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mart_china_ap_img

Walmart罷工--中國工運的新模式

(圖片來源:The Nation)

文:Anita Chan 陳佩華

譯:Chuh Andrea Melody

 

近幾年來,中國經歷了越來越多的罷工,其中沃爾瑪(Walmart)的工人運動現已達三個月之久,足以標示毛澤東後的工人歷史現正踏入全新的階段。

沃爾瑪的工人運動展示了幾項特點。第一,過去所有罷工都只在單一的工作地點發生,而今年,組織起來的罷工卻同時於四個沃爾瑪店舖爆發。第二,這些罷工,以及於其他沃爾瑪店舖出現的示威運動,都由工人自行發起、自行組織,事前沒有與任何勞工團體聯繫。第三,運動透過互聯網組織,運用了兩名中國沃爾瑪員工於2014年設立的網上平台。兩名創立人給它起了低調溫和的名字「沃爾瑪中國員工聯誼會」(Walmart China Workers’ Association),並管理網誌及討論區,給工人提供平台作資訊交流(尤其關於法律知識)之用。網上討論讓工人們建構了同為沃爾瑪員工之共同身份,使這個網絡雖沒有整全的組織架構,但卻成為了強大的組織工具。

 

問題就是:為何現在差不多全部中國工人都有手機,但其它同於中國的罷工或抗議卻都只於單一工作地點進行呢﹖其實分別就在於,沃爾瑪員工有一種特殊的共同身份之感,因為他們於不同沃爾瑪店舖都面對非常近似的問題,連最細微的事都極度相似。他們的身份建構,就是沃爾瑪獨特企業架構以及其管理手法與作風的成果。多年來,沃爾瑪不斷嘗試建立對其創辦人山姆・沃爾頓(Sam Walton)的個人崇拜。所有店舖都有一模一樣的組織架構,數目同樣的工作層級,一模一樣的規則條例;所有員工都被給予英文名字,每天都要一起大叫相同的沃爾瑪歡呼口號,不斷被灌輸同為沃爾瑪人之信息。雖然很多員工都不滿公司權威式的管理手段以及微薄的薪酬,但都從作為沃爾瑪員工一份子的身份角度去想。沃爾瑪的社會化(socialization)發展得很不錯,但卻不如沃爾瑪公司之願。這種沃爾瑪身份在美國也能找到——美國的沃爾瑪員工自行組織了一個抗議團體,並稱之為「我們的沃爾瑪」(Our Walmart)。而在中國,沃爾瑪中國員工聯誼會的成員也都有近似的經歷,講同一種沃爾瑪語言。

 

沃爾瑪罷工浪潮的導火線,是公司新的制度。五月中,沃爾瑪宣佈將會採取「綜合工時」制度,與美國沃爾瑪的「開放式工時」制度極為相似,並會容許非常彈性的工時。對此,中國沃爾瑪員工感到羞辱,因為他們將失去標準的工作時間,並須隨時候命上班。瞬間,聯誼會的會員人數就上升到10,000了。

walmart 2024 1.jpg
圖片來源:China Labour Bulletin
事實上,首次組織起中國沃爾瑪員工的,並非聯誼會。2006年,美國最大的工會聯會「全球服務業員工工會」(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主席安迪・斯特恩(Andy Stern)曾發起針對沃爾瑪的國際行動,而當時中國的官方工會「中華全國總工會」(All-China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簡稱全總)也有參與其中。當年,全總曾受中國政府大力壓制,要求解決國家越來越多罷工運動的問題。

 

為爭取工人間的影響力,全總決定去做它自從五十年代也沒有再做過的事:組織工人。全總嘗試悄悄地,組織起沃爾瑪的員工。兩個月內,在沃爾瑪公司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全總經已能夠開設近二十個民主選舉而成的沃爾瑪工會支部。可是,當全總把它所做的事公開宣佈,並要求沃爾瑪公司依照中國法律接受這些工會支部時,沃爾瑪卻隨即與全總達成協議。全總與沃爾瑪簽定諒解備忘錄(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以沃爾瑪公司的積極參與為前提,於過百間沃爾瑪店舖全部設立工會支部。自此以後,沃爾瑪的工會支部便一直由公司的人力資源經理掌管。

 

雖則如此,2006年原初的民主工會支部選舉,卻帶來意想之外的後果。曾經參與這些選舉的員工依然於沃爾瑪店舖工作,而且很想回到他們的工會。毫不驚訝地,今天聯誼會主要的工運人物,年齡都介乎四十餘歲。而其他沃爾瑪員工都知道他們工作的分店有工會支部,並且對工會制度有一定的認知(雖則他們的支部都被公司的管理人員掌控)。隨著沃爾瑪越趨惡化的工作環境與工時問題,有些沃爾瑪員工嘗試於工會參選。沃爾瑪的管理機關於官方本地工會默認的支持下,為員工帶來了各種各樣的阻撓。

 

由於全總十年前曾協助工人於各工作地點設立民主的工會支部,聯誼會於今次十分堅持爭取各級全總(全國、省城市層面)的支持,以助他們對抗沃爾瑪公司。

 

在聯誼會的壓力下,人民日報以及廣東省總工會均宣佈,指如沃爾瑪般的零售店,並不符合採取綜合工時制的資格。但是,地區層面的工會和勞動監察機構仍然不斷無視這些公告。這是因為在中國的政治架構中,他們真正的上級是本地政府,而本地政府只關心吸引外來投資的事,因此與工廠老闆串通。然而,這兩次的公告卻給沃爾瑪的工人抗爭帶來了正當性。現在,參與運動的工人正把案件帶上法庭。聯誼會正向國際的工人社群告急,務求爭取支持去打這場硬仗。

 

 

Anita Chan 是中國勞工議題專家,現於The China Journal擔當編輯,並於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作客座研究員。關於中國的議題,她曾出版九本書籍以及過百份學術文章,所著書本包括2011年於康乃爾大學出版社(Cornell University Press)出版的《沃爾瑪在中國》(Walmart in China)。
聯絡:anita.chan@anu.edu.au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