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晨星之旗飄揚:聲援西巴布亞民族民主自決的抗爭

本文轉自安那琪的文字烏托邦2.0

文:安那琪
12月1日,一直被西巴布亞人視為當地的獨立日。1961年,西巴布亞的國旗——“晨星之旗”在這片被荷蘭殖民的土地上正式升起,過了不久之後,西巴布亞就被印尼並吞,而升起“晨星之旗”也就被視為違法的行為,升旗者會被拘捕,會被長期囚禁,還可能會受到酷刑折磨。在印尼中央政府眼中,“晨星之旗”被認為是“分離主義”的像征,會破壞印尼的統一。盡管在2002年通過的巴布亞特別自治法律下“晨星之旗”可以在特定的情況下升起(條件是印尼國旗必須同時升起並高於“晨星之旗”),但是升起“晨星之旗”仍然是觸動印尼當權者大一統民族主義神經的禁忌之舉。不過,每年在12月1日這天升起晨星之旗,已經成為西巴布亞人爭取民族自決抗爭的傳統。
2016年12月1日,西巴布亞人繼續以群眾集會及高舉“晨星之旗”的形式,去紀念不曾實現的“獨立日”,並表達他們向往民族民主自決的願望。在西巴布亞以外的印尼其它地方,也有印尼人民舉行聲援西巴布亞民族自決的群眾動員。由印尼人民解放黨(PPR)、民族解放抗爭學生中心等數個左翼團體聯合成立的“支持西巴布亞印尼人民陣線”(Front Rakyat Indonesia untuk West Papua,簡稱FRI-WEST PAPUA)也號召於這天在西巴布亞以外的地方(包括雅加達、萬隆、日惹、望加錫等地)上街游行,聲援西巴布亞人爭取自決的抗爭。在印尼首都雅加達的聲援西巴布亞的示威活動遭警方發射水炮試圖驅散人群,數名活動人士被捕。在日惹的聲援西巴布亞集會,也有多人被捕。

西巴布亞在哪裡?

西巴布亞,是世界上第二大島嶼——新幾內亞——的西部地區,為印度尼西亞所管治。西巴布亞所在的新幾內亞島,位於南太平洋區域,在印尼群島的最東邊,在澳洲以北,其面積僅次於世界最大島嶼格林蘭,比婆羅洲大一些。

西巴布亞這個地區曾被荷蘭殖民,後來被印尼所侵占,在歷史上不同時期有過不同名稱,包括荷屬新幾內亞(1895-1962 年)、西新幾內亞(1962-63年)、西伊裡安(Irian Barat,1963-73年) 、伊裡安查亞(Irianjaya,1973-2001年)、巴布亞(2002-2003 )。這個地區於2003年開始被印尼政府劃分成兩個省份,那就是西巴布亞省和巴布亞省。

西巴布亞目前的人口約430萬人,主要人種有巴布亞原住民、美拉尼西亞人及從印尼其它地區移民而來的澳斯楚尼西亞(也稱南島族)人。西巴布亞人民有大約310個部族,所說的語言約257種。整個新幾內亞島共有1073種語言,主要是屬於巴布亞諸語系和南島語系,是世界上語言最多元化的地區。不過,自1960年代被並入印尼後,尤其是蘇哈多獨裁統治時期推行的大規模移民計劃,大批來自西巴布亞以外地區的印尼人遷入這裡,改變了西巴布亞的族群結構,在制造了更多的政治矛盾。

帝國主義角力的犧牲者

今天的新幾內亞島被東經141度的幾乎一條直線,分割成兩個地區,東邊原本被澳洲統治,後來於1975年正式獨立出來,也就是巴布亞新幾內亞;西邊的西巴布亞,曾經被荷蘭殖民,如今為印尼管轄,但當地原住民爭取民族自決的 運動一直遭到殘酷打壓。今天西巴布亞的處境,是西方帝國主義在南太平洋地區殖民統治下的產物。

1824 年,荷蘭和英國兩個殖民帝國達成協議,新幾內亞島的西部歸荷屬東印度。1828年,荷蘭人正式占領了西巴布亞。1883年,法國占領新幾內亞島的東南部,將該地命名為新愛爾蘭,不過很快就被英屬昆士蘭殖民領地政府所並吞。1884年,英國反對昆士蘭占據新愛爾蘭,將當地變為英國直接管轄。德國也於1884年占領新幾內亞島東北部,將之改名為“威廉皇帝領地”,成為德屬新幾內亞殖民地的一部分。

