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2016美國總統選舉(下篇) ——特普朗與希拉里

image

文:庚甲

編者按:這次美國大選,一個有趣現象是,無論是大陸還是香港,都有名人公開撐特朗普。大陸自由派余杰,居然公開支持特朗普這位大右派,反對同為自由派的希拉里。有人覺得他自相矛盾,但他在自己面書上說:「拋開人品不論,在政策層面我傾向特朗普。特別是最高法院法官人選、醫療保險、能源政策、減稅等。」另一方面,很多反對特朗普的人,都覺得希拉里現在是唯一能夠支持的人。這篇文章,延續了上篇,提供了另一個角度。


 

三場總統候選人辯論之後,特普朗民調支持率大跌,希拉里獲勝可能大增。對於全世界無論哪裡的左翼來說,特普朗都是一個令人厭惡的角色,其對穆斯林、女性、移民和窮人的言論,信手拈來都是標本式的極右觀點。如果特普朗敗選,當然是一件好事。

 

現在很多人都認為(不僅僅是有投票權的美國人),這場選舉的重點不是「讓我支持的人當選」,而是「不要讓最糟糕的人當選」。連民主黨落選候選人、「社會主義者」桑德斯都呼籲說,其支持者現在要做的是阻止特普朗,而不是對希拉里提要求。希拉里也聰明地利用了這一點,在宣傳和辯論中大力強調她和特普朗不同,卻並不多談自己實際支持的東西。

Presidential candidate Sen. Bernie Sanders speaks at Liberty University
不少支持者對於桑德斯支持希拉里感到失望,認為他是背叛了社會主義的路線。

希拉里不是女權主義者

上篇文章談過,美國的選舉制度決定了第三黨沒有上位可能,人民其實只有二選一的權力。所以,特普朗表現得越嚇人,希拉里入主白宮的勝算就越大,前者可以說是後者最有效的拉票武器。

這樣的競選事態,很可能讓包括左翼在內的很多人,對希拉里所代表的價值觀和施政方向有所忽略。

首先,很多女權主義者認為,希拉里當選會將是女性權利的歷史性進步。但在筆者看來,這種進步頂多是象徵意義的。對於廣大女性來說,在收入、醫療、教育等方面的實際改善,遠比更多的女老闆或女總統要重要。長期以來,希拉里不論是作為沃爾瑪董事還是國務卿,代表的都是精英階級的利益和既有統治秩序。雖然在辯論中有過提高最低工資和增加女性收入的言論,但她過去的相關政績卻乏善可陳;如果當選,作為被眾多大企業押注的候選人,她優先考慮的必然會是華爾街或矽谷巨頭的利益,而不是沃爾瑪女工或芝加哥女教師的福祉。

 

即使在墮胎這一議題上,希拉里也算不上進步。雖然不像特普朗那樣鼓吹墮胎非法,但她曾在2008年的總統競選中表示,墮胎應該「安全、合法並稀少」,還說自己能和反墮胎分子找到「共同點」。

1.png
有網民製圖嘲諷希拉里並非真正的女權主義者。

好戰希拉里

有一種天真的觀點,認為作為女性總統,希拉里會推行更和平的外交政策。但實際上,在擔任國務卿期間,她支持了洪都拉斯軍方推翻民選總統的政變、入侵阿富汗、轟炸利比亞、保留伊拉克駐軍和美軍在也門的「無人機戰爭」。如果當選,無疑她會繼續採取強硬手段捍衛美國的帝國主義利益。

移民政策上,雖然特普朗的「美墨邊境建牆論」一直是輿論焦點,但希拉里其實也是加強邊境管控的支持者。在2013年她就鼓吹,應該投入數十億美金在監控設備和邊界圍欄上。而她提倡的名為「公民道路(path to citizenship)」的非法移民入籍方案,也根本算不上「人道」,因為非法移民最長要等上24年才能通過這條道路拿到綠卡。

另外,在工會、黑人權利、同性戀婚姻和社會福利等方面,希拉里的態度和施政都毫無進步性可言,從左翼的觀點來看,甚至可以說是「劣跡斑斑」。篇幅所限,就不一一詳說。

總而言之,希拉里和特普朗在政治本質上並沒有根本不同,只是在競選宣傳上,她比後者的極右化包裝要顯得溫和。另外,特普朗即使敗選,也不會在大選之後銷聲匿跡,筆者可以肯定他會繼續通過各種途徑煽動極右民粹。而希拉里作為總統,也會繼續利用這種「壓力」,讓更符合大資本利益、更可控的右翼政策得以實施。只要主流社會的批評聲音繼續指向特普朗,希拉里維持現有統治秩序的做法就顯得無可厚非。

 

總統選舉那麼重要?

既然兩個候選人半斤八兩,那我們是不是就只能消極地接受灰暗的未來呢?非也。回顧歷史,那些真正的社會進步,不論是婦女選舉權還是八小時工作制,不論是黑人平權還是結束越戰,靠的並不是開明的總統,而是在街頭、工廠、社區或校園的鬥爭。近年來美國同性戀婚姻權利的勝利,也並不是奧巴馬的恩賜,而是無數權利活動分子和普通民眾,通過經年累月的遊行抗議,遊說發聲,迫使政治家們(包括保守的希拉里)最終轉變了態度。
所以,要對抗以特普朗為代表的極右勢力,是不能依靠希拉里這樣的右翼政客的;只有繼續在街頭、工廠、社區和校園進行動員,形成一股左翼勢力,才能打敗特普朗。同樣,我們也需要社會運動來對抗希拉里所代表的新自由主義既有秩序,絕不能因為她“不是特普朗”,就怯於對其批評和施壓。

 

另外,現在中國也有很多極右傾向者視特普朗為偶像,於是把另一些人推向了支持希拉里,可謂十分荒謬。如上文所述,這二人其實是同一價值觀的兩幅面孔,而且中國也沒有非此即彼的選舉困境。所以,如果非要找出一個站在歧視女性、種族主義的極右分子對立面的思想領袖,倒不如選羅莎·盧森堡或阿斯瑪·馬夫茲[1]

 

延伸閱讀:

1.上篇:漫談2016美國總統選舉(一) —— 選舉制度的弊端

2. 兩害取輕,才是輸家—— 訪問美國綠黨候選人斯泰欣

[1] 穆斯林女性,2011年埃及革命發起人之一,曾通過網路視頻號召抗議者佔領開羅解放廣場。

One thought on “漫談2016美國總統選舉(下篇) ——特普朗與希拉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