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暴動與右派工會

文:梁寶龍

近十年香港出版了很多有關六七暴動的書籍和文章,從不同角度層面研究這次暴動,而同是與中國政黨有關的1956年暴動卻少人問津研究。

六七暴動與中國共產黨有一定關係,親中共的左派工會──「香港工會聯合會」是領導之一。五六年暴動與中國國民黨亦有一定關係,而在香港親國民黨的右派工會,如何參與或領導這次暴動,它們的角色如何,鮮有資料較詳細闡述,筆者就搜集所得的小量資料,闡述這方面的歷史。

五六年暴動又稱雙十暴動,右派淡化為護旗事件。暴動發生於1956年臨近10月10日中華民國國慶(又稱雙十節),香港大部份徙置區四週如常張貼滿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國旗,這情況已維持了多年,港英一直不聞不問。是年10月3日,市政衛生局徙置事務委員會規定不得在徙置區的樓宇牆壁張貼旗幟或裝飾物,但不反對懸掛旗幟。即可以縣掛國旗,而不可張貼國旗,居民現已違法張貼了國旗。

暴動導火線於10月10日早上燃點起,李鄭屋邨徙置區徙置事務處兩名的職員,按指示撕去張貼在G座6樓的中華民國國旗,並拆除懸掛大廈外牆的大型雙十牌。因此引致數百名群眾包圍徙置區辦事處,兩名職員一度重貼旗幟以平息公憤。稍後不知為何旗幟被再次撕去,人群再次聚集約達二千人,要求當局燃燒十萬頭的鞭炮作為賠禮、徙置區職員要登報道歉,並向孫中山及蔣介石的畫像下跪叩頭認錯。群眾的要求不獲當局答允,繼續與警員對峙。

情況漸漸惡化,警務處助理處長率防暴隊60人到場戒備,兩名徙置處職員離開辦公室時被群眾追打,群眾並向警員投擲汽水樽。防暴隊施放催淚彈未能驅散群眾,四隊防暴隊約360人抵達現場支援。群眾將辦公室搶掠一空,並縱火焚燒。

10月11日早上,群眾再度集結,先後襲擊青山道的南華玩具廠、中建國貨公司、廣州鋼窗廠等,嘉頓廠房再度被群眾掠奪及縱火。深水埗、旺角及油麻地一帶有搶掠事件。部份地區被右派工會和三合會封鎖後,路過者被要求掛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方准放行。未有此國旗者要以5元至20元不等的高價,即場向三合會分子購買。由於情況不受控制,警務處處長下令,可以對群眾開槍。

群眾襲擊深水埗郵局,四處焚燒車輛,瑞士駐港副領事及其夫人在大埔道與青山道交匯處,被縱火焚燒。騷亂蔓延至九龍城、土瓜灣和荃灣等地區。

在荃灣區,下午有群眾集結,展示大型的中華民國國旗,衝擊警察的防線,不時向警員擲石。

晚上群眾先後衝擊會德豐紗廠、東南紗廠、寶星二廠及南海紗廠,要求廠方掛上中華民國國旗、開除左派工人、承認右派工會、日後僱請員工要得到右派工會同意等。群眾又到左派機構,如工聯會工人醫療所、港九紡織染職工總會福利部及港九絲織總工會福利部所在的木綿下村,以及位於海壩村的搪瓷工會荃灣分會等大肆搶掠縱火,毆打職員。英軍開入荃灣始平息事件,荃灣暴動中左派人士死去8人,重傷63人,兩人被強奸。

傍晚,港英宣佈在九龍實施戒嚴,期間所有公共運輸停止服務,渡海小輪及九廣鐵路停駛,部份公共機構供停止服務,戒嚴一直延至10月14日。英軍在市區槍殺30人。

最後暴動於11月14日平息,總共造成60人死亡,四百餘人受傷,超過六千人被捕,警方提控2,450人,1,745人被判刑,部份被捕者遞解出境去台灣。

右派的「香港棉系產業職工總會」(簡稱棉總)在會史中談及五六年暴動如下說:「1956年,九龍石硤尾屋村雙十護旗事件演變為騷亂,尤以荃灣區左、右派互相毆鬥,事後港府誤認棉總為發動此次騷動者之一,引致我會主要幹事及會員被港府拘捕達二千多人,而拘留於漆咸道前英軍營內,計被逐出境者有前主席華民、財務斐冠群等,亦有被控謀殺而判以無期徒刑者,副主席彭震海亦被拘留達十二天。」

棉總會史没有直接說明是否參與或領導五六年暴動,只是說「港府誤認棉總為發動此次騷動者之一,」即不是發動者,没有說不是參加者。據其他的資料說,被逐出境者全部被解往台灣,留港的彭震海日後當選為立法局議員。棉總被解往台灣者全部被當地紡織廠吸納,繼續發揮自己的工藝。

據親國民黨的「港九工團聯合總會」中人說,前會長湯煥暉當年曾被港英拘押在集中營,並遭毆打,他們質問湯煥暉:「呢單嘢你地有份參加。」湯煥暉說:「我哋邊有參加!我哋都無出去搞嘢。」湯煥暉被拘押在集中營數天始釋放。[1]

右派的「香港航業海員合併工會」也有一批人被解往台灣。其中有一位根本不是香港航業海員合併工會的人,他因為愛好足球,上去香港航業海員合併工會聽「麗的呼聲」轉播足球。點知遇上警方上門搜查,不容訴說將屋內所有人拘捕,包括他在內,並也將他解往台灣。[2]

左派記者周奕在《香港左派鬥爭史》增訂版中,直指五六年暴動是國民黨港澳總支部策動的,動員香港的特務系統,還從台灣抽調不少人到香港指揮。該書對暴動過程有詳盡的記述,包括荃灣暴動右派工會的行動有詳細的記述。

年青學者蔡思行的《香港史100件大事》下冊,較完整描寫整個暴動的經過,敍述了荃灣寶星紗廠左右派工人鬥爭的過程,没有片言隻字說右派工會與該暴動的關連。

暴動後港英發表《九龍及荃灣暴動報告書》,強調暴動是黑社會所為,没有指出國民黨在暴動中的角色。這場暴動荃灣區工人打鬥慘烈,做基層工作的右派工會如何能置身事外呢!《九龍及荃灣暴動報告書》頗有問題,港英為何要偏袒國民黨呢!是否因為兩者都是站在反共陣線上的戰友呢!


[1] 梁寶龍撰文:《陳恩賜口述史》,未刊稿。

[2] 梁寶龍:《陳恩賜口述史》,未刊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