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革命100週年】托洛茨基:革命關鍵的五天

 

文:托洛茨基

譯者:鄭超麟、王凡西

原文出自《俄國革命史》,第七章〈 關鍵五天(俄曆2月23日至27日)〉。原文連結請點我

 

無國界社運按:今年剛過去的三八婦女節,剛巧也是俄國1917年二月革命的開始(按西曆是三月,但按俄曆則是二月)。在短短一周之內,長達四百年的、橫跨歐亞的羅曼諾夫皇朝便在人民革命中土崩瓦解,沙皇被迫宣布退位。這是怎樣發生的呢?經過傘運之後,很多人討論革命,演出革命,但什麼是革命呢?今年適逢俄國1917年革命一百週年,但俄國革命有兩場,第一場是二月革命,然後才是十月革命。在二月革命一百週年之際,我們精選發表托洛茨基《俄國革命史》中的第七章《關鍵五天(俄曆2月23日至27日)》。《俄國革命史》中譯本最早是1930年代由鄭超麟和王凡西翻譯;2015年大陸出版了一個全新譯本。由於只有前者有網上版,所以此處所節錄的,是舊譯。
統治者常罵激進民主派“搞革命”。其實,真的革命不是“搞” 出來的,更不是把民主派殺光就可以避免的。像二月革命那樣真正的革命爆發,絕少是由革命黨預先計劃的,而是人民在統治危機出現時,自發爆發的。這一章的可貴,在於客觀呈現二月革命的真相,作者旁徵博引,說明當時革命黨其實沒有領導革命,反而處處落後於形勢,甚至當工人自發起來罷工的時候,革命黨還想阻止,說時候未到呢。其次,二月革命,是由女性,由女工首先發動的。她們藉三八婦女節,舉行遊行罷工,反對沙皇,反對戰爭,由此引發總罷工。一百年前,婦女解放運動還只是起步,而俄國女工能有此殊榮,本身已經非常特別。其三,二月革命,和之前和後來的革命一樣,不是“革命群眾”或“革命家”使用大規模暴力來同軍隊打仗而出現,而是不怕死的民眾自行去影響軍隊,分化軍隊,爭取部分人倒戈,而成就革命的。在這種情況下的革命,暴力其實很有限。對比這兩年香港的所謂“魚蛋革命”,“掟磚革命”,讀者可以自行判斷革命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2月23日(俄曆)是國際婦女節。社會民主黨各團體本想依常規來紀念它:集會,演說,傳單。在前夕,沒有一個人的頭腦裡曾想到過婦女節會成為革命的第一日。各團體中沒有一個曾號召在這一天舉行罷工。甚至最具有戰鬥性的一個組織:維包格區的委員會,全體都是工人,竟也反對罷工。

 

九萬紡織女工罷工

然而在第二天早晨,不顧一切指令,若干工廠的紡織女工還是罷了工,並且遣派代表到五金工人那裡,請求援助罷工。加育勞夫寫道,布爾什維克們“不情不願地”答允援助,他們的後面跟隨著孟什維克與社會革命党的工人。

 

如果工人遊行示威,士兵將從營房跑到街上來對付工人,這一點是無有疑義的。在各個革命團體裡,把這問題討論了很多次,不過是很抽象的,因為沒有一個人,想到2月23日這一天會成為堅決向專制制度進攻的開始。

 

二月革命是從下面開始,無產階級中最受壓迫與被踐踏的一部分——女工,紡織女工,(其中我們得想到有不少士兵的妻子),克服了她們自己革命組織中的反對,無所忌憚地握住了發動權。愈拖愈長的購買麵包的行列成為最後的一個推動力。那天罷工的大約有九萬名女工與男工。戰鬥的情緒發洩在示威、露天大會與和警察的衝突中。運動在維包格區及其大企業中發展起來,從那裡又蔓延到彼得堡方面。

 

第二日,運動不僅沒有低落下去,反而增長了一倍:大約彼得格勒的一半產業工人在2月24日罷工了。工人一清早便進了廠,不去上工,開露天大會,然後開始向市中心遊行。 “麵包”的口號,給“打倒專制!”與“打倒戰爭!”的口號排除了或掩蓋了。尼夫斯基大街上不斷的遊行:最初是緊密的工人群眾,唱著革命歌曲,較後是夾雜的市民群眾,裡面也有學生們的藍色帽子。

 

孤立警察,爭取哥薩克騎兵

在整天的過程中,民眾從城市的這部分傾注到那部分,被警察竭力驅散著,被騎兵,偶然也被步兵阻止著與擠迫著。與“打倒警察!”這個喊聲的同時,愈加經常地可以聽到對哥薩克所喊的“萬歲!”聲了。這是有重大意義的。對警察,民眾表示著猛烈的仇恨。他們用哨子,石頭,冰塊來逐走騎警。但工人們卻用一種完全不同的態度來對付士兵。在營房的周圍,在哨兵巡邏兵與哨兵線的附近,時常會站著三兩個工人與女工,和他們親密地交談。

 

