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難民不是羅馬時代歌德人

(圖片來源:BBC NEWS)

文:錢本立

無國界社運日前翻譯並刊登了《Quartz》記者Annalisa Merelli所作的《1,700 years ago, the mismanagement of a migrant crisis cost Rome its empire》一文,小弟雖對羅馬歷史所知甚少,但對其中以古鑒今的某些觀點並不完全贊同。

首先,雖然哥德人確實是因為逃避戰亂和匈人的追殺而進入東羅馬帝國的疆土,但其境況和今天進入歐洲的難民卻還是有很大不同。前者是整個民族整體遷移,除了平民之外,還有很多沒有解除武裝的戰士,並且由出色的領導者(比如佛瑞提根)統禦。於是,阿德里安堡戰役,不論從數量還是品質上,哥德軍隊都強於參戰的羅馬軍隊:前者士兵多為身經百戰,騎兵尤其精銳;後者多為臨時招募,訓練短,裝備差,戰鬥力遠遜于鼎盛時期的羅馬雄師。這點來看,當年的哥德人更像49年後退入金三角的國民黨殘軍——後者也曾多次擊敗緬甸政府軍。而今天的歐洲難民,數量雖大,但來自很多不同的民族和國家,既沒有組織性,也沒有武裝力量,即使受到不公的待遇而心生不滿,也根本不可能對歐洲各國造成軍事威脅。

 

其次,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使得今日歐洲的富足程度,是當年的羅馬帝國無法企及的。解決突然多出的二十萬人的吃飯問題,要涉及統計、運輸、分配等各個環節,對於羅馬的邊境統治機構來說確實是個挑戰,但解決此類技術問題對今天的歐洲政府來說,已經不在話下。

 

第三,哥德人背井離鄉,是因為來自東方的強敵,羅馬帝國並無責任。但今天發生在中東和非洲國家的戰亂,卻大都和歐洲列強的殖民歷史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比如一戰之中協約國秘密簽署的《賽克斯-皮科協定》和之後的巴黎和會,就出賣了阿拉伯獨立運動,也為之後中東的連年戰火埋下了禍根。所以,從道義上來講,歐洲有責任解決難民問題。

 

最後,當年的哥德人被視為“野蠻人”,其進入羅馬帝國的附加條件是轉變宗教信仰、分散居住、為羅馬帝國提供兵源等等。雖然作者並非支持今天的歐洲也應採取類似的政策,但羅馬對哥德的例子,還是會讓人聯想到一種“歐洲是文明世界/伊斯蘭是野蠻宗教”的優越感。

 

從Annalisa Merelli一貫的文章論點來看,她無疑是難民權利的支持者。但以阿德里安堡戰役作類比,未免會給右翼排外分子利用。後者完全可以以此為論據,誇大難民對歐洲社會的威脅,煽動民眾的恐懼和憤恨。以小弟愚見,阿德里安堡戰役只能算作壓垮羅馬帝國的稻草之一,今天的「難民危機」也絕不至於動搖歐洲社會的根基。雖然「必須善待難民」的結論無錯,但不應過於危言聳聽。

【延伸閱讀:剝削難民成了羅馬帝國滅亡原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