荷蘭人於1895年開始在荷屬新幾內亞設立貿易站,並於1910年設立省城荷蘭地亞(Hollandia,也就是今天的巴布亞省首府查亞普拉)。1905 年,英國政府將其占領的新愛爾蘭改名為“巴布亞領地”,並於1906年將管轄權轉交給澳洲。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澳洲軍隊強行奪去德屬新幾內亞,並於1920年得到了西方帝國主義列強所控制的國際聯盟承認,成為了“新幾內亞領地”。1949年,澳洲管治的巴布亞領地和新幾內亞領地合並成“巴布亞新幾內亞領地”,直到1975年才脫離澳洲獨立。在位於巴布亞新幾內亞東端的布干維爾島,當地人民曾於1975年和1990年兩度宣布獨立,並曾於1989-1997年爆發戰爭,造成約2萬人喪失性命,在布干維爾革命軍與巴布亞新幾內亞政府達成和平協議後,布干維爾成為巴布亞新幾內亞唯一的自治區。

西巴布亞人要求民族自決。

當軍國主義日本於1942年侵略南太平洋時,西新幾內亞島北部沿海地帶和鄰近島嶼被日軍控制。這個地區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西南太平洋的主戰場。島上的人民成為了帝國主義廝殺大典的祭品。1944年,聯盟軍隊以巴布亞新幾內亞地區為據點,發動了四個階段的軍事行動,占據了西巴布亞地區。整個新幾內亞戰役,造成約參戰各方21.6萬名兵員喪命,讓新幾內亞成為二戰期間其中一個最血腥的戰場。美軍在荷蘭地亞建立了軍事總部,並在島上設立多個軍事基地和醫院,以作為進攻菲律賓的基地。

荷蘭殖民者於二戰結束後回到了西巴布亞。民族解放運動於1950年代席卷亞洲和非洲,荷屬新幾內亞的人民盡管沒有發動聲勢浩大的民族解放鬥爭,但是也是讓失去在印度尼西亞殖民地的荷蘭感到憂心。荷蘭於1949年在收復其在印尼的殖民地失敗後,承認新國家印度尼西亞在原來荷屬東印度的主權,除了荷屬新幾內亞。印尼民族主義者自20世紀初開始,就要爭取脫離荷蘭獨立,建立一個從蘇門答腊到西巴布亞的新獨立國家。為了阻止印度尼西亞民族革命擴散到荷屬新幾內亞,荷蘭殖民者就撥出大筆錢去資助當地的教育,試圖培養一批精英,以讓荷蘭可以通過其所制定的自治方案,以繼續操控荷屬新幾內亞。

荷蘭政府於1950年代開始准備讓荷屬新幾內亞獨立,不過,荷屬新幾內亞的獨立,必須是根據荷蘭的條件和議程。荷屬新幾內亞於1959年舉行選舉,於1961年4月5日成立了巴布亞議會,被荷蘭人稱為“新幾內亞議會”。議會決定新成立的國家之國號為西巴布亞,訂立新的國徽、新國歌,以及將“晨星之旗”定位的新國旗。1961年12月1日,西巴布亞新國旗“晨星之旗”,與荷蘭國旗並排升起。

不過,通過民族革命獨立建國的印度尼西亞,其政府一直主張西巴布亞必須從荷蘭殖民者那裡解放出來,並歸於印度尼西亞。1961年12月18日,印尼開始准備入侵西巴布亞。當時的印尼總統蘇卡諾認為,接管西巴布亞是對抗荷蘭帝國主義的鬥爭,也是第三世界國家反抗西方帝國主義鬥爭的一部分。蘇卡諾要把印尼版圖擴張到西巴布亞的“解放伊裡安”計劃,得到了當時印尼共產黨和軍隊的支持。蘇卡諾向蘇聯尋求軍事援助,此舉引起了美國的不安。為了不讓共產黨的影響力進一步擴散,以及意欲控制西巴布亞金礦,當時的美國肯尼迪政府向原本准備迎戰印尼的荷蘭施壓,迫使荷蘭於1962年10月1日交出新巴布亞 給聯合國執行臨時監管。1963年5月1日,聯合國將西巴布亞轉移給印尼全面接管。印尼將西巴布亞改名為西伊裡安。

