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總統大選塵埃落定,法西斯威脅遠未煙消雲散

文:顧曉菲

編者按:這篇文章著重分析法國大選後的可能發展,以及左翼的角色。至於這次大選本身更詳細的報導和分析,請參看同期本網站的朱進佳文章《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


5月7日,馬克龍以66.06%的得票率擊敗勒龐,成為第25任法國總統。隨後,巴黎街頭響起《馬賽曲》和《歡樂頌》(該曲為歐盟盟歌和歐洲委員會會歌);德國總理默克爾宣佈這是“強大而團結的歐洲”的勝利;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羅傑·科恩(Roger Cohen)更是不吝溢美之詞:

“最重要的是,通過他的智慧和文明,他的文化和開放性,馬克龍已經建立其了一條迫切需要的防線,來阻止從特朗普的橢圓形辦公室中漫延出的粗俗、不和諧、無知和不信任,並阻止它們繼續威脅和腐化國際事務。法蘭西萬歲!歐洲萬歲!”

這一情緒傳染到中文世界,也讓不少人覺得法國大局已定,可以“舞照跳,馬照跑”,然後繼續開開心心地八卦新科總統的私生活。但是,事情恐怕不是那麼簡單。

中右對陣極右

有些媒體將法國大選第二輪投票稱為“左右對決”,理由是馬克龍原屬傳統中間偏左的法國社會黨。但是,暫且不說社會黨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就已經右轉(以密特朗在1982-1983年實施的被稱為“U型轉彎”的經濟結構調整為界),就是在奧朗德領導下已經毫無左翼氣象的社會黨之內,馬克龍也屬於其右翼版塊。

時任經濟部長的他,曾大力推動削減退休金和社會福利,叫囂廢除社會黨若斯潘政府於1998年通過的35小時工作制,並制定了臭名昭著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改革計畫“馬克龍方案”(涉及假日加班工作、去政府監管和出售國有資產)。

於是,在傳統中間偏右的共和黨顯現出無力維繫兩黨更替的政治遊戲之後,法國及歐洲的資產階級便押注了名不見經傳的馬克龍——後者一向的表現已經證明了他是新自由主義的“自己人”。到第二輪投票時,連共和黨落敗候選人菲永也全力對其支持。

反觀另一邊的國民陣線,雖然上世紀八十年代曾是標準的新自由主義政黨,以私有化、放鬆政府監管、減少社會福利和打擊馬克思主義者為政綱,但此次競選卻打出了反新自由主義的大旗,並贏得了大量對社會黨過去五年執政感到失望的工人的支持。

瑪麗娜·勒龐的可怕之處在於,她不但有效掩蓋了黨內過於明顯的法西斯主義聲音(如反猶主義),還成功地利用了工人階級對現狀的不滿,令得國民陣線一躍成為一股主流政治力量;另外,其反移民、反穆斯林的立場,又使得國民陣線的極右基本盤沒有流失。

更重要的是,和依附於共和黨的川普不同,勒龐背後的國民陣線是一個根植於法國社會的成熟政黨,擁有堅定的骨幹力量(包括大量新納粹積極分子),一旦入主愛舍麗宮,她不會像前者一樣苦於只能“推特治國”,而是有能量掀起真正的風暴。

而且,即使這次沒能當選,這一極右政黨也不會就此偃旗息鼓。

勒龐將繼續前進

馬克龍雖然贏了總統選舉,但其臨時拼湊出的前進黨將在六個禮拜後的國會選舉中面臨新的挑戰。其目前的策略是挖角兩大原主流政黨的議員,但社會黨和共和黨的“殘兵敗將”究竟還有多少吸票能力,並不令人看好。

第二輪投票之中,大量左翼選民只是為了狙擊勒龐才投給馬克龍,其中很多人在之後的國會選舉中應該會轉投左翼議員;而勒龐的將近一千一百萬張選票中,雖然有不少是來自原共和黨選民,但既然他們已經在總統選舉中放棄了馬克龍,所以不太可能在國會選舉轉回中右。

因此,前進黨單獨贏得國會多數的希望不大,倒是國民陣線可能大有斬獲——即使不能贏得“共治”(指總統和總理來自不同政黨,法國第五共和國歷史上曾出現過三次)局面,也可以利用國會的聲音來宣傳壯大自己。

另外,更糟糕的是,馬克龍無疑會在今後的五年內繼續推行新自由主義政策,攻擊工人和弱勢群體,推進法國和歐洲資本的利益。這些無疑是驗證了國民陣線的批評,從而把更多的工人階級推向其懷抱。勒龐及其極右支持者們很清楚這一點,並已經放言要問鼎2022年大選。

另外,不管是總統選舉的結果還是即將到來的國會選舉,對法國之外的極右勢力都會是巨大的激勵。它們可能會越來越多地放棄過去的“街頭納粹暴徒”模式,轉向更隱蔽也更具危險性的“主流愛國者”策略。

左翼如何應戰

法國的例子讓我們看到,資本主義的危機並不會天然地成為左翼的機會。但是,在接下來的一個關鍵時期內,左翼如何應對,將是能否阻止法西斯主義在歐洲蔓延的關鍵。

與中右結盟顯然並不是一個好的策略,只會將更多的工人和年輕人推入國民陣線的懷抱。於是,在第二輪投票中,一些左翼(包括梅郎雄)接受了“一票也不投給國民陣線”口號,而不是號召其支持者投給馬克龍。

這一策略無疑是在現有劣勢下最現實的防守姿態。但左翼不能止步於此,必須建立起強大的力量,證明其既可以阻止新自由主義對工人的攻擊,也可以阻止法西斯分子對移民和少數族裔的攻擊,然後提出“既不要馬克龍,也不要勒龐”的口號。

可以說,目前四分五裂的法國左翼尚無單一組織可以擔此大任,如何整合力量,筆者一個外人也並無良策。但有一點是無疑的,不管組織大小,歷史上有怎樣的分歧,所有的左翼都應加入反法西斯主義的鬥爭——不管戰場是在媒體、街頭、工廠、投票箱還是社區,也不管敵人是披著怎樣的偽裝。

而法國之外的左翼也不能只是隔岸觀火,我們身邊的極右分子或許已經受到鼓舞,正在蠢蠢欲動;如果我們不能及早建立有效的左翼組織,一旦資本主義的危機發生,法西斯分子就會趁機崛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