的立場,要「刪減勞工七天國定假日」。

「砍七天假」一案自2015年9月由國民黨執政時的勞動部提出,聲稱是「縮短法定工時的必要配套」,以及達成「勞工與公務員的國定假日一致化」。歷經了多個勞工團體的長期抗議,在龐大的社會壓力下,原本已經通過「砍七天假」的《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第23條修正案,終於在2016年4月由已經取得國會過半席次的民進黨黨團,透過衛環委員會審查法規命令的程序所否決。

民進黨政府正式上任後,5月底勞動部還大聲宣稱,把七天假還給勞工,是民進黨的一大政績,引起「消失的7天國定假,新勞動部長郭芳煜將還給勞工」等正面報導。但沒想到,在工總商總等資方團體的抗議與遊說下,「砍七天假」的提案再次上演。6月底,勞動部提出以「一例一休」作為「砍七天假」的修法配套,而行政院竟在3天的時間內就完成審議,通過行政院的勞基法修法版本。此舉引起社會譁然:怎麼原本說要還給勞工的假,只因為資方團體抗議,又要砍掉了?

14502793_309332046089315_266755926394490100_n.jpg(工運團體對蔡英文家外抗議政府砍七天假,政府出動大量警員隔開示威者。圖片來源:2016工人鬥總統facebook專頁

首先,大部分的民眾並不能理解行政院複雜的「一例一休」提案;縱然後來政府加碼,聲稱「一例一休」的加班費倍數將會增加為1.33到1.66倍,也被勞團揭露「這本來就是現行休息日該給勞工的加班工資」,而且現實中很可能「根本領不到」。何況,這樣的提案,是要用來換取勞工的七天有給薪假,無怪乎被勞團諷為「拿大便換黃金」,引來一連串的街頭抗爭與社會抨擊。

原本民進黨黨團打算在7月底的立法院臨時會議上,強行通過「砍七天假」與「一例一休」的法案。但在勞工團體絕食抗議,以及民調直落跌破五成的情況下,民進黨臨時決定「收手」,聲稱待9月立法院正式會期開始再議。但問題是,蔡英文政府此波出爾反爾的作風,已給大眾留下了一定的負面印象。總統、院長、部長屢屢和資方團體公開或私下會面,更引起勞工團體不滿。

甚至,不只「砍七天假」與「一例一休」的爭議,在這百日之間,包括真正落實「每七日應休息一日」,以及按經濟成長與物價指數「調整基本工資」原定政策,都因為資方團體的杯葛、揚言「退出談判桌」,就出現了一百八十度的政策轉變。例如,行政院開始提議要制定可不受七休一規範的「裁量基準」,或勞動部「為求勞資和諧」而延後再議基本工資。彷彿只要資方反對,各種合理正當的勞工政策,就必將觸礁擱淺!?

從側面打擊勞工運動

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政府處理勞工運動上的巧妙因應策略。不同於國民黨政府更習於正面抨擊工運的鮮明保守立場,執政百日的蔡英文政府,更顯露出其擅長於從側面打擊勞工運動。

百日以來,一個個勞資衝突的議題,也沒有合適的程序來讓不同的意見論辯,而僅有形式性的對話活動,形同公關問答。現實中,一切依然是遵行著台灣政治社會的潛規則──受到社會矚目,才可能被政府重視。政權發現少了選票、民調跌了,才會看看怎麼做政治公關略施小惠,來亡羊補牢。

這幾乎可說是資本主義政權的現形記。百日固然不能夠預測未來四年的種種細節,但也足以說明了其施政上的基本方向:固然需要平民百姓的選票支持,但資產階級的首肯,才是其政經立場的最後依歸。這未必是「政客詐騙」或「背叛理想」的問題,而毋寧是,資本主義對政權性質所設下的基本限制。

而台灣勞工處境的未來,將走向什麼方向?這個問題的答案,還是必須回歸到勞工階級自己身上。如何透過一連串的集結、抗爭、發聲,有效扭轉資產階級政府靈巧設下的天羅地網?有如執政百日的凱道上,勞工團體高亢的喊話:「執政百日的全民不滿,只是開始。放眼未來,被威脅要犧牲權益的勞工階級必將一一走上街頭,迫使這個傾向資方的政府,要嚴正看清楚,誰才該是這個社會中真正的主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