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中工人的呼聲

文:梁寶龍

 

工人階級的角色

香港主流書寫的歷史,是殖民地資產階級精英的輝煌史,完全忽略工人階級和低下階層的貢獻。香港工人除了自身的經濟鬥爭外,也有進行了帶有反殖色彩的海員大罷工,和具有民主訴求的省港大罷工。可是這些鬥爭都未能深入發展成為全港各階層共同的民主鬥爭。在八九民運的歷史書寫中,工人階級的角色也被忽略,但翻看文獻,工人階級在八九民運中作用雖不大,但他們看問題較學生深入,更是部份人心中期望的力量。本文就八九民運中工人階級的角色略談一下。

 

工自聯

1989年4月17日開始,數千名北京大學生向人大常委會請願,要求民主、結束貪污,一場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就如此開展了。接着4月22日在天安門廣場上,有廿餘萬學生和群眾追悼胡耀邦。到了4月23日學生進一步開始罷課。在學生的行動感染下,工人階級也行動起來了。

在這段期間,於4月19日晚發生警察打學生事件。翌日有十餘名工人意識到學生發動的民主運動應該是全民運動,在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下聚集,針對警察打人事件,公開演講《就軍民魚水情談工人對四二○事件看法》。開始蘊釀成立獨立的工人組織。最後成立了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簡稱工自聯),參加民主運動,支持學生繼續鬥爭下去,要求在遵守國家憲法和法律下,民主監督中共。當初學生拒絶工自聯在廣場設營,工自聯只能在長安大街設營,到了5月底形勢緊張才能遷入廣場。

踏入5月中,工自聯對中共有了新的看法,張貼《告全國工人書》,指中共政權有如古代帝王獨裁政權,工人要站出來在前線鬥爭,爭取民主。

工自聯於4月31日張貼《告全市人民書》,公開代表全市工人支持學生運動,提出了經濟上的要求:增加工資、穏定物價等,及政治上的要求:國家官員及子女收入支出要公開,呼籲警員和士兵站到學生和市民這一邊,「為真理、為國家民族的前途而鬥爭。」

同日也張貼《十問書》,矛頭直指中共中央,質問涉及貪污的問題:鄧樸方在香港馬場下注的金額?趙紫陽打高爾夫球有没有繳費?要求知情權,質問李鵬的改革進度?控制通脹的情況?外債情況?官員的消費情況?解釋政黨、革命和反動3個名詞。《十問書》没有對改革派存有期望,與保守派一起被質問,而是按追求真理的標準,毫不留情的向當權的黨政機關所有派別提出質問。

民主運動到了4月26日,中共的喉舌《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簡稱《四二六社論》),開動宣傳機關向民主運動進攻。工自聯於5月17日,張貼《告全國同胞書》,當仁不讓呼籲全市工人團結在其領導下,嚴正要求否定《四二六社論》,嚴懲該文的撰稿人及其後台。要求調查中共黨內掌權者,和國務院內各級官員的財政情況,由經人民普選產生的全國人民調查團進行調查,調查結果向全國人民公佈。

4月27日,廿萬學生以和平非暴力的態度進行遊行,抗議《四二六社論》,過百萬群眾夾道歡迎。學生和平非暴力的行為爭取到軍警採取克制態度,令學生可以衝破警方的防線。遊行中學生向警察致敬,並喊出「人民警察愛人民」的口號,對警察的克制表示感激。警察的克制等同支持民主運動。革命行動並不一定要以暴動和血腥進行的,爭取軍警倒戈是最高階革命行動。

 

團結就是力量

5月13日,二千餘名學生在天安門進行絶食抗議。

5月20日,政府宣佈北京戒嚴。知識分子開始公開參加民主運動。工自聯成立北京工人敢死隊,到各路口堵截軍隊。張貼《致首都工人書》,呼籲全市工人和市民行動起來,阻止軍隊入城,向官兵宣傳民主運動真相和偉大意義,爭取軍隊倒戈支持民主運動。又針對政府撤手不理北京市內秩序,組織工人糾察隊維持市內秩序。工自聯進步於5月25日張貼《緊急呼籲》,呼籲各界組織治安隊,在該會協調下,維持秩序,保護學生繼續進行鬥爭。

在嚴峻的鬥爭下,工自聯於5月21日張貼《工人宣言》,高呼團結就是力量。又通過全市民主選舉制定鬥爭方案,結果提出:

  1. 肯定我們這次運動是正確的;
  2. 解除戒嚴令;
  3. 把被抓的學生釋放。

工自聯於5月26日進一步發佈《告海外同書》,聲言反對《四二六社論》和李鵬的《五二○講話》,爭取海外同胞的支持。

工自聯於5月26日張貼戰鬥檄文《緊急動員起來,攻克八十年代的巴士底獄》,認為戰鬥的時刻已到來,指中共政權是法西斯政府,施行的是斯大林主義獨裁制度。5月29日張貼的《人民的號令》,反過來聲稱不是反對中共領導中國,只是反對李鵬等領導人,點名指鄧小平是大獨裁者,要將他推下歷史舞台。

6月2日,解放軍開始進入北京城,遭數萬群眾堵截,軍隊後來撤走。6月3日更多的軍隊和坦克重新進城血腥鎮壓。

 

工人領導民主運動

北師大某工人於4月2日公開發出《一個工人致學生的信》,向學生提出,不要只是提出知識分子和學生的要求,及不要喊出空洞的民主口號,這是會影響學生與工農的結合,不利團結心。不要期望賢君治國,要建完善的民主制度,新聞自由、司法獨立和人民代表人民選。

運動後期,有學生發佈傳單《勇敢地站起來,工人老大哥》,呼籲工人參加民主運動,而《致工人階級:成立組織共同戰鬥》呼籲工人組織起來領導民主運動。

人權衛士任畹町說:「只有當幾千萬產業工人意識到自身民主權利,不是靠他人賜予而是靠自己爭取,並足以掌握國家局勢的時候,中國的生產騰飛和民主事業就接近實現了。」可是據估計,全國參加民運的工人不足15%,而參加的工人絶大部尚未組織起來,且偏向是青年工人,未能把中年工人動員起來。

 

結論

八九民運工人階級動員起來,有評論認為是中共血腥鎮壓的主因。綜觀整個民主運動,工人階級對中共的觀察比學生深入,後來仍對中共所謂改革派仍有不切實際的期望。工自聯雖然四出到各廠活動,仍未能組織動員工人階級的大多數站出來,這都是與中共對人民的嚴密監控有關,能站出來的學生、工人和市民其勇氣難能可貴,值得敬佩。


參考資料

陳杰文等著:《人民不會忘記──89民運實錄》(香港:香港記者協會,1989)。

《工人起來了──工人自治聯合會運動1989》(香港:香港工會敎育中心,1990)。

十月評論社:《中國民運原資料精選》,第一輯(香港:十月評論社,1989)。

十月評論社:《中國民運原資料精選》,第二輯(香港:十月評論社,1989)。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