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掌權,左翼也回潮

英文原文: More Americans joining socialist groups under Trump/Patrick Strickland

譯者:Chuh Andrea Melody

無國界編者按:林鄭參選時,為了向中共和商界表忠,強調自己不是「社會主義者」;這是把「社會主義」理解為派發福利,其實是非常片面的理解。由於中共也一直強調自己是「社會主義」政權,所以很多人也把這個詞和「專制」聯繫起來。但是社會主義運動誕生地即歐美,進步派不會這樣理解社會主義。社會主義運動在這些國家有悠久歷史,他們長期主張更全面的民主,包括經濟民主,追求自由和平等,所以「社會主義」這個詞並不是一般香港人所理解的那種。這篇文章報導了目前一個新趨勢,就是隨著極右高漲甚至當權,也刺激了社會主義運動的回潮。

 

特朗普得勝,共和黨又緊握議會權力,使歐美的極右派得勢,同時也使不少從未接觸過政治活動的人士投身左翼組織。自從特朗普選戰得勝,人們漸對社會主義團體產生興趣,其加入人數也急速上升。

 

DSA(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成員人數上升至16,000,超於2016年5月時的雙倍,單是過去兩星期,就已有2,000名新成員註冊。成員參與了反對特朗普上任的大型示威活動,支持女性大遊行,並爭取釋放被扣留於機場的移民,這些移民因總統禁止來自七個穆斯林國家公民入境而被扣。其副主任受訪指,他們把握了機會,乘著社會主義聲勢高漲以及抗衡資本主義的情緒,努力推廣其工作。

8d798e6fa3824cb99adeeaea027301a4_18.jpg
短短兩星期,DSA已增加了2000名成員。

除此以外,托洛茨基主義政黨 Socialist Alternative指,特朗普當選後,成員人數上升了超於原來的三成,而Socialist Party USA則雖拒絕提供詳細資料,但也指選舉過後成員人數暴升。

雖然實際數字與民主黨和共和黨相比之下還是很低,但上升趨勢非常顯著。特朗普讓人民的憤怒火上加油,這現象確非無故可尋。

 

「工人階級正被嚴重剝削」

紐約社會主義雜誌《雅可賓》(Jacobin)編輯Connor Kilpatrick 說,兩主流政黨失敗以及企業媒體影響,對左翼政治的冒起擔當了重要的角色。

mediaQuant的研究結果指,特朗普免費獲得了價值約五十億美元的媒體覆蓋。他當選第二天,幾乎每個美國主流媒體都報導了100人在國家政策研究所會議慶祝的片段,白人種族主義者Richard Spencer更高呼「特朗普萬歲!」,甚至在觀眾站立拍手時,行類似納粹的禮。然而同日當晚,《雅可賓》一場關於勞工抗爭的演講活動中,即使有450人擠滿布魯克林的小禮堂,卻在媒體上幾乎毫無曝光 。Kilpatrick說:「媒體根本不是沒有社會主義的題材,只是他們故意不去報導。」

選舉前兩日,特朗普大勝選舉人票卻輸了總票數。Gravis Marketing 研究機構刊登一篇調查,得出自稱社會主義者桑德斯將以54 比46選票百分比擊敗特朗普的結果。前獨立侯選人桑德斯是來自佛蒙特州的參議員,欲競選總統,惜在民主黨初選敗給希拉里 。Kilpatrick 認為工人階級正被嚴重剝削,卻不獲任何回報。

 

m_1447298352_JLkqQt.jpg
自稱是社會主義者的桑德斯曾參與總統選舉,惟最後在黨內初選中敗給希拉里。

左翼回潮不全然是新事件

美國社會主義運動其實一直經歷高低起伏。社會主義人物尤金.德布斯(Eugene V Debs)曾五次參選總統,並於1912及1920年選舉拉得超過900,000票數,他所屬的美國社會黨成員人數亦曾於1912年達至118,000之高峰。

但是,美國社會主義在歷史上也多次受到國家壓制,例如逮捕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反戰示威者、五十年代由麥卡錫(Joseph McCarthy)帶領的政治迫害,以及六十年代鎮壓新左派運動,學生及其他激進人士等。

雖然全國而言,社會主義的力量仍然薄弱,但根據哈佛大學在2016年4月所做的研究,51%的青年(18-29歲),拒斥資本主義,同時有33%支持社會主義。

於雪城大學研究馬克思主義及修辭學理論的教授Katie Feyh認為,桑德斯的選舉工程推動了人們對社會主義的興趣,展示了左翼和進步力量幾十年來如何渴求比民主黨更左傾的選舉組合。反特朗普遊行人數爆破紀錄,於票站外參與政治的人也越來越多。雖然社會主義者於反特朗普示威人士之中,還遠未及大比數,但是開放予左翼政治的空間實是難得一見。

 

擺脫兩黨制

美國政治程序雖容許第三黨參與,但實質上是兩黨制度:由籌募經費,到吸納票源以及確保足夠的媒體曝光,第三黨都面對重重阻撓。

但當主流意見都指責第三黨參選會破壞民主共和兩黨的選戰時,2015年9月一個民意調查卻顯示,有六成受訪者因兩主流政黨都太差勁,而支持第三黨。

身兼Socialist Alternative成員及西雅圖市議員的Kshama Sawant是首個公開主張其社會主義綱領的政治人物,於西雅圖贏得市議會選舉,並終止了市議員 Richard Conlin連續四屆的任期。她說,與民主黨中進步力量合作的問題,依然在左翼陣營內爭辯不休。雖則她和Socialist Alternative都在總統大選中力捧民主黨桑德斯,但她也說,在桑德斯敗給希拉里後,他們力促桑德斯以獨立參選人的名義競選。他們一直明確表示對民主黨的不信任,指其由於領導階層與華爾街有太緊密的接觸,必定無力推動進步政治。選舉過後,希拉里提出與特朗普合作,又叫其支持者保持開放心態,可見民主黨人只令進步力量更趨異化。

Sawant指,大部分湧向社會主義組織的年輕人並不願意(像民主黨人一樣)向特朗普要求協商,說:「我們沒有心情去協商,只有心情去抗爭到底。」

早前大量來自七個普遍穆斯林國家的人士被禁錮於機場,數千市民隨即到場示威抗議,Sawant也不例外,結果法庭凍結了特郎普的禁令。Sawant指:「當天有不少人從未參與過示威集會,而我們卻知道,他們就是禁令終被凍結的主要推動者」。

特朗普簽定了行政命令,除去好幾項華爾街的條例,又承諾於美國和墨西哥間的邊境興建高牆,並把無證移民大量驅逐出境,甚至公開表示支持酷刑。Sawant解釋指,特郎普的極右綱領促使不少人參與示威,正是把進步政治推給更廣受眾的「歷史機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