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確是帝國主義

1357517129-1114151994_l

文:Patrick Weiniger

編譯:五月

編者按:我們在幾日前編譯介紹了薩姆·金(Sam King)的《中國是帝國主義嗎?》一文。今日我們再編譯介紹派翠克·范內格爾(Patrick Weiniger)的文章。此文是回應金的文章的,表明了澳洲革命馬克思主義陣營中的另一派觀點。原文題目是《捍衛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在二十一世紀的適用性》(Lenin theory of imperialism: a defence of its relevance in the 21st century),發表於2014年冬季號的《馬克思主義左翼評論》(Marxist Left Review)。

 

理解帝國主義—對薩姆·金的回應

范內格爾首先指出,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是脫胎于一戰這一歷史背景。這場戰爭對全世界的影響是空前的,也是當時的馬克思主義者無法回避的,他們需要面對的一個重大問題就是:資本主義是否會繼續引發更多戰爭,還是可以通過改良來避免列強間的廝殺?以考茨基為首的第二國際在戰前無疑持後一種觀點,並受到了列寧的批判。作為這一批判的延續,列寧在《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一書中指出,在帝國主義階段,戰爭不可避免,唯一出路是工人階級通過革命奪取政權,然後轉向社會主義。

200722410022291.jpg
《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封面。《帝》當中並沒有講到如何分類「帝國主義國家」和「非帝國主義國家」,列寧也無意為這種分類提供標準。

列寧並沒有強調,帝國主義的實質是富國對窮國的經濟剝削,也沒有說過列強之間的戰爭和競爭是次要的。顯然,金為了論證自己的觀點,選擇性地引用了列寧的文章。至於列寧書中很大篇幅在談經濟問題,范內格爾指出,這是為了應對當時沙俄的審查制度。

《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一書並沒有講到如何分類「帝國主義國家」和「非帝國主義國家」,列寧也無意為這種分類提供標準。至於金把是否掌握先進技術和擁有壟斷跨國企業作為分類標準,更是與列寧相矛盾。比如,在一戰中被列寧認為是帝國主義國家的沙俄,其實經濟十分落後,不但沒有壟斷任何先進科技,工業化程度甚至不如受它壓迫的波蘭。同樣的例子還有當時的日本。因此,按照金的標準來斷定中國並非帝國主義國家,是不符合列寧主義的。

 

1916年之後的世界

列寧之後的世界已經發生了許多巨變,所以不能教條地閱讀列寧的著作。范內格爾認為,時至今日,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的最大遺產就是他不遺餘力地反對帝國主義,並堅持認為身在帝國主義國家的社會主義者應該首先反對本國的統治者。

對於其他馬克思主義理論來說,時效性也是不可避免的。比如金在文章中提及的“不平等交換”理論,就是誕生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目的在於解釋為什麼在二戰後的長期經濟繁榮中,低收入的欠發達國家工業發展緩慢。然而,今天的世界工業已經集中在低收入國家,所以這一理論是否仍然適用是存疑的。

范內格爾認為金的文章忽視了列寧之後世界的一些重大變化:二戰後的去殖民化浪潮使大多數國家獲得了政治獨立;在這些國家的新興統治階級中,誕生了許多世界上最富有的資本家;核武器的出現限制了大國間全面戰爭爆發的幾率。
忽視這些變化的結果就是,金對世界的認識仍然停留在可以簡單劃分為「剝削國家」和「被剝削國家」的十九世紀末。由此得出的“帝國主義國家”列表也讓人無法接受。比如,經濟和軍事實力都遠遜於中國的新西蘭竟然位列其中,而且該國也並沒有壟斷什麼尖端科技。被金列為“被剝削國家”的一邊,也是差異巨大。比如像巴西、印度這樣舉足輕重的大國,其在國際經貿活動中的話語權是諸如海地或柬埔寨這樣的小國無法比擬的,更不要說軍事實力的差別。

列寧曾指出,帝國主義體系內國與國之間的競爭,比拼的是綜合實力,既包括科技實力,也包括金融和軍事等實力。按照目前的趨勢,被金劃分為“被剝削國家”中的大國,其綜合國力完全有可能在短期內超越一些“剝削國家”,正如當年德國和日本後來居上並飛速成為帝國主義國家一樣。

