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帝國主義國家嗎?

0

文:Sam King

編譯:五月

譯者按:中國的急速崛起,在西方左翼中也引起很多討論,特別是關於中國是否已經成為帝國主義國家。在左翼中,對何謂帝國主義,比較嚴格。列寧的《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最高階段》,雖然已是一百年前的作品,但仍然被許多左翼視為對現實分析的重要參考。但列寧之前,便有了德國的魯道夫·希法亭(Rudolf Hilferding)的1910年名著《金融資本》,是左翼對於當代帝國主義的最早分析。列寧也是受此書啟發。

澳洲的左翼雜誌《馬克思主義左翼評論》兩年前發表了兩篇文章,互相辯論中國是否帝國主義,左翼對於經典作家關於帝國主義理論又該如何了解。我們今日先發表薩姆·金(Sam King)的《捍衛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在二十一世紀的適用性》(Lenin theory of imperialism: a defence of its relevance in the 21st century)。此文發表於2014年冬季號的《馬克思主義左翼評論》。之後,派翠克·範內格爾(Patrick Weiniger)為文與金辯論。這個辯論反映了革命馬克思主義(非史達林主義)不同派別之間、對於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的不同解讀。《馬克思主義左翼評論》為不同聲音提供了辯論的平臺,但並非支援薩姆·金的觀點和結論。本文編譯了該文要點,以供讀者參考。


金在文章開頭首先聲明列寧所著《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Imperialism: The Highest Stage of Capitalism)一書在今天並未落伍,對於解讀“全球化”和“中國崛起”等問題,其主要觀點仍十分重要。之後的文章主體分為三個部分:首先是找出列寧原書理論適用於今天國際形勢的關鍵部分;其次是指出和分析IST(International Socialist Tendency)派理論家對列寧的錯誤解讀;最後是利用這些理論框架,論證為什麼中國並非正在崛起的帝國主義勢力。

 

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

金指出,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主要是圍繞著富國如何利用壟斷資本對窮國進行系統剝削來進行論述,富國之間戰爭只是為了獲得更有利的剝削條件,所以是次要的。而富國最重要的剝削工具就是壟斷,這也是列寧在定義“帝國主義”時強調過的。

 

金接著批評了布哈林關於“國家介入的壟斷是資本主義壟斷最高級和必然的結果”的論調,並指出這並非列寧的原意。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可以靈活地運用於理解不同時期各種形式的壟斷,對今天以私營跨國公司(MNC)為主體的壟斷也不例外。

 

金認為,跨國公司的壟斷其實比列寧時代的“國家資本主義托拉斯”更為強大,而且前者與國家的關係並沒有淡化:這些企業都有一個帝國主義母國對其進行直接或間接的支持。

 

從馬克思到列寧,再到後來的其他馬克思主義理論家,都一脈相承地認為,富國(第一世界)對窮國(第三世界)的剝削主要是通過“不平等交換”來實現的。作者把如今的“不平等交換”定義為“壟斷性的不平等交換”:在全球高度複雜、高度分工的資本主義生產體系中,跨國公司牢牢掌控了最高精尖的技術和人才,從而壟斷高端市場;而第三世界國家只能進行低科技的生產並在低端市場相互競爭。這種“不平等交換”的後果就是,第三世界國家雖然可以成為“世界工廠”和大型經濟體,但因為無法掌握核心技術,所以只能任由壟斷公司決定其產品的定價,最後不論是其資本階級還是工人階級,都獲利甚少。

 

金認為,雖然中國的資本主義生產發展迅速,但都集中在跨國公司已經不願親為的低端領域,所以中國無疑也是處在“不平等交換”中被剝削的一方。

 

IST派對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的錯誤解讀

 

金認為,作為當今英語世界(除印度)中最強大和活躍的革命馬克思主義流派,IST派對列寧的錯誤解讀會對整個社會主義運動造成嚴重負面影響。因此,金從以下幾個方面對該派觀點[1]進行了批駁。

1.對第三世界的剝削

 

IST觀點認為帝國主義最本質的特點不是帝國主義核心國家的資本有系統地對欠發達國家進行剝削,而是帝國主義國家之間的對抗。還認為,如果過分強調系統剝削,就會引發“左翼民族主義”,使得鬥爭的焦點由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中的中心國家轉移到邊緣國家。

