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選特首2】民主政治還是賢人政治

(圖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網)

文:區龍宇

(特首挑選系列之二)

薯片要推23條,如此反民主的主張,主流泛民卻力撐,另一方面則攻擊力抗23條的長毛。這真奇怪,連明報也質疑:「不合邏輯,必須解釋是什麼回事」。(2月10日社論)

民主黨主席第二天的答覆是:今次特首選舉不會聚焦政綱,而是看候選人性格,而薯片比較守規矩,所以要支持。

薯片又幾有德行?

性格?你知道薯片的性格?你是他的心理醫生嗎?心理醫生,又真的很清楚其病人的性格嗎?薯片自己,又很清楚嗎?以性格入手,來決定政治行動,這是什麼樣的政治?黨主席真是越解釋越糊塗。

黨主席其實詞不達意。既然講薯片守規矩,就不是性格方面,而是德行方面呀。不過,無論是講性格還是講德行,如果講到連政綱也不用看,那麼,這肯定不是民主政治,甚至連現代政治也不是,而是典型的賢人政治,好人政治;但這是人治思想,不是法治思想,更不是民治思想。保守派會說,賢人好呀,難道要壞人政治嗎?問題是何謂賢人?有德又有才的便是?問題是「才」還比較容易試驗出來,德呢,呵呵,就難了。「王莽禮賢下士時,一生真偽有誰知」呀。今日薯片很有道德,真偽又有誰知?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言何民主政治?

大道廢,有仁義

賢人政治,一定同專制官僚政治結合。在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前,賢人政治首先是貴族政治。之後呢,貴族逐漸覆滅,而讓位於官僚政治。官吏成為治民的賢人,而官吏的頭頭,便是賢人中的賢人,他有個特別名銜,叫皇帝。開國皇帝都是打出來的,但官僚不能打出來,只能挑選出來。如何挑?就是以德才兼備論處。魏晉時代的九品官人法更是集其大成。問題是所謂德行,表面上是鄉議,實質不過是門閥互相包庇吹捧罷了。隋唐以來,實行科舉,才算有個客觀標準選拔官吏。不過這並未代替原有德才兼備論的選官標準,尤其在最高級官吏而言。可是中華帝國越講道德,便越遠離道德,河清海晏的時候絕少,而「奸臣當道」的絕多。

21世紀了,堂堂皇皇的民主黨了,居然復辟中世紀政治,不去講政綱,而去講特首候選人的「性格」、「德行」,而且和中世紀一樣都是道聽途說,就更其可笑了。現代性是什麼?民主政治是什麼?首先是公民之間的契約。大至政治共同體,便是憲法;小至政黨政治,便是黨綱黨章。政黨無論是參選還是助選,都建基於共同政綱和主張,豈有不問政綱主張而只問「性格道德」的?所以明報的質問,不論其動機有無暗助林鄭,客觀上都是正當一問,民主黨請你回答。

特權,一天都嫌多

民主黨從民主價值滑向封建價值,難道只是價值觀的改變?不是的。還有利之所在。利益往往比價值更有力牽扯人,何況政客。如果所關照的,是共同體的利益,這當然上好。但今日的主流泛民選委,其所保衛的利益,很清楚不是香港絕大部分無權無勢的市民的利益,而是自己的「界別」利益,亦即是商界及上層專業的特權利益。主流泛民參與其中凡三十年,已經徹底完滿地成為特權階級一份子,亦徹底和建制派一樣追求個人和「業界」利益,徹底拋棄其餘百分之九十九公民的利益。如果你們還不至於此,請你不要支持薯片或任何建制派。

民主黨變成賢人政治主張者,這叫我想起另一個人,英國已逝世的工黨重要議員唐尼.本恩(Tony Benn)。這位左翼政治家同時也是貴族出身,但是他一旦成年參政,便宣布不會繼承他父親的貴族名銜,亦拒絕以此身份直入上議院,而是遵行民主,以普通公民身份參與下議員的直接選舉!他成功了,但按照法律,貴族身份是無權拒絕的,你要放棄也不行,所以國會拒絕承認他的下議員身份資格。於是他便發起運動,要求修法,並在1963年成功爭取通過爵位法(Peerage Act)。之後他便正式拋棄貴族身份,成功出選下議員,一度做過執政工黨的部長。民主政治家就是這樣對待特權的。香港的民主黨選委們,你們想學誰?唐尼.本恩還是封建陰魂?

2017年2月14日

【延伸閱讀:【挑選特首?】中央欽點黃大仙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