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瀆書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0-07-%e4%b8%8b%e5%8d%884-35-15(陶傑接受香港01訪問,稱自己也是左翼。圖片擷取自01哲學訪問影片

編按:一直被視為右翼名嘴的陶傑日前接受香港01訪問時指自己是一名左翼,(詳見01哲學訪問)。此番言論隨即引起網上不少討論。香港左翼份子區龍宇亦撰文回應陶傑的「我是左翼論」。

文:區龍宇

陶傑在香港01上發表高見,自言左翼,且指責那些認為他是右翼的人「不讀書」。好吧,我們就來看看陶傑究竟所讀何書。

他所以認為自己是左翼,理由是他也主張保護小生意,反對金融壟斷或一般的財團壟斷。但誰若以為,反對財團壟斷者,必屬左翼,那他/她肯定沒看過政治必讀書,首先,就沒看過希特勒的《我的奮鬥》。希特勒在自傳的第八章,就大談德國人民該如何對付「國際金融資本」。也可以肯定,他/她沒看過納粹的25點綱領。綱領其中幾點這樣寫:

  1. 公用事業收歸國有;
  2. 大公司必須分派利潤;
  3. 扶助小店和小生意;大型百貨公司必須關門;
  4. 進行財產改革,小農耕者有其田;
  5. 中央政府要強大,威權無邊。[1]

希特勒和納粹,和陶傑一樣保護小店,反對壟斷,但光這點,並沒有使希特勒和納粹變成左翼,也當然沒有使陶傑變成左翼。陶傑只是瀆書,而非讀書。

螢幕快照 2016-10-07 下午4.35.39.png(陶傑在訪問中直言自己也是反對大財團壟斷。圖片擷取自01哲學訪問影片

無論是扶助小店反對壟斷,還是主張收歸國有,統統都不是左翼的核心主張。左翼的核心主張,是徹底的民主,民主到要使到國家的強制功能逐步消亡,人民實現普遍的自治;民主到不再有少數財閥騎在人民頭上肆意剝削。因此左翼的確非常認真對待人權和平等。

當然了,陶傑和一般右翼一樣,都是反對人權和平等權利。他舉出一個例子:如果英國機場關員接報,說面前排隊的十個入境者中有一個恐怖主義者,警察必須拋棄種族平等觀,必定在緊急中搜查三個有色人種入境者,而非其餘七個白人。我不知道英國警察是否一定這樣做,但陶傑支持這樣做,這才是關鍵,而他用這個特例來說明他的一貫的歧視較窮國家人民(例如稱呼菲律賓為「僕人的國家」),這更是關鍵。但把歧視放在人權之前,這種態度,絕對是傲慢和偏見。

陶傑又說,他之所以也是左翼,因為他擁護…自由。我想起了法國羅蘭夫人的名言:「自由自由,幾多罪惡,假汝之名而行!」陶傑大概賣廣告太多,所以心中的自由,一股腦兒都是買賣自由(所以要反壟斷啊呵呵),卻忘記了其他自由,所以實際上是貶損了自由而不是彰顯之。至於左翼,真正的左翼,當然願為自由而死。二十世紀初的意大利著名左翼歌曲《紅旗》(Bandiera Rossa ),曾經瘋魔世界,最後一句便是「共產主義和自由萬歲!」[2]只有到了毛澤東,自由才變成「不要紀律的自由主義」,才變成壞東西。

但左翼的自由,和陶才子有何分別呢?分別在於,才子眼中只有錢,所以只有買賣自由的概念;而左翼的自由觀,卻是人的解放,不僅從財閥壓迫中追求物質解放,更追求人從異化勞動、異化消費、異化生活(異化:alienation)中解放出來,實現人格的全面發展和人與自然的和諧。要了解左翼的自由觀,先讀讀青年馬克思(26歲)的《1844年經濟哲學手稿》吧。

2016年10月7日

[1] http://www.johndclare.net/Weimar_25_point_programme.htm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ndiera_Rossa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