金指出,在1917年所著的《對黨章的修訂》(Revision of the Party Programme)一文中,列寧強調了帝國主義一個極為重要的特點就是最富有的帝國主義國家對殖民地和弱國的掠奪。另外,如果帝國主義的本質是富強國家之間的對抗,那就無法解釋為什麼近70年來發達國家之間都有沒有發生過直接戰爭。

2.資本輸出

IST觀點過分誇大了資本輸出的重要性。金指出,在《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一書中,列寧列舉了帝國主義的五個主要特點,資本輸出只是其中之一,而且書中也沒有對其大篇幅地論述。

IST觀點提到,列寧認為資本輸出的主要方向是從先進國家流向落後國家。但金指出,列寧也提到了當時法德的資本輸出並非主要流向欠發達國家,所以IST觀點在這點上偏離了列寧的原意。

3.殖民主義

IST觀點提到列寧認為殖民主義是帝國主義不可或缺的部分。金指出,列寧並無此意,因為他在那個時代就見證了挪威、波蘭等國的獨立,而且還預言了未來的殖民地民族解放鬥爭。

 

4.工業化

IST觀點宣稱列寧認為“資本輸出會導致殖民地的工業發展”。但金指出,這是混淆了“工業發展”與“資本主義發展”,後者才是列寧的原話。以印尼為例,資產階級經濟學家自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就開始宣稱該國實現了工業化,但實際情況是其工業還是以進口零部件組裝為主。所以,資本輸出的結果並不一定就是工業化,也可能是其他形式的資本主義發展。IST觀點的這一概念混淆讓人感覺它在支持資產階級經濟學家的發展理論。

 

5.帝國主義作為資本主義的一個階段

IST觀點認為帝國主義並非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而且列寧的相關理論具有時代局限性。不同的IST理論家也嘗試過對列寧之後時代的資本主義階段進行命名。

但金認為,列寧關於“最高階段”的論述是和馬克思有關“股份公司”的論述一脈相承的,只不過馬克思所描述的“股份公司”在列寧的時代已經成為了資本主義生產的主要組織模式,並以此為基礎形成了壟斷。

金指出,列寧所討論的資本主義“階段”,並不是針對表面特徵,而是在闡明資本主義生產關係的最高可能形式:在資本主義階級結構框架內,壟斷已經是進化到最後的生產關係,其構築的階級對立是無法調和的;人類社會想要繼續發展,只能通過社會革命來打破現有框架,轉向新的社會生產模式。

 

6.金融資本

列寧說過,在現代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當中,占統治地位的是金融資本。IST觀點認為,列寧在這裡過分強調了金融資本對帝國主義國家的影響,從而讓支持第三世界民族主義的社會主義者產生可以和部分工業資本結盟反對帝國主義的幻想。

金指出,IST觀點認為金融資本就是“銀行和股票交易”,這又是對列寧的誤解。列寧所闡述的金融資本是“大型壟斷銀行和大型壟斷工業企業的結合”,而且還列舉了西門子、通用電氣、德國鋼鐵辛迪加等企業作為例子。這種混淆顯示出IST觀點對第三世界民族主義的宗派主義態度。

 

7.不平等交換和馬克思主義價值理論

IST觀點認為大部分資本還是在流向發達國家,所以利潤主要是在發達國家創造,因此否定發達國家通過“不等價交換”剝削欠發達國家。

金認為,IST觀點是混淆了剩餘價值的“創造”和“提取”兩個不同過程。根據馬克思的理論,商品在發達國家銷售並給企業帶來利潤只是“提取”利潤的過程,欠發達國家的工人生產商品才是“創造”剩餘價值的過程。金還舉例說,諸如耐克這樣的跨國公司現在不生產任何產品,而是已經由直接投資建廠轉為將生產外包給第三世界國家的企業,但它們仍然可以將這些國家工人創造的剩餘價值收入囊中。因此,IST觀點對“不等價交換”的忽視是錯誤的。

 

8.第三世界勞工和第三世界民族主義

 

 

金認為,在非壟斷工業領域,第三世界與發達國家勞工的生產率差別並不大,但前者的工資卻被跨國公司拼命壓低,而且第三世界的勞動鬥爭很難僅靠反對本國老闆取勝。這些現狀會引發工人對帝國主義的思考,因此,第三世界民族主義可以成為有力的反帝力量。

但是,IST觀點認為,第三世界民族主義是改良主義的,會止步于維護本國資產階級的利益。而且,由於不認同“不等價交換”的重要性,IST觀點對第三世界民族主義懷有敵意。

