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不必要的恐懼:非建制派代表參選特首絶對無風險

文:做個聰明選民圖:社工逆耳

有很多人害怕非建制派人參選特首會令建制強硬派當選,因而延續了所謂689路線,其實這個恐懼是與事實不符的,非建制派代表為己方發聲,對誰在這個小圈子選舉中當選是毫無影響,因為這次的特首假選舉只會出現以下兩個情況:
(一)中央已經有了欽點的人及控制了601以上的票
1. 在這個情況下,非建制選委的票無論投向誰,當選者都是那個已被欽點了的人,所以非建制參選人對這個結果毫無影響。
2. 如果全部非建制選委投白票,一方面可以表示不支持建制,另一方面可以表達非建制代表參選並不是要在這個假選舉中爭取特首之位,而是要為支持民主的選民發聲和施壓。
3. 但如果被欽點的人是「lesser evil」,而選委300多票投與此人,哪這 ‘lesser evil’ 最少會得到601+325=926的高票當選,我們便送了中央一個「民主派認受性」大禮,香港民主運動便「蝕章」蝕到心酸。
(二)中央要扮作「有得揀」,或真的未有欽點,又或真的未能控制601票(其實有這個可能嗎?)
1. 在這個情況下,地產黨和共產黨都會各自投票給己方的參選人,但兩方單靠自己陣營都不足夠601票,所以如果所有非建制選委投白票,第一輪投票就選不出特首,引發第二輪投票,即是全部特首選委要在第一輪中得最高票數的兩位參選人中再揀一人。
2. 地產黨只有一個代表,但共產黨可能會有兩個代表,若是如此,共產黨就會自己鎅票,如果非建制選委在這第一輪全部投白票,第二輪的競爭都只會是一個地產黨跟一個共產黨之爭。
3. 以上顯示非建制選委最低限度可以在第一輪中,用投白票來支持民主和反對小圈子選舉,而完全不會影響在第二輪可以有「造王」的機會。
關於第二輪投票:
1. 如果300多非建制選委在衡量對香港民主運動的長遠影響之後,仍然認為「造王」是對建設香港的公民社會和保障香港爭取民主公義力量的最好策略,那麼便可以在第二輪投票中調整投票的對象。
2. 基於相信中央為了不會讓第二輪出現流選,讓香港人更聚焦地激烈討論重選及換人換制度的問題,所以中央一定會確保其中一人得到601或以上的票。
3. 如果「lesser evil」真的是中央欽點的人,在這第二輪投票中,中央就會給他最少601票,如果所有非建制選委都改投 「lesser evil」,同樣會令此人高票當選。若他在第二輪才高票當選,對我們的民主運動仍然會有所傷害,只是傷得沒有像在第一輪投票就「送大禮」那麼慘不忍睹吧!
當把情況詳細拆解及硏究下,大家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只要配合投白票,派非建制代表為我們在這特首假選舉中發聲和施壓是只有好處而沒有壞處,亦完全不會減低實行 「兩害取其輕」的機會或是減低「lesser evil」當選的機會,但是對「lesser evil」能夠拿取高票當選就有影響;因此我們更需要問的是:究竟這些恐懼是害怕「lesser evil」不能當選?還是怕他不能拿取高票當選?若是後者,我們就要再問:為什麼支持民主香港的非建制選民要懼怕「lesser evil」得不到高票?是誰希望我們有這樣的恐懼?想達到的目的又是什麼?
結合投白票和派非建制代表上這個特首假選舉大舞台,對我們是只有好處而絕對沒有風險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