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義Q&A──訪問揚.維爾納.米勒 (Jan Werner Müller)〉

(圖片來源:Vimeo

原文出自: Q&A with Müller: Populism in today’s world

翻譯: 靖

 

由查韋斯(Hugo Chavez)到法拉奇(Nigel Farage)再到特朗普(Donald Trump),世界各地的政治人物都被冠以「民粹主義者」(populist)的稱號。但究竟「民粹主義」是什麼意思?什麼人是「民粹主義者」?
普林斯頓政治學教授揚-維爾納-米勒在新著《什麼是民粹主義 (What Is Populism?)》探討了上述問題,並闡釋當中意義。

問: 你為何研究「什麼是民粹主義」這個問題? 

答: 我希望明確處理兩個議題。首先,民粹主義者經常自詡為真正的民主擁護者,這種情況在歐洲尤為明顯,雖然其他地方的民粹主義也是這樣。我想知道他們以此自居是否合理。其次,評論員不加思索,便把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特朗普說成是同一類人(在歐洲,一方面是左翼陣營,例如西班牙的“我們能”(Podemos)和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另一方面是右翼的陣營,例如法國的勒龐 (Marine Le Pen)和匈牙利的奧班(Orbán)),這種現象使我擔憂。我想弄清楚這些政治人物是否真的什麼相同一致的地方。

muller_577
《什麼是民粹主義?》是米勒於2016年推出的新書。

問:關於民粹主義,最重大的誤解是什麼? 

答:今時今日,無時無刻都有評論說統治精英與平民百姓越來越疏離,西方各國的民眾正發起革命反對建制。然而,並不是每一個批評精英的人都是民粹主義者(事實上,任何標準的公民教育書都會鼓勵我們成為懂得批判的公民)。民粹主義者聲稱他們是本質一致、道德純正的人民的唯一真正代表,所有其他競逐權力的人不是邪惡腐敗就是在道德上有其他問題。他們還相信,不支持他們的就不是“真正的人民”。法拉奇在慶祝英國通過脫歐公投時聲稱這是“真正人民的勝利” (言下之意是反對脫歐的48%英國選民不是真正的人民,或者他們的公民政治身份應受質疑)。桑德斯及英國的柯賓(Jeremy Corbyn)當然也批評精英階層,但他們不像勒龐、法拉奇和特朗普這樣反對多元主義,只有民粹主義者才會對自由民主構成威脅。

 

問:從意大利的貝羅西尼(Silvio Berlusconi)和委內瑞拉的查韋斯等民粹民主者例子中,我們可以學到什麼?  

答:很多觀察家認為,民粹主義者提出的政策都十分簡陋,很快就會被證明是行不通的。傳統智慧又認為民粹主義政黨基本上都是反對黨,而反對黨是無法執政的,因為邏輯上一個政黨無法自己反對自己。但事實上,民粹主義政黨可以因其民粹而執政,靠的正是他們自稱是真正人民代表的話語權壟斷。這解釋了為何得到足夠民眾支持卻只受到微弱制度力量制衡的民粹主義者–例如匈牙利的奧班、土耳其的艾爾多安(Erdoğan)和委內瑞拉的查韋斯—能夠把國家推向獨裁統治。貝羅西尼是危險人物,但相比其他民粹主義者,他受到佷多既有政治和法律制度的制肘;他也沒有按照真正人民形象重組社會的宏大意識形態工程要推行,而且他自己牽涉的法律案件已讓他夠忙了。

 

問:民粹主義者常自稱代表「沉默的大多數」說話,如何反駁他們? 

答:在一個包含不同利益和身份的多元民主社會,反多元主義的民粹主義者會把某些族群完全孤立排擠,繼而將社會推向威權主義的道路。對抗民粹主義者的人對於這種危機必須絕對清晰,面對像特朗普這樣的種族主義者時應該直斥其非,指責他為種族主義者,無需羞怯。但也要提防墮入自相矛盾的陷阱–不要因為他們支持妖魔化他人的人(demonizers),就妖魔化他們,也不要做出任何”因為你排擠別人,所以我們排擠你”的事。當克林頓 (Hilary Clinton)批評特朗普的支持者為”無藥可救的傢伙”的時候,她就墮入這個陷阱了。當然最重要的,擁護自由民主的人需要提出具體政策,讓打算投票給民粹主義政黨的人也能受惠,同時提倡比”純正國民”這種民粹主義幻想更有吸引力的多元主義集體身份。

 

問:在這幅民粹主義這幅圖像中,特朗普佔什麼位置? 

答:特朗普在過去一年半說了很多令人吃驚的說話,其中一句在五月巡遊時說的卻幾乎沒有人留意,雖然這句話清楚說出了特朗普心底裡的世界觀:”唯一重要的是團結人民,因為其他人對我們毫不重要。”和所有民粹主義者一樣,特朗普玩弄的是某種排他身份政治(exclusionary identity politics) (但要留意不是所有身份政治都是民粹的):誰是真正的美國人,誰不是,由他下旨宣判。過程中他明目張膽煽動對少數族群的仇恨,這可不常見。

edjiwhiuw293801.jpg
特朗普在美國所掀起的民粹現象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圖片來源:香港投資日報INvestTime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有些學者指出由於特朗普屬於精英階層,因此他是精英主義者,然而實情並非如此。以為指出民粹主義者並非真的平民百姓就是切中其要害,這是天真的想法。民粹主義者不用向選民保證他們是貨真價實的平民百姓,但他們會保證自己和其他墮落精英不同,會全心全意執行真正人民的真正意志。

 

問:這本書與你其他的研究工作有什麼關係?

答:政治論理家應該介入現實政治面對的挑戰,這種介入可以幫助我們重新思考一些長期未解的理論問題。直面民粹主義,迫使我處理其他和種難題時向前邁進一步:理想的自治模式和政治代表機制的關係是什麼?”人民”應該如何界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