IST觀點強調帝國主義國家之間的軍事對抗,並認為對抗的目的是控制石油等資源。但金指出,帝國主義國家之間對抗的目的其實是控制第三世界的勞動力。

 

中國不是正在崛起的帝國主義勢力

 根據以上分析,如果中國正在成為一個帝國主義國家,那麼首先它要具備對他國工人進行系統剝削的能力。但金認為中國並不具備。

IST觀點指出快速的經濟和軍事發展使得中國正在崛起成為美國的“帝國主義對手”。但金反對這一論調,並指出目前中美之間並沒有兩次世界大戰前夕那種緊張的軍事對峙。

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量遠不如英美,甚至低於西班牙和義大利。雖然經濟總量很大,但中國企業的利潤率卻很低。帝國主義國家跨國公司的平均資產回報率是中國壟斷企業的十三倍,而且後者也沒有大規模拓展海外市場。

中國通過貿易順差積累了大量外匯,但卻主要用於購買美國國債。金認為,中國之所以不用這些資金來獲取先進的設備、技術和人才,是因為中國企業太弱小,根本不足以和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競爭,所以購買美國金融產品反而風險更低。但這樣就形成了惡性循環:沒有資本投資來提高生產率,中國企業只能向低端競爭;美國金融產品為跨國公司提供資金,於是後者更加強大。另外,用沒有實際價值的外匯或債卷來換取中國和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工人勞動,再濫發紙幣來使這些儲蓄貶值,也是帝國主義國家的慣用伎倆。

近三十年來,跨國公司一直趨向於退出低科技的製造行業,其結果就是非壟斷資本大量湧入,造成“逐底競爭”,工業產品價格不斷降低。因此,中國雖然實現了工業化,但本國資本的利潤率卻越來越低。

金指出,美德兩國在上個世紀超越英國成為新興的帝國主義國家,靠的是取得了第二次工業革命的技術先機,而且其掌握的科技是他國難以複製的。但是,在之後的第三和第四次工業革命過程中,現有的帝國主義國家仍然依靠其壟斷優勢率先獲得了高新技術,並將其轉化為生產力。其結果就是老牌帝國主義國家屹立不倒,包括:美國、德國、日本、西歐、俄羅斯、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另外還有一些國家和地區,由於得到上述國家的支持,也可以被算作帝國主義,包括:韓國、臺灣、香港、新加坡和以色列。金認為,如果想要證明今天的中國也是一個“崛起”的帝國主義大國,那麼就要給出證據,表明中國正在像當年德美一樣發展出壟斷技術。

金認為,中國加入WTO代表其承認了現有帝國主義國家制定的國際貿易規則,而且海外上市的中國公司也無力與跨國公司競爭,只是讓中國勞工進一步受後者剝削。

科技的進步使得壟斷企業可以把生產精細分工並分散在世界各地。技術含量最高的工作,如研發、設計和市場規劃,大多被留在了發達國家。這種“全球化”加劇了帝國主義核心國家和欠發達國家之間的兩極分化。這種分化使得中國和帝國主義國家今天的關係更像當年工業化的西歐北美同周邊農業國之間的關係。

金注意到,雖然中國現在大量生產電腦和手機這樣的高科技產品,但由此獲得的利潤卻不高──由於沒有掌握核心技術,大多時候中國企業是利用進口零件進行組裝,再按跨國公司規定的價格把產品賣給後者。中國資本沒有領先的技術研發能力;跨國公司則不但把研發部門留在帝國主義國家之內,還不斷吸收中國的優秀人才為其工作,從而維持了這種優勢,令中國企業難以同它們競爭。

 

結論

作為結論,金認為帝國主義國家造成並維繫的全球貧富分化大大限制了欠發達國家工人的力量,只有第三世界資本主義全面發展,才能創造出廢除資本主義的條件。

另一方面,帝國主義在第三世界催生的許多危機和革命,也會使得發達國家的工人和學生變得激進。因此,身處帝國主義國家的馬克思主義者們,需要對第三世界的鬥爭做出正確的理解和分析,而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對此仍然大有幫助。

[1] 文中批驳的IST理论家包括迈克·基顿(Mike Kidron)、克里斯·哈曼(Chris Harman)、亚历克斯·卡利尼科斯(Alex Callinicos)等人。为方便叙述,下文统称IST观点。

 

One thought on “中國是帝國主義國家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