軍隊的急劇轉變,仿佛首先在哥薩克中,在這些歷來成為鎮壓者與討伐者中,覺察出來。但這意思並不是說:哥薩克較其他的軍隊更加革命。相反的,這些穩固的有產者,騎著自己的馬,珍視自己哥薩克的特點,卑視普通農民,不信任工人,含有許多保守主義的成分。不過正因為此,由戰爭引起的變化,更清楚地可以在他們的身上發覺出來。此外,正因為他們總被引向各方,派赴各處,去敵對民眾,使他們的神經感受到刺激,使他們首先遭到試驗。他們討厭了這一切,他們想回老家去,於是眨眨眼,仿佛說道:“幹吧,倘使你們懂得怎樣幹,我們是不會妨礙你們的。”但所有這些只是富有意義的象徵罷了。軍隊還是軍隊,它受紀律的束縛,而主要的線索還操在皇朝手中。工人群眾沒有武裝。

 

25日,罷工蔓延得更廣了。根據政府的資料,那天參加罷工的共達二十四萬工人。比較落後的階層,拖在先鋒隊的後面,連小企業中的多數工人都罷了工,電車停駛,商業機關停止了工作。在這一天的過程中,高級學校的學生也實行罷課來參加罷工。中午時,幾萬的民眾齊集到加丈大教堂及其四周的街道上,人們企圖開街道大會,跟警察發生了好幾次武裝衝突。演說者出現在亞歷山大第三的紀念碑上。騎警開槍。一個演說者受傷倒了下來。群眾中有人還槍,打死了一個警察巡官,打傷了警察區長與好幾個警察。對憲兵拋擲玻璃瓶、爆炸物與手榴彈。戰爭教會了大家這種藝術。士兵們表示消極,有時還對警察表示仇恨。群眾中興奮地傳說著一個故事:當警察開始在亞歷山大第三的紀念碑附近向民眾開槍時,哥薩克對騎馬的“法老”[1](這是警察的諢名)開了一排槍,“法老們”竟不得不奔逃。

 

工人布爾什維克加育勞夫,脫了帽子,走到哥薩克那裡去說道:“哥薩克兄弟們,幫助工人為和平的要求所作的鬥爭吧,你們看,法老怎樣對我們饑餓的工人們。請幫助我們吧!”

 

“哥薩克們立即奇怪地相互間望瞭望”,加育勞夫接著說道,“我們還來不及走開,他們已沖出去格鬥了。”幾分鐘後,在車站的門邊,群眾抬起一個哥薩克來拋擲,以表親愛,因他當群眾的面,用軍刀殺死了一個警察巡官。

 

警察是一種殘忍的、不可調和的、被人恨而又恨人的敵人。軍隊則完全兩樣:群眾竭力避免跟他們作敵對的衝突,反而設法叫他們站到自己方面來,勸說,引誘,親善,跟他們融合在一起。在工人與士兵的相互關係上起著大作用的,乃是婦女——女工。她們比男子們更勇敢地沖入士兵的哨線,用手奪住他們的槍,祈求著,差不多是命令著:“取下你們的刺刀,跟我們一起。”士兵們激動著,慚愧著,焦灼地交投著眼色,動搖著;有誰首先決了心,於是刺刀負疚地高舉在前進群眾的肩膀之上,步哨線開了,快樂與感謝的“萬歲”聲激動了空氣,士兵們給包圍著,到處是爭論,責難,請求,——革命又前進了一步。

 

布爾什維克中央,反映出無辦法與缺乏創意力。實際上,他們是讓各工人區與各軍營自己去幹的。第一個對士兵而發的宣言,只在26日發出。這宣言具有很不堅決的性質,其中連籲請士兵轉入民眾一邊的意思都沒有包含。在那幾天中地位愈高的領導者,落在事變的後面愈遠。

 

爭取軍隊,分裂軍隊

每一場革命的命運,在某一個階段上,是靠軍隊情緒的轉變來決定的。沒有武裝的或差不多沒有武裝的民眾,要與人數眾多、紀律嚴密、武裝整齊與指揮有方的軍事力量作對,那是不能取得勝利的。不過每一次深刻的全國危機,總不得不在或多或少的程度內波及於軍隊。然而軍隊之轉入於暴動者的一邊,並不是自動發生的,也不是簡單一種鼓動的結果。

 

士兵們愈加相信暴動者確實已在暴動;相信這不是示威,自己過後不必再回營與報告;相信這鬥爭不是賭生而是賭死;相信如果他們參加,民眾能夠勝利,並相信這鬥爭不僅保證不會受到懲罰,而且還會使一切人的命運改善——那他們便愈加能放棄刺刀轉向民眾方面來。換句話說,只當暴動者自己真的準備以任何代價,甚至以血的代價來取得勝利之時,他們才能喚起士兵情緒的急變。

 

最先嘩變的是伏倫加斯基團的士兵。早在晨間七時,一個營長報告消息:教導隊,亦即特別想賴以從事鎮壓工作的部隊,拒絕出營,它的隊長被殺。破釜沉舟之後,伏倫斯基團的人便趕緊去擴大暴動的基礎:現在這對於他們乃是唯一得救之道。他們忙跑到附近立陶夫斯基、伏倫斯基與潑雪奧勃來順斯基團的營房去“喚出”士兵,好像罷工者從這廠跑到那廠去喚出工人一樣。一會兒後,伏倫斯基團的人不僅沒有聽從將軍的命令而繳出槍械,而且與潑雷奧勃來順斯基團與立陶夫斯基團的人一起,並且更可怕的,“聯絡了工人”,搗毀了憲兵師的營房。

 

勝利的喜訊前後相繼傳來:自己的裝甲車出現了!上面插著紅旗,它們在各區向一切尚未投順的人們施行威嚇。現在再不必在哥薩克的馬肚子的下匍伏了。革命已經全身地站立起來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