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頭埋牆與斬頭手術 — 談宣誓風波

文:區龍宇

青年新丁的大頭佛事件,讓我想起德國軍事家克勞維茨(Clausewitz)的名言:戰爭的罪人往往是弱者。吓?戰爭罪人,難道不該是恃強凌弱的強國嗎?其實他的意思比較複雜:當雙方勢均力敵時,戰爭反而不容易發生;戰爭較多出現在強與較弱之間。此時,較弱一方,雖較獲同情,但人們一定要問:他們事前有沒有盡力防止戰爭?不幸的是,許多戰爭之爆發,正因弱勢一方不自量力而致。近20年的最有名例子,便是伊拉克薩達姆政權與美國的兩場戰爭。

小混混,做將軍

軍事與政治,武鬥與文鬥,攻守工具大不相同,但其為攻守之道則一。政治上,小的並非不可以攻大,但要確保自己每步棋,都在積蓄力量和迴旋空間,都在為一個更大的戰略目標服務,防止一鋪清袋。青年新丁的宣誓事件,卻是小混混欲在暴龍頭頂跳霹靂舞,當然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 雖然何種死法,尚待明日之人大常委會及香港法庭。

或者新丁是求仁得仁?的確,從宣傳角度看,兩位新丁真是一時無雙。然而,如果競選議員,只為自我宣傳,從選民立場看,那不如請他們去演戲更好。戲演不好,不會累街坊。但這次兩位新丁卻做到了保皇黨做不到的事情,就是把港人自治權送給中共肢解。

再有補選,該當如何

中外民主運動,都有很多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壯烈事件,雖敗猶榮,因為它留下無數的寶貴思想和綱領遺產,向後人指出繼續奮鬥的出路。反觀這次宣誓事件,有何「遺產」?種族主義的咒罵?啊,不只,還有港獨民族主義呢。然而,一百多年前的漢族革命黨人,雖然也不乏種族主義,卻至少有個建國大綱,有詳細路線圖。反觀青年新丁,有的只是….兩個字口號。對他們來說,港獨不過是自己上位的敲門磚,門敲開了,磚就扔了。你以為他們會像當年陳天華那樣為自己的「民族」而死?不要發夢了。

故事的教訓很清楚:即使青年新丁能在補選中出選,又即使是支持自決或者港獨的選民,也不應該票投新丁,因為他們的確不配。他們固然不是政治家,甚至連政客也不是,不多不少,就是小混混。推舉小混混和暴龍抗爭,乃抱薪救火,自求速死。我們在許久之前已經預言過了。

帽子大,腦瓜小

話說回頭,責備小混混容易,有真反省才難。我在之前文章講過一點:香港未有民主運動,甚至連民主啟蒙都沒有,先有選舉,結果培養出的,往往是自戀代議士,日夕在議會做表演,完全的媒體導向,而真正的民主運動,紮根醒覺民眾的民主運動,始終缺缺,以致今日,究竟民運應該標舉何種路線和主張,不只仍無共識,而且,即使比較正路的代議士,也無方案可言,或者有的是烏龍方案。

等而下之,便是不斷的議會表演。有些泛民學者總愛說香港有強大的公民社會。不要發夢!香港民間民主力量,仍然如當年孫中山所描述過的中國情況一樣,就是一·盤·散·沙!到今天,如果反對派議員只知自我表演一番,香港自治權無救矣。因為中共的盤算很清楚,就是先挑動反對派內鬥,然後拉一派打一派,再逐個「斬頭」。由於沒有真正的民間民主力量,所以一旦收拾議會反對派,則香港便成第二個澳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