 

定義「帝國主義」

不同于金,范內格爾對帝國主義做出了如下定義:「帝國主義是指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中的國際關係形式。在這個體系中,不同國家之間始終存在著巨大的力量差異,這種差異是由國家大小以及它們的經濟和軍事實力決定的。各國都在試圖取得經濟和軍事優勢,手段包括與對手直接對抗,扶持代理人進行對抗,或是組成聯盟進行對抗。這種國家間的競爭反映了其所處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的競爭本質。主宰全球經濟的大公司,依賴母國來保護它們的國際利益,包括在投資、市場准入、獲得重要原材料等方面獲得有利地位。同時,其母國也要靠這些大公司來確保國內的經濟和社會穩定。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一直保持穩定的經濟、軍事和戰略地位,所以國際衝突不可避免。帝國主義必然導致軍備競賽,戰爭和侵略,以及強大國家及其企業對弱國(和本國)工人階級和窮人的經濟暴力。」

與以上定義相比,金對帝國主義的定義無法解釋世界上不斷發生的戰爭和侵略。比如,如果帝國主義只是一個經濟體系,那麼美國根本沒必要入侵科技落後的伊拉克就能保持對後者的剝削,為何還會有兩次伊拉克戰爭?而且,這兩次戰爭並沒有使美國公司從伊拉克掠奪更多的財富。

 

回應對IST觀點的批判

范內格爾認為金在文章中對IST作者,特別是對克裡斯·哈曼,有許多錯誤解讀。比如,哈曼並沒有說過關注民族壓迫和剝削會「使鬥爭的焦點由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中的中心國家轉移到邊緣國家」;相反,他認為戰爭以及民族壓迫和剝削是一個整體,共同加固著帝國主義世界體系。

至於金所說的「對第三世界民族主義懷有敵意」,范內格爾指出,IST觀點支持以階級為基礎的鬥爭方向,反對民族主義的政治策略,而非反對受到第三世界民族主義影響的群眾運動本身。也就是說,社會主義者不能不加批判地支持第三世界的民族解放鬥爭,而是要說服普羅大眾放棄對本國統治者的幻想,並將反帝鬥爭同階級鬥爭結合起來。IST對巴勒斯坦和南非的民族解放運動的支持和批判就是這一觀點的表現。

區分帝國主義和非帝國主義強國

范內格爾指出,馬克思主義者最早開始區分帝國主義和非帝國主義強國是在二戰結束之時,因為當時蘇聯開始崛起成為世界頂級強國,而不同的社會主義流派又對蘇聯的社會性質存在很大爭議。

有關今天的中國是不是帝國主義國家的爭論,要比蘇聯時代簡單得多,因為至少大部分人都認可中國是一個資本主義國家。作為置身於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中的一個強國,中國必然和其他強國存在競爭關係。

1357517129-1114151994_l

范內格爾認為,金故意只強調中國綜合實力上的弱項,比如軍事實力遠不足以和美國展開全面對抗。而被忽略的方面包括:中國正在構建實力強大的跨國公司,比如在食品工業和航運領域;中國正在大力投資海外的港口、機場和鐵路,以加強其全球戰略影響力;中國越來越多在地緣政治舞臺上現身,比如在南海問題上與包括美國在內的諸國角力;中國開始利用其強大的金融力量來影響國際發展,比如牽頭組建亞投行來對抗美國主導的世界銀行和日本控制的亞洲發展銀行。

 

結論

范內格爾認為,列寧並沒有提出任何理論依據,可以用來論證某個資本主義國家不是帝國主義。相反,根據他的觀點,任何一個擁有相當強的軍事和經濟實力的資本主義國家,都是帝國主義體系的一部分。雖然資本對貧窮國家的剝削是這一體系的特徵之一,但如果無視強國之間的競爭,就無法真正理解這個體系。而中國各方面實力的發展,不可避免地加劇了各國之間包括軍事在內的各種競爭。考慮到帝國主義體系所具有的毀滅性,社會主義者要對這些競爭保持警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