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賭的民主派--特首戰局分析

文:朱江瑋

本來不想再談特首選舉(其實也談得不多),但係有幾個朋友,分別在不同場合提出幾個問題,我一直沒有回應,覺得唔好意思,所以在這裡簡單交待睇法:

1.特首選舉不是一場選舉,它更像一場賭局,莊家是中共,利用不同的手段制定能夠操控結果的老千局,能夠落場玩都心知肚明,因為利益關係,老千局都要當真玩,仲要玩得開開心心。董建華和曾蔭權那兩屆,香港人假戲真做,製造了高民望的欽點特首,但自上屆豬狼之爭後,突然發現,原來莊家都會內鬥,老千局也不一定沒有破局希望;

2.這不單引起建制派內部的遐想,也勾起了非建制派的幻想。梁振英倒行逆施,為表忠和拿取政治資本,中國國內的權鬥和尖銳社會矛盾,令到政治方向寧左勿右,導致雨傘運動的爆發,香港政治局勢走向兩極。中共嚴打港獨DQ自決,郤向泛民發放回鄉証,政振英政府內部矛盾公開化,薯片出走,胡官蒲頭,都令到民主派部份支持者,產生一種希望,中共拉一派打一派的手段,如果打的是港獨自決,那它也需要拉一派,要不是香港財團要不就是保守民主派,同時,中共權鬥也產生一種可能,中共的其中一派會否借力打力以解決敵對派系?

3.特首選舉由老千局變返賭局,可以買定離手。這個賭局有幾個個玩家落區:一、董建華派(奶媽狼英既老細);二、李嘉誠派(唐唐薯片等不滿狼英的特區官僚也在其中);三、非建制派;有一點想講清楚,我不覺得李嘉誠能代表香港財團,因為老董那邊也有不少財團,而且更係源自霍英東等根正苗紅既真本土財團,另外,非建制派也分裂為三種力量,一是社記自決等公民提名派,二是民主300+等專業系統為主的主流泛民,三是傘後團體和佔中三子等雨傘佔中等冒起的新政治力量;非建制派的三者間關係錯綜復雜,我也不在這裡詳細分析;

4.這個賭局的莊家,在香港主流媒體的描述,分為兩派,一是習派,一是江派(江澤民和張德江),西環中聯辦被分類為江派;

5.在這個賭局裡,主流泛民和傘後團體落注於李嘉誠派,而放棄派出合乎民主派綱領的代表參與,有三個假設的希望(幻想?),一是習派想取回香港主導權而打擊江派,二是習派會更考慮(顧忌)香港主流民意,三是李嘉誠派會作反(為了自身利益)。在這個賭局中,傘後團體主導的ABC主張是主要力量,主流泛民更多是為了自保而跟隨,當然,主流泛民與李嘉誠派的錯綜復雜關係這裡就不細表了。

6.社記自決的公民提名派,其實是分享了傘後團體和主流泛民的假設,然而他們郤認為在這些假設都成立的話,是習派收割主流民意的手段,對民主運動會做成破壞,假設一樣判斷不同。休養生息其實等如自願被溫水煮蛙。

7.這樣的假設,建立在香港有特殊意義的基礎上,而且足以作為北京習派的懷柔考慮因素。我事後孔明的判斷,覺得香港的特殊意義正在減退,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後,香港的重要性日漸減弱,再加上中國資本的滲透,香港主流民意的參考性,在中共(無論習派定江派)眼中,已沒有成為摃捍的價值,再加上中共除了考慮經濟條件,更重視政治因素,而向香港民意妥協的壞處遠比好處多,薯片的西方式開明公關玩法,以及民主300的ALL IN玩法,我看不到習派接受的動機。梁振英成為政協副主席和習握手幾十秒,都證實這個判斷。

