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女學生撼動總統

文:庚甲

近日來,韓國總統朴槿惠面對如火如荼的示威遊行,支持率持續下跌,頗有「即將下台」之勢。但是,中文媒體的報導主要集中在「閨蜜干政」、「邪教控制」等獵奇八卦的方向,而很少觸及更深層的社會經濟原因。

誠然,記者在朴槿惠多年好友崔順實電腦內發現政府機密文件確實是此次「倒樸事件」的導火索,但讓媒體對崔順實展開調查的,卻是梨花女子大學的抗議活動。

梨大號稱「亞洲第一名門女校」,入學門檻高,學費高昂,屬於精英大學,但學生中間卻並非右翼價值觀一統天下。早在1960年,梨大學生就參與了促使李承晚政府倒台的4.19學運。當時反對暴力的基督教校規約束力尚強,梨大學生不能前線對抗軍警,只能擔當後援,救治傷患,但已足見其左傾態度。可是,剛趕走一個獨裁者,1961年陸軍少將朴正熙(朴槿惠之父)又發動軍事政變,上台後繼續獨裁,於是學運之火自然醞釀不熄。

1965年,樸正熙與日本政府簽訂《韓日基本條約》,被認為讓步太大,不足以補償日本對朝鮮長達50年的佔領和殖民。於是學生帶頭上街,首都大遊行,最後以軍隊刺刀驅散、大學關門休課收場。期間,梨大學生也開始衝鋒在前,全校出動參加6.3學運,挨催淚彈,絕食108小時,學生會全體成員被捕,可謂巾幗不讓鬚眉。

梨大1.png
6.3學運期間的首爾街頭抗議。圖片來源:http://hk.crntt.com/crn-webapp/search/allDetail.jsp?id=101545599&sw=%E6%98%8E%E5%8D%9A

 

之後學運不止,但懾於國際輿論,樸正熙又不敢直接開坦克去壓學生,於是1971年想出一個「駐兵令」,軍隊入校,赤色分子一旦煽風點火就直接拉走。梨大自然激烈抵抗,雖然擋不住催淚彈開路的大兵,但之後也佩戴黑色或白色絲帶以示抗議,甚至在校長的帶領之下,組織四千人的遊行隊伍衝擊學校大門外的軍警防線。

梨大9.png
1971年,校長Kim Ok gill帶領學生遊行抗議「駐兵令」。圖片來源:http://evoice.ewha.ac.kr/news/articleView.html?idxno=2318

進入八零年代,韓國民主運動愈發激烈,獨裁政府的鎮壓也是變本加厲,最著名的就是血腥屠殺「光州起義」中的學生和市民。梨大學生依然在學生運動中衝鋒陷陣,甚至有人為此犧牲生命。但是,這些努力沒有白費——1988年,韓國終於結束了軍事獨裁。

梨大3.png
1987年5月26日,在抗議員警毆打學生的遊行中,梨大學生向員警投擲石塊。圖片來源:http://populargusts.blogspot.tw/2008/06/protests-public-space-in-seoul-and.html
梨大4.png
1987年,在校門口與軍警對峙的梨大學生。圖片來源:http://evoice.ewha.ac.kr/news/articleView.html?idxno=2318

沒有了軍人總統的韓國,卻依然是財閥統治,雖說都是一人一票,但三星、現代的那些大佬們對政府的影響力可比普通小民大到不知哪裡去了。近年來,貧富分化、階級固化、青年失業等問題都在不斷加劇。這廂是10%的頂層人口占了45%的財富(2013年資料),那廂是青年人群失業率超過11%(2015年資料)。「湯勺階級論」成了年輕人的熱門話題——即按照可以從父母手中接過的資產多寡把人分為「金湯勺」、「銀湯勺」、「銅湯勺」、「土湯勺」等階級。

崔順實的女兒鄭維羅就是典型的含著「金湯勺」出世。走後門入學、社交媒體炫富什麼的,放在中國或許不算什麼,但梨大畢竟是梨大,雖然韓國學運在90年代後期就已式微,但悠久傳統還是留下了火種。本來早在7月,學生就已經在抗議學校設立用於買賣學位的新學院,現在又挖出鄭維羅這個校長巴結權貴、貪污腐敗的鐵證,自然是群情激奮。請願書、海報牆、燭光遊行(與時俱進地換成了手機光源)、佔領行政樓、對峙員警等全球通用的學運套路來過一遍,10月中旬終於把校長扳倒。

梨大5.png
八月的抗議活動中,梨大校門被數百份畢業證書貼滿。畢業生也加入到了抗議活動中,以這種方式表達對學校買賣學位的不滿。圖片來源:http://koreajoongangdaily.joins.com/news/article/article.aspx?aid=3022087

但偏偏鄭大小姐家長結交的不是一般政要,而是兩世總統、權貴之友的朴家,還被媒體挖出了白紙黑字的證據,於是梨大學生第一個就不答應,新一輪抗議矛頭直指朴槿惠,並成功地把學運之火燒到了校園之外。

梨大6.png
10月29日,首爾三萬人上街。圖片來源:http://www.ntdtv.com/xtr/b5/2016/10/29/a1293922.html

作為獨裁者的女兒,朴槿惠上台自然就帶有「世襲」的標籤,讓人覺得她和北邊的小胖子、趙國的慶豐帝屬於一丘之貉。其政策也是老樸的右翼套路,勞工方面打著「勞動改革」的旗號打壓工會、限制薪酬、給企業更多權利解雇工人;外交方面跟著美國部署薩德,一副好戰姿態;教育方面推行國編歷史教科書,有洗白獨裁時期之嫌。

因此,總統下臺的呼聲也是由來已久了。去年11月,工會更是動員十萬人上街,迎著水炮和員警大戰一場。所以,即使沒有崔順實的電腦文件,韓國的學運和工運也是要和朴槿惠鬥爭到底的。

6.png
2015年「倒樸」大遊行,警方用水炮攻擊示威者。圖片來源:http://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51117/c17korea/zh-hant/

 

但是,「任用親信」、「邪教控制」這些戲碼一來,深受大漢族男權封建歷史觀浸染的一些中文媒體就開始往「紅顏禍水」的路數上引導,民間也推出了「閨蜜干政朴槿惠,開門揖盜默克爾,欺世盜名希拉蕊,用愛發電蔡英文」這樣的順口溜,把「西方民主」編排一頓,順勢對趙國特色制度的優越性沾沾自喜一番。

誠然,資本主義的民主是腐朽虛偽的,但韓國的工人學生不正在與貧富分化、財閥干政、階級固化等問題進行鬥爭麼?而這些問題,在我們的國家同樣嚴重,大大們的後院,恐怕比樸家更為苟且。所以,與其幸災樂禍地看熱鬧,不如反思一下清華北大的學生為什麼沒有上街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