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反對「代孕修法」

文:庚甲

近日,《人民日報》刊文,討論“不孕不育成難題,代孕是否可開放?”這一問題。由於該報在黨媒體系中的“大哥”地位,眾多讀者不禁擔憂政府已決定修改“禁止代孕”的相關法律,甚至有可能會大力推行代孕,以緩解大陸生育率不足、性別不平衡、老齡化等問題。

這種擔憂迅速在網絡上擴散開來,成為熱門話題,網友們(粗略觀察,以女性居多)發出的質疑、聲討和請願也獲得了大量支持。筆者作為一個左翼分子,也要在此發出反對的聲音。

1. 捍衛生育自由

西方女權運動有句著名的口號:“女性的命運須由自己決定,而非教會和國家。(Not the church. Not the state. Women must decide their fate.)”在中國,雖然沒有強大的宗教勢力來對女性的生育自由說三道四,但代之的是延綿千年、陰魂不散的儒家思想糟粕,什麼三從四德、傳宗接代、不孝有三,統統臭不可聞,但仍在今天的大陸被許多人奉為金科玉律。

國家政權的干預就更為可怕,遠的不說,臭名昭著的“一胎政策”,就是對女性生育自由前所未有的壓迫。近年來,又出現了另一種極端趨勢——以國家主導的輿論宣傳(比如2017年的春晚)和政府政策(比如湖北宜昌政府,去年就曾就公開號召機關單位的黨員、團員、年輕干部,帶頭生二胎)來向女性施加生育壓力。

具體到“代孕修法”這件事上,只要廣大女性沒有對立法和執法機構進行選舉、監督和彈劾的權利,那麼所有由一黨獨裁政府所制定的相關法律,都可能會侵害到女性的生育自由。高高在上的大大們、老爺們,今天可以決定“代孕合法”,明天也可以決定“不生二胎非法”,只有把他們趕跑,用民主的決策方式取而代之,才能實現真正的生育自由。

2. 難以避免的侵害

雖然《人日》文章提到了“要防止商業代孕”,但只要有市場和利潤,肯定會形成商業鏈條。在代孕非法的今天,地下代孕產業就已經存在,那麼合法以後,它只會更加壯大。當然,以中共的一貫表現預測,還有另一種可能,就是這一產業變成政府壟斷的斂財工具。

懷孕和生產,不可避免會給女性帶來健康風險;又不是捐獻舊衣,多少人會為了獻愛心去承受分娩的劇痛?那麼,代孕開放後很可能會出現兩種現像:一是代孕母親成為一個高薪行業,貧窮家庭的女性成員會為了改變家庭經濟狀況,而被迫出賣自己的子宮;二是形成新的道德壓力:女性有義務為家族中不孕不育的成員充當代孕機器。

以過往和當下中國警察保護女性權益的能力來預測(遭遇家暴或性侵時,發微博比報警有效的例子比比皆是),無論出現上述哪種情況,女性都只能自求多福。

3. 修法背後的真實目的

雖然不管是《人日》還是人大,都冠冕堂皇地表示修法是為了幫助那些不孕不育的夫婦能享有天倫之樂,但筆者卻不禁懷疑:如果統治者真的這麼“體恤民情”,一胎化時代又為何下狠手逼人墮胎結扎?
所以,更大的可能,是政府的“智囊”們得出了“人口問題已經非常嚴重”的結論,統治者擔憂未來不夠人為他們做工、當兵,所以開始無所不用地刺激人口增長。
開放二胎之後出現了一個尷尬局面:工人階級的年輕夫婦,因為經濟原因,無力供養太多子女,所以反響並不積極;有一定經濟基礎的夫婦,又大多年歲不輕,有心無力。於是“代孕”就被當成法寶祭了出來。

雖說孩子都是父母的珍寶,但過去六、七十年的歷史告訴我們,在統治者眼裡,前者恐怕只是未來可供消耗在工廠裡的零件和戰場上的炮灰。所以,還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這個政權為妙。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