在美國帝國主義的操縱下,西巴布亞的獨立變成幻影。屈從於美國霸權的過期帝國——荷蘭,被迫放棄原本制定的西巴布亞獨立計劃,而原本支持西巴布亞獨立的澳洲,也改弦易轍支持讓西巴布亞並入印尼版圖。巴布亞人民在整個過程中,都被排除在外,成為帝國主義勢力角力游戲的犧牲者。

美國政府後來還幕後支持讓讓蘇哈多上台執政的政變,並血洗印尼共產黨,上百萬人丟失了性命,以確保美國帝國主義勢力掌控在在東南亞地區的支配權。

槍口下並入印尼的“自由選擇方案”

在美國操縱下通過秘密協商達成的1962年《紐約協議》中,有一個被稱為“自由選擇方案”(Act of Free Choice)的條件,那就是印尼必須在西巴布亞舉行公民投票,以讓西巴布亞人民決定是否要接受印尼政府的統治。1969年,通過血腥手段政變上台的的蘇哈多軍事獨裁政權,以“代表議會” 的票決方式,去進行所謂的“全民公決”。印尼軍事獨裁政權欽點了1054名“代表”,以威脅恐嚇的手段,確保全體代表在槍口下投選出一個支持印尼全面並吞西巴布亞的結果。

在1969年的假“公投”後,西巴布亞正式被印尼完全並吞。西巴布亞以“西伊裡安”的名稱,成為了印度尼西亞的第26個省份,後來又改名為伊裡安查亞。

不願被印尼進行軍事占領統治的西巴布亞人民,早在1960年代開始就進行反抗,以爭取民族自決權。西巴布亞人民的反抗行動,有和平的公民抗命,如舉行“晨星之旗”升旗禮;也有通過武裝鬥爭的方式,如成立“自由巴布亞運動”(Organisasi Papua Merdeka,縮寫OPM)。

印尼政府一直以來對西巴布亞人民爭取民族自決的運動進行殘酷的鎮壓。自1962年以來,已經有50萬人在西巴布亞被印尼軍警殺害。

美國資本在蘇哈多上台後,將印度尼西亞當成肥豬肉般宰割,各大資本財團都可以像封建諸侯般分割到一片“領土”,被印尼軍隊占領的西巴布亞也不例外。1971 年,美國采礦公司費利浦硫磺(Freeport Sulphur,現為Freeport-McMoRan Inc.)在西巴布亞建造了格拉斯伯礦場(Grasberg Mine),是世界最大的金礦,也是世界第三大銅礦。為了讓美國資本財團在西巴布亞采礦牟利,數以千計的西巴布亞原住民被驅逐甚至遭到殺害。

在蘇哈多執政期間,政府推行的大規模移民計劃(Transmigrasi),將爪哇、蘇門答腊和巴釐等人口密集地區的居民,遷移到人口稀疏的西巴布亞,改變了西巴布亞的民族結構。西巴布亞原住民人口的比例不斷縮小,形成了另一種“種族清洗”的過程。

 

西巴布亞民族自決的崎嶇之路

“自由巴布亞運動”自1960年代開始,就跟印尼軍方發生武裝衝突。群眾抗議印尼軍政的行動也綿延不斷。

1998 年,蘇哈多獨裁政權被波瀾壯闊的人民運動推翻後,西巴布亞人民看到了一線曙光。隨著東帝汶爭取獨立運動如火如荼地進行,厭惡了殘暴軍事占領的西巴布亞人民,其民族意識也開始冒起。蘇哈多下台後的印尼政府,表現出意欲聆聽西巴布亞人民心聲的意願,並於2000年讓巴布亞獲得“自治”地位,以舒緩巴布亞人民爭取獨立的呼聲。

2000年5月29日至6月4日,2700名巴布亞人民代表在查亞普拉召開巴布亞全國代表大會,大會通過西巴布亞脫離印尼獨立的議案。當時的印尼總統瓦希德宣稱大會的草案為非法。印尼軍方對支持西巴布亞獨立的人士進行鎮壓。被視為能夠團結西巴布亞人民爭取獨立的西巴布亞人領袖德伊斯.埃魯瓦伊(Theys Eluay),於2001年11月11日被惡名昭彰的印尼特種部隊(Kopassus)人員殺害。

