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和道對我的意義--香港民主路如何走下去?

文:社工逆耳

 

無國界編按:曾俊華昨夜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集會,並指選擇愛丁堡是因為位置處於龍和道和干諾道,又稱「希望今晚相聚,可以為呢個地方,賦予新意義」。此言一出引起不少傘運佔領者不滿,並於網上斥責曾俊華不要隨便為龍和道「賦予新意義」(註:龍和道是傘運期間抗爭者與警方衝突最激烈的地方之一),又指當年群眾爭取「真普選」的決心從沒改變。

 

零晨時份,我竟然睡不著!我竟然哭了,熱熱的眼淚禁不住流出來…

龍和道對我的意義

原來我不能接受有人想淡化這裡的歷史意義,在它未獲平反和獲得真民主前,我認為它是香港人為民主抗爭的起點,一個代表香港人堅持不放棄爭取民主的地方,一個讓我成為首批「食」胡椒噴霧和催淚彈的地方,一個讓我與戰友為了守護香港核心價值而睡過的地方…曾經以社工身份經常站在警戒線的我,努力以社工身份監察和守護最前線孩子不要被無理和暴力對待,但在龍和道最後一次的經歷實在令我不能忘懷,親眼看見警察被政治利用而失控亂用警棍打人,這些畫面在香港未獲得真民主前,又可以有甚麼新的定義呢?

從含淚投票到熱烈擁護

我還以為自己已接受大家票投曾俊華,我還以為自己已明白大家因為不希望林鄭當選而選擇一位沒有那麼邪惡的建制派代表,內心是含淚選擇一位品格不太差但本身支持小政府大市場政策的人,所以我從來不呼籲別人不投曾俊華,只是我有我的原則而不會支持他。但,這夜令我開始混亂了!開始不確定大家是否知道自己這樣熱情地參與他的造勢大會代表甚麼?原來我的心在痛!

當我看見不少同路人高舉「我要曾特首」而非「我要真普選」時,還熱情地高舉相機與曾俊華在雨傘之地合照,更有人說他是民主之父,腦中種種在雨傘運動的經歷竟然再次浮現出來,我還以為我已整理好自己,雨傘運動後積極地參與推動公民社會的事務,希望公民充權後明白自己的權與責,明白多些為何要堅守一些底線以守護我們對香港的願景。

選委的進退兩難

我本來可以參與選委,照理以團隊參與也應可順理當選,但最後我選擇推動公民充權運動而沒有參選成為選委。可能這是天父愛錫我的關係,不想我現在因要堅持自己的原則不投曾俊華而被萬箭穿心,又或者因為要跟隨團隊投票,令我面對現時局勢時感到更痛心和迷失。今屆選委所承受的壓力實在不是外人所能理解,但我不會嬲怒他們,只是感到無奈和心痛。

民主領袖的責任

不過,我對於不少泛民領袖沒有清楚向支持者說明自己是含淚投票,更沒有說明日後會繼續如何監察新特首和新政府感到憤怒和不滿。特別是有大黨竟然於民投期間協助呼籲市民投票予曾俊華,是否混淆當初說選擇Lesser Evil的原因呢?作為民主領袖竟然不協助說清民主概念和提醒市民今次選擇的無奈,協助群眾不要「熱血過頭」支持建制代表,實在令我不能接受。個別民主領袖更帶頭指責堅持原則的人不識時務變相協助林鄭當選,最後引起雙方不少支持者不理性的罵戰。

真正的民主是應該容讓不同的聲音存在,儘管聲音是多麼弱小也有它的價值,藉此讓不同想法的支持者可互相提醒和制衡,正如福利主義和新自由主義絕對需要取得平衡,香港才能健康運作。當民主領袖沒有公開說清民主概念,甚至協助提醒支持者不要攻擊堅守原則的人時,究竟他們是否沒有覺察民主力量被分化?還是他們在作政治考慮呢?留待歷史定斷。

香港民主路如何走下去?

之前,我曾協助舉辦兩場「我的願景.我的香港」對談會,當中不論任何派別的支持者,其實大家對香港的願景也是一樣。日後希望民主力量能再團結一致,於特首假選舉過後,大家可以繼續努力參與公民社會的組織,各自按自己的職業、崗位和興趣守護香港的下一代和爭取大家對香港的願景,例如﹕

  1. 家長可參與家長教師會,避免學校被迫執行洗腦教育;
  2. 擔心大廈圍標的居民可以參與業主立案法團,努力監管有沒有官商黑之勾當;
  3. 關心土地或環保的人士也可參與不同的環保組織,努力搜集資料揭露真相,教育香港人愛護大自然和土地的重要;
  4. 關心弱勢社群的朋友繼續落區了解和關心弱勢社群,不要讓弱小聲音被湮沒;
  5. 專業人士可於選舉過後繼續就自己熟悉的範疇監察政府的施政,努力守護香港人應有的福利;

只要我們於平時集中力量,花時間去關注自己重視的事情,我們便不需要太疲累去守護香港的每一個角落,也讓我們更深入掌握政府施政的問題,之後更可協助向公眾宣揚資訊。那樣,當我們需要集結力量去守護或爭取重要元素時,特別是一些足以影響大家在不同範疇所關心的項目,我們便易於集結力量而向政府說不,民主力量便不會被分散。

未來,我們除了要繼續爭取一個真正民主的選舉制度,讓我們可以有提名權和投票權以作為監察政府和特首的公民力量外,我們也要繼續留意23條立法的危機和孩子慢慢地被變相洗腦的風險。為了守護香港不同的願景,我們必須有下列四項事情要重點跟進﹕

  1. 守護新聞自由及獨立﹕讓我們有不受政治干預的傳媒而可獲知真相;

  2. 爭取成立檔案法﹕以確保新聞從業員或公民可找到政府如何決策和執行的資料;

  3. 爭取資訊自由法﹕以規定民眾在獲得行政情報方面的權利和行政機關在向民眾提供行政情報方面的義務;

  4. 爭取工會法和集體談判權﹕以讓公民於爭取權益和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而需要罷工時受到保護。

期望民主同路人於今次選舉過後能重新定位,不要因太疲憊而令大家內心因期望休養生息而讓敵人有機可乘進行分化,大家共勉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