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前輩落疊 「搞×錯,咁都信」

今日明報副刊發表了王慧麟的《折損了幾代人》,把泛民如何聽信“中間人” 的甜言蜜語,如何一步步落入北京陷阱,把來龍去脈寫得很清楚。無國界社運節錄部份章節,並刊登在此。

他說:2016年開始,泛民主流派及前輩們重新集結起來。背景是:一班本地商界及建制派的人,認為任由現政府連任5年,香港「玩完」。於是這一班人聚合起來,認為需要做點事,至少形成一個局勢,係要令某人不能連任,所謂ABC(Anyone But CY)也。部分開明的建制派亦有相近看法,於是就同這班本地商界人士合流。但是部分本地商界加上開明建制派是無法撼動選委會的超穩定結構,要夾走現屆特首,就需要泛民的支持。

問題是,泛民前輩為何會落疊呢?原因大概相信是﹕第一,大家都唔鍾意現政府,ABC是民心所向,有商界及開明建制派的支持,應該有機會扳倒現政府;第二,這次合流如果成事,有機會「造王」,日後新政府上台,泛民隨時有機會有政治分贓;第三,就是一些「中間人」有意無意地向泛民釋出「善意」,指出北京的最終一票及終極上意,是想香港走向比較寬鬆緩和的,所謂初心、不動搖、不走樣,就是這個意思。香港搞到「立立亂」,問題的核心是在西環及其背後的勢力在阻撓。只要泛民識做,願意配合,就可以中(環)風壓倒西(環)風,回歸正道也。

以上3點,尤其第3點,看官看完,比照今日的情况,有可能會笑泛民,「有冇搞×錯,咁都信?」,所謂北京上層惡鬥,頂層聲音屢遭西環抵制,而頂層想寬鬆,西環想搞對立撕裂,孰真孰假,真係冇人可以估到。但回帶2016年北京之操作,似乎真的有走向緩解的方向。例如北京港澳辦一哥光亞叔的說話,不再講反對派,而是以「泛民」稱呼之。德江叔訪港與泛民議員會面時,任由卿姐當面告御狀狂插特首,又無黑臉。泛民人士真的可以取回回鄉卡北上旅行,基本無事,難道這些都不是示好的信號嗎?

去年冒起了的「中間人」,不是這些社科院、智庫、部委之所謂專家學者,而是相信是一班有料到的「中間人」,例如什麼最高領導派來的特使,形勢似乎是,泛民有「造王」的希望。而且,萬一在北京手握終極一票的大大,真的如一些有料到的「中間人」所老吹的,是願意與開明建制派及泛民一起搞好香江,那麼泛民就沒有理由放棄機會吧?

泛民最好就不要推出代表選特首,如此,北京才可以不被西環套住,可以不給某人連任,然後,泛民也要識做,不要攪局(即是反對白票啦),應該齊齊支持一個開明的建制派人士選特首(all in啦),那麼西環亦沒有機會批評泛民在攪局,亦顯示泛民是一個「理性」的、可靠的、顧全大局的(lesser evil論)。最後,泛民亦不應與「港獨」勢力走得太近。

說到這裏,相信看官也明白了泛民前輩及主流聲音的底牌。去年參選選委時,我的判斷是,如果這樣下去,非建制派就要局住支持一個10年前官商共治地產霸權的體制,將歷史倒退回10年前的狀態,難道是一件好事嗎?上一屆政府搞到房價飛升,貧富懸殊極為嚴重,工人冇飯開,青年無位上,為何我們就要在現政府及地產霸權政府之間作取捨?當時我的天真(或曰理想)想法是,應該在選舉時說清楚投白票,向呢種10年前的地產霸權式政權說不。其次,我更直覺認為,九七以來,北京一直在打壓民主派,不斷壓縮非建制派的空間,沒有理由忽然變臉願意與泛民共治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