8.我不同意傘後團體和主流泛民支持薯片就是背棄雨傘運動。雨傘運動的初衷是香港人(最起碼年青一代)真正意識到要當家作主,並且對中共的謊言有深刻的了解,再不期望皇恩浩盪的降臨,然而,用甚麼手段甚麼綱領更甚或意識形態,其實沒有共識。ABC作為其中一種策略選擇,其實從來都具有很大影響力,而寸土必爭用盡手段,更從來沒有被排除。我縱使不同意這樣的策略和手段,但並不意味這是背棄雨傘運動的醒覺,也不同意這是背叛當時我們幾十萬人共同堅守了百天的付出。初心不死,天地共鑑。縱使我們並不能成為同志,然而,我從來沒忘記曾經一起作戰的經歷。

9.我討厭和批評的是,群眾尾巴主義的投機份子,只想保住自己現有地位而不會誠實對群眾說出真實判斷的人,在泛民主派裡,這樣的人並不少,在群眾最需要的時候沉默,在收割時候郤突然出現,只是,經歷過雨傘後,香港人已經變得更加聰明,我雖不同意ABC的策略,然而,我郤認為策略性投票是香港人更加自主的一種表現,雖然這並不足夠真正的勝利,也與我一直追求的理想有一段距離,然而,事實就是事實。

10.局勢演變到今天,上述非建制派的假設,都幾乎宣告被現實的情境否決,再討論ALL IN薯片以作為對抗老董派(奶媽林鄭),我認為沒有事實和背景的基礎,我並不是主張ALL IN白票,因為同樣沒有事實基礎,已落注的賭徒,已凝聚的民氣,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我只是覺得,最基本的政治倫理是,如果你要說服其他非建設派的選委ALL IN的話,要提出更有說服力的理據,例如李嘉誠派已有近三百票選委反水,只是非建制派能夠全投,就有望勝利等等,否則,是民意作為綑绑或要脅,其實更不利民主運動。當日本土派不斷攻擊其他非建制派,不斷港豬港奸和捉鬼,今日回頭再看,難道受的教訓仍不夠嗎?

11.有朋友說,現在支持薯片的民意高漲,如果非建制派不ALL IN薯片,是背離民意,同時也是對民意的背叛和傷害,對往後民主運動的發展有極大的不利。我的回應是,早期落注的力量,他們確實需要為他們的行為找數,然而,傷害早就在落注的時候已經注定。這個世界沒有免費午餐,甚麼事情都有代價,而且往往代價不只落注的承受。每個人或者每個力量都需要為他的主張找數,賭局尤其是,但如要游說別人加注,則需要講清楚加注的風險和意義,是明知薯片很大機會輸都要加注,因為要突顯高民望落敗而再一次揭露小圈子選舉的問題,減低未來特首的認受性,還是覺得有機會贏,有賭未為輸?有擔當政治家和投機政客的分別,在於誠實還是欺騙,在於知行合一還是言行不一致。

12.傘後團體搞和戴耀庭搞的民間公投,只有幾萬人投票,如果薯片的支持者,與ABC民粹的力量在網上見人就咬的情境形成反差,形勢其實並不樂觀。ABC民粹的Backfire,總需要載體承受,能否為將來的民主運動建立更好基礎,並不是一味的迎合民意,我自橫刀向天笑,只要誠實要面自身的判斷,只要願意承擔自身落注的責任,才能為香港民主運動建立良好的基礎。民主運動不只需要激進派,也必然會存在保守派,但郤不需要投機派。

13.還有幾天,賭局就會揭曉,奶媽還是薯片,星期日就知道答案。我並不是選委,如絕大部份香港巿民一樣只能旁觀,也相信與主流民意一樣,絕對不希望林鄭當選。然而,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在絕望中尤其要警覺假希望。如果薯片係我地嘅希望其實都幾絕望。香港人,不要睇小自已的力量,無論是誰做特首,無論中共如何滲透霸道,都要相信自己。雨傘的精神永達在心中,無論多麼困難,我願用餘生,實錢這份永遠不會忘記的初衷。天祐香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