梅加瓦蒂於2001年取代被罷免的瓦希德當上總統後,將西巴布亞分割為兩個省份,巴布亞省和西巴布亞省,印尼政府所給予西巴布亞的“特別自治”地位,至今仍然是空談。盡管在蘇哈多下台後,印尼政府從巴布亞省撤出了好些軍隊,但是印尼軍方仍然在這裡橫行霸道,以打擊“分離主義”之名繼續迫害西巴布亞人民,並且玩弄種族主義政治。

西巴布亞被印尼並吞且實行軍事占領,是冷戰期間帝國主義勢力周旋的產物。西巴布亞人民由始至終都被否定了他們的民族自決權。在遭受到印尼軍方的殘酷占領統治下,西巴布亞人民爭取獨立的訴求是合情合理的。

西巴布亞盡管曾是荷蘭殖民地,但是西巴布亞人並沒有參與在印尼民族革命運動中。西巴布亞被印尼民族主義者認為是印尼“不可分割”的省份,完全是出於當初印尼民族主義者根據荷屬東印度的版圖,構想出西巴布亞也是印度尼西亞這個全新國家的“天然”組成部分。印尼通過武力侵占將西巴布亞從荷蘭殖民者手上“解放”出來,卻將這個地方變成了雅加達當權者的新殖民地。

沒有離婚權的婚姻不是完滿的婚姻

支持民族自決,並不代表就是支持少數民族聚居的地區獨立出去,但是民族自決,就必須包括能夠選擇脫離一個統一國家完全獨立出來的權利。就如婚姻一樣,聯姻雙方若沒有提出離婚的 權利,那場婚姻肯定不會圓滿,而且悲劇重重。

如果說建構印度尼西亞的過程是一場婚姻,西巴布亞並入印尼肯定是一場逼婚,在槍口下被迫強行結合的婚姻。就算是自願的結婚,沒有離婚權的婚姻,肯定不是完滿的婚姻,更何況是強迫結合的婚姻。少數民族無法享有自決權下的國家統一,也不會是完整的統一,更何況是通過武力占領及威嚇鎮壓下實現的統一。

事實上,除了是荷蘭殖民地,西巴布亞跟印尼,在歷史上和文化上沒有直接聯系。西巴布亞之所以成為印尼版圖一部分,完全是因為印尼的軍事侵略,以及美國帝國主義勢力在背後操縱割據土地的結果。西巴布亞人民在荷蘭殖民後期,還被賦予一點可以獨立建國的假希望,但是後來在印尼的入侵和美國為了維護資本財團利益的擺布下,完全扼殺了西巴布亞人民自行決定是否獨立建國還是加入印度尼西亞的基本自決權。

 

 

民主自決是西巴布亞人的心願

每年12月1日,西巴布亞人繼續冒著被捕甚至被長期囚禁的風險,年復一年地升起“晨星之旗”,為的是要表達他們追求自決的心願,也是在控訴印尼當局長年壓迫西巴布亞人的不滿。

如果印尼中央政府仍然拒絕承認西巴布亞人的自決權,那就意味著印尼仍然未能完成其民主化過程。大一統的狹隘民族主義是民主化的絆腳石,當年蘇哈多獨裁政權是用這種狹隘的民族主義思想去炮制維護統治威權的謊言及以殘酷手段壓制異議。少數民族無法享有自決權,是民主的裹足不前。

西巴布亞是印尼通過武力占領以及非法且不自由的“自由選擇方案”所並吞的。西巴布亞原住民在自己的土地上以及印尼其它地區長期受到種族歧視的對待,而任何的抗議都被遭到殘酷的手段對付。印尼政府近年來對西巴布亞人民自決運動的鎮壓,仍然是有增無減。

但是,西巴布亞人爭取自決的願望和決心在過去逾半個世紀以來並不曾消退,晨星之旗也總是會有人升起來。

當前爭取自決的西巴布亞人,他們的主要訴求是舉行民主的獨立公投以決定西巴布亞的前途,並爭取西巴布亞聯合解放運動(ULMWP)加入美拉尼西亞先鋒集團(MSG)——一個由美拉尼西亞國家所組成的政府間國際組織。

如今,也有愈來愈多西巴布亞以外的印尼人民開始支持西巴布亞人的訴求,並聲援西巴布亞人爭取民族民主自決的抗爭。這是一個值得鼓舞的發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