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永遠是弱勢的

口述:黃偉雄
撰文:梁寶龍

(本文是黃偉雄於2017年5月1日在《七十年代至今獨立工運的軌跡》講座的講話。)


我70多歲尚是工會會員,仍繼續交會費,没有投票權,但可出席工會週年晚宴,在週年大會上發言。這數十年內,我在工會內一直是活躍分子。

大家要明白,工會永遠都是弱勢的,一向以來都是以弱勢來對抗強勢的力量,包括政府和僱主,工會執政是無可能的事,執政的工黨都是要依靠選民的支持,其政策則主要是支持工人的訴求。永遠没有職工會執政的,而英國工黨支持工人利益,它只是提出這個口號。

在一個強弱懸殊的社會中,我們從事工會活動只能艱苦掙扎,這是基本情況。你若明白這個道理,就知道工會永遠在與強勢鬥爭中。在鬥爭中或者能為你爭取到小小利益而已。

我永遠都是支持弱勢的,如印傭組織等。在這方面,我不會怕被人指指點點,主要因為他們是弱勢。你請他工作只需四千元,若是覺得不值這個價錢,便不僱用他。你覺得值得,因他為你一家五口服務,做晒全家內所有的工作。家中有大有小,早午晚三餐,更有甚者要在假日出舖頭幫手,亦只是多給一百幾十元而已。我們要知,離鄉別井並不是一件易事。

七十年代是工會最風光的日子,現在則不用說吧。當時全球就業情況理想,工會人數雖然每年不斷增加,但都是弱勢。雖然當時環境比較好景,經濟發展令工會領袖飄飄然。偶爾能爭取到5%或10%的工資增長,可是樓價郤在不斷上升,物價年年上漲,工資根本追不上,這就證明工人永遠都是弱勢。

以上就是職工會要知道的自己基本立場,好景時只是有一個好的外觀而已。工會不做事會員就會流失,獨立工會資源不及左派工會,會員自然會流失了去左派工會。

 

工會精神

所以我好欣賞碼頭工會能堅持罷工40日,紥鐵罷工堅持36日。這些工潮,令我印象深刻,成果是努力爭取得來的,好辛苦爭取回來的。要睡在碼頭數十天,天下着雨,才能感染市民來支持。這也只是小勝一仗而已,之後公司又說要搬遷,留下工人繼續挨。這就證明勞資不平衡。何謂工會精神!為何有人願意在工會內為工友服務!因為工會能以弱制強。我們要發揮工人結團精神,以弱制強,改善社會上不合理的情況。雖然有時只是做一些小事,如爭取到增加小小工資,要知道這就是為了打擊強權。工會就以打擊強權來團結工人,一起去爭取自身合理的權益。

我們的小工會於1976年,迫使政府成立一個獨立委員會,用來處理工會的訴求是否合理。這些是現今梁振英政府不會做的事情,以後都難以再來一次。這個工會特別就在此,獨立委員會逐一工會請上來開會,問清楚它們的訴求,然後記錄在案。其他公務員見此工會能成功爭取,紛紛學習。要求與政府開會。以往政府處理工會訴求,多數會以正在研究中、討論中或調查中來拖延,没有正式回覆任何答案。一直到你氣綏時,就處理下一位的訴求。銓敍科處理問時會帶你遊花園,工會提出要與本部門和銓敍科一起開三方會議,各部門没法卸膊,最後只好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來跟進調查。我們成功爭取後,不只是本部門三百餘名職工受惠,而是有三千餘人受惠。按政府的薪級制度,相同職級的人也受惠,令工會好有滿足感,因為能以弱制強。一段時間後,政府成立公務員薪俸調查委員會,處理公務員訴求,這是一個常設的機構,打破了工會要求三方開會的手段。到了現在要有新方法,工運才可繼續前行,如碼頭工潮。


黃偉雄個人資料

黃偉雄於1965年在維多利亞工業學院畢業,曾在太古船塢當學徒,1969年進入政府部門做見習土地測量員,曾出任政府土地工程測量員協會主席,香港公務員工會聯合會主席、民主民生促進會秘書處成員,以工會領袖身分參與社運,2006年退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