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荷蘭大選:極右排外勢力步伐受阻?

文:安那琪

荷蘭於2017年3月15日舉行大選,通過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投票方式選出國會下議院全部150個議席。選前支持率不斷攀升的極右政黨——基爾特.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領導的自由黨(Partij voor de Vrijheid,縮寫PVV),“雷聲大,雨點小”,所取得的席位沒有如逾期般多,極右翼排外勢力挺進當權的憂患暫時得到舒緩。“綠色左派”(GroenLinks)成為這次大選的最大贏家,取得該黨成立28年來最好的選戰成績。不過,跟歐洲其他國家類似的情況,在全球資本主義危機下荷蘭的政治右傾趨勢仍然強勁,而左翼實際上仍沒有取得大突破。

馬克.呂特(Mark Rutte)領導的原執政聯盟主要右翼政黨—— 自由民主人民黨(Volkspartij voor Vrijheid en Democratie,縮寫VVD),儘管比2012年大選少了8個議席,但仍然以33席穩當議會第一大黨,其得票率為21.3%(較上屆跌了5.3個百分點)。呂特及其領導的人民黨,為了跟近年崛起的極右翼PVV競爭,其政治主張與政策也日益進一步右傾,跟隨PVV的排外、反伊斯蘭腳步起舞。呂特領導的人民黨,在主張恐伊斯蘭種族主義上樂此不疲,還經常拿尋求庇護者開刀。大選前,荷蘭與將在一個月後舉行憲法公投的土耳其爆發外交風波,兩國政客藉此去撈取選票。呂特領導的聯合政府驅逐土耳其大使,以此次風波挽回了其被威爾德斯超越的劣勢。

威爾德斯領導的PVV,打著反移民、反伊斯蘭的右翼民粹主義旗幟,並主張荷蘭舉行公投脫離歐盟,在選前聲勢高漲,成為了人民黨的主要對手。PVV以13.1%得票率(增加3個百分點),拿下20席,比上屆大選增加了5席,所得比預期的成績差了很多,但仍然成為議會第二大黨。PVV在選前的民調中,曾領先人民黨。呂特已在選前拒絕跟PVV組成聯合政府。PVV的挺進勢頭在這次大選中被擋住,但這並不表示歐洲極右勢力受挫,畢竟PVV的得票和議席已有所增加(儘管並不比2010年的24席來得多),而且執政的右翼勢力也愈來愈右傾。荷蘭與歐洲的政治前景仍然黯淡。

原本跟人民黨組成聯合政府的工黨(Partij van de Arbeid,縮寫PvdA),破了該黨本身於2002年大選創下的敗選紀錄,遭遇了該黨史上最慘烈的敗仗。工黨所得議席劇跌29席,僅剩下區區9席。這比之前最差的23席(2002年),還要少了14席。工黨的慘敗,已是意料中的事情,而且敗得合情合理。這是工黨過去多年來支持右翼政策及背叛其本身“社會民主主義”理念的報應。在過去4年來,以社會民主之名行新自由主義之實的工黨,在呂特領導的聯合政府內,跟右翼勢力推動親資本的政策,進一步讓該黨在工人階級中的聲望劇跌。工黨在呂特領導的內閣中佔據了好些重要的職位,包括傑洛.戴松布倫(Jeroen Dijsselbloem)擔任的財政大臣,是歐盟內推動緊縮政策的主要人物,造成希臘經濟崩潰的推手之一,也是荷蘭政府削減醫療與社會保險開支的“監工”。

主張生態主義、社會包容、支持難民的左翼政黨—— 綠色左派,不僅取得該黨史上最好選戰成績,也因工黨的自我毀滅而超越工黨,成為荷蘭議會內最大的左傾政黨。綠色左派以8.9%得票率(比上屆增加6.6個百分點),贏得14席,比上屆大選增加的10席。綠色左派的得票率及議席增長,是所有參選政黨中最高的。綠色左派是於1989年由荷蘭共產黨、和平主義社會黨、激進者政治黨及福音人民黨合併下成立。綠色左翼在這次大選中善用社交媒體進行競選宣傳,加上該黨在經過多年向新自由主義妥協後重新建立其左翼根基,而贏得了民眾的支持。綠色左派領袖傑西.克拉佛(Jesse Klaver),年僅30歲,以一股朝氣蓬勃的形象,為被極右政治陰影籠罩的歐洲政治帶來新的氣息。綠色左派在選前舉行了荷蘭近年來罕見的大規模造勢集會,顯見荷蘭民眾對左翼政治仍然有著極大的期待與支持,而這也是阻擋極右翼勢力擴張的希望。擁有摩洛哥及印尼血統的克拉佛,在24歲時就當上議會,而他於2015年成為綠色左派黨魁後,該黨的成員激增7000人,近半新黨員年齡30歲以下。克拉佛正好就是跟威爾德斯完全對立的政治象徵。克拉佛曾多次強調,威爾德斯所主張的極右翼民粹主義,才是荷蘭多元主義文化及傳統的真正威脅,而不是穆斯林移民。

以番茄為標誌的另一左翼政黨——埃米爾.盧默(Emile Roemer)領導的社會黨(Socialistische Partij,縮寫SP),並無法在工黨的慘敗中取得新的突破,只能拿下14席,比上屆還少了1席。社會黨的得票率為9.2%,較上屆大選微跌0.5個百分點。這個從毛派共產黨演化而來的民主社會主義左翼政黨,曾經因其紮實的地區組織工作而在政治上取得令人鼓舞的突破,但是無法在2006年高峰期(贏得25席)後進一步擴大影響力,著實令人惋惜。社會黨黨內正面臨著組織革新及民主化的挑戰。

在屬於左傾政治光譜上的其它政黨黨中,愛護動物黨(Partij voor de Dieren,縮寫PvdD)取得5席(增加了3席),從工黨分裂出來的反種族主義政黨—— 思考黨(DENK),則拿下3席。工黨所失去的29席,並沒有全部流向左傾政黨,共有14個“左”的議席因此蒸發。

右翼政黨黨中,基督教民主呼喚(Christen-Democratisch Appèl,縮寫CDA)贏得19席(增加6席),民主66(Democraten 66,縮寫D66)也取得19席(增7席),兩黨曾為議會第三及第四大政黨,有機會跟人民黨組成聯合政府。比PVV更右的民主論壇(Forum voor Democratie,縮寫FvD),首次參選也拿下2席。看來儘管旗幟鮮明反伊斯蘭、反移民的極右翼政黨將被排除在外,但是荷蘭將繼續由右翼聯合政府執政,實行更多削弱福利國製度、賦權予資本財團及排斥多元文化主義的政策。

荷蘭左翼在資本主義危機及極右翼聲勢逼人的情況下,無法在選舉中取得更多的支持,主要是荷蘭民眾並不像希臘及西班牙的民眾那樣在政治上積極。左翼政治的發展,需要的是積極參與政治及在社會抗爭動員中建立起階級意識的民眾。如何激發民眾的政治積極性,以及組織激進的政治抗爭,是左翼政治力量必須克服的挑戰。

本文轉自安那琪的文字烏托邦2.0,轉載獲作者授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