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國」政治,關我咩事?

文:區龍宇

去年六四前夕,雖然煽起一股反紀念惡潮,但也因此形成話題,反而有助宣傳紀念。今年六四前夕,卻是冷冷清清。學聯、港大、中大、科大都缺席六四活動,幸好還有嶺大及理工等五間學生會舉辦六四論壇。原本親泛民的媒體,更冷待六四紀念。這或者預示了日後的發展?然而,有一天維園六四所餘無幾,便再無所謂本土了。可惜今日之「本土派」,很多連這點常識都沒有。

今日之「本土」,自然遠比去年低調,信心低落,鬥志缺缺,不過思想依然混亂。最有趣的講法,是說「港人對大陸民運沒有責任」、「鄰國政治,與本城無關」。

好吧,即使沒有責任,但利害呢?難道沒有利害關係?請問「鄰國」繼續專制和輸出貪腐,難道不時時刻刻把「本城」拖進專制貪腐大黑洞嗎?難道689的五千萬,與委任他的中央沒有關係?

世上任何一國,都非常著緊鄰國,更不用說一個由敵意統治者所統治的「鄰國」。這不用懂得現代地緣政治學。大家都記得「以鄰為壑」的成語,它出自《孟子·告子下》:「是故禹以四海為壑。今吾子以鄰為壑」。意思是從前大禹治水,會把四海當成排洪水坑;但今天有些國家的治水專家,竟然把鄰國當成排洪水坑!這哪裡是仁者所為呢。這個成語的教訓很多,其中一條,就是鄰國統治者是否仁者,對「本城」利益攸關呀!你以為「國界」,是萬里長城?何況,無論是長城還是法國的馬奇諾防線,都沒能擋住「鄰國」的鐵騎和坦克啊。

一些「本土派」會繼續質疑,如果中國民主化,也可能否定港人的自決權。然而,這難道是必然後果?難道不存在另一個可能?有的。關鍵的選擇在於,港人只爭取自己的自決權,還是同時支持中國各個組成部分,也都享有自決權呢?如果是前者,那當然難以得到大陸人民支持了。但如果是後者,那就不同了,那是聯合中港最大多數,從下而上拆專制的台。這不就是既促進中國民主化,又保護了港人的自決權嗎? 為何如此本土膠,守住「本城」的「城界」,不向外擴散民主自決精神,只留己用?只留己用,又可用多久—當解放軍就駐紮在中環的時候?記住:六四維園冷清之日,就是香港自治死亡之日,二次傘運胎死腹中之時。

不過也難怪青年本土。誰教導過他們呢?老泛民自己陳腐守舊,學而無術,青年反彈的多,令其感佩者少。但是,六四去維園,本來就不是為了他們啊。去維園,是為了李旺陽,為了無數為中國民主而犧牲的仁人志士,也,為了自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