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隱形危機:逾50%農村幼兒認知滯後

原文刊於:第一財經 〈人口隱形危機:逾50%農村幼兒認知滯後〉


5月25日,一歲的苗苗(化名)站在陰暗的房間裡,驚恐地看著走進家門的記者。父母在外地打工,平時除了爺爺奶奶,小姑娘幾乎沒有機會見到生人。

“不談不談,你們趕緊走吧,俺娃膽小。”苗苗的爺爺板著臉抽著煙說。聽了這話,苗苗靠在爺爺懷裡哭起來。奶奶生氣地驅趕記者,用力把門關上。

苗苗家住陝西省南部一個山村。她的生活狀態是陝西貧困地區許多兒童生活的原生態——父母出外打工,爺爺奶奶照顧,很少做遊戲,很少聽到故事和兒歌,他們生命的早期在一種少刺激、被忽視的狀態下度過。

這種不為人關注的狀態正在醞釀著一個巨大的危機:實地調研顯示,接近一半的陝西省貧困兒童智力認知發展滯後,而在中國城市和富裕農村,這一比例僅為15%左右。

農村幼兒認知滯後已經成為中國城鄉教育鴻溝的起點,此後諸多發展不平等都從這一點展開。

陝西麻街鎮王河村的靜怡,由奶奶照顧,兩歲三個月還不怎麼會講話

“農村兒童認知發展滯後是一個巨大的隱形危機,將直接影響未來人力資本質量,成為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一個障礙。遺憾的是,這個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多年在中國農村調研兒童養育狀況的農村教育行動計劃(Rural Education Action Project,REAP)美方主任、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羅思高(Scott Rozelle)對第一財經說。

他和同事們正在通過培訓養育師、建設養育中心等方法來應對這個危機,但現實嚴峻、需求巨大,他們的努力有些杯水車薪。

 

令人震驚:超50%受調查農村幼兒認知滯後

幾年前,一項針對農村幼兒認知水平的調研令羅思高感到震驚。

這項研究由REAP負責,歷時兩年(2013年~2015年),是中國目前為止最大規模的貝利測試。測試對像是陝西省的1808名6~30個月大的兒童,涉及174個鄉鎮351個村莊。

貝利測試是一種已被普遍接受的評估兒童早期發展的國際量表。根據這一量表,貝利智力發育指數低於84分即為認知發展滯後。按照國際標准智商分數分布圖,認知滯後的正常比例大約為15.87%。

上述測試結果顯示,陝西省18~24個月大的幼兒中,認知發展滯後的比例高達41%。而在25~30個月大的孩子中,這一比例更高達55%。

這些孩子認知落後的範圍和程度都是前所未聞的,羅思高幾乎不敢相信研究結果。

隨後的研究證實了測試結果的真實性。2015年,REAP在河北農村進行了第二次貝利測試。這個距離北京僅兩個小時車程的農村,55%的孩子認知發展滯後。雲南邊遠地區的測試結果更加令人驚訝,超過60%的孩子沒有通過貝利測試。

對於這些尚在幼兒階段的孩子,認知滯後意味著什麼?是否他們只是晚熟,過幾年就能跟上?國際腦科學最新研究成果使得這樣的期望變得可能難以企及。

國際廣泛認可的“1000天理論”認為,生命最初1000天是腦智發育的黃金期,一個人兩歲半時的IQ(智商)決定其終身的IQ值。

這意味著,那些未能通過貝利測試的孩子,如果在其生命最初1000天內沒有得到有效的干預,這種認知滯後的狀態可能會伴隨他們一生,給他們未來的教育、就業、生活帶來巨大障礙。

羅思高認為,這些孩子可能在初中階段就因為認知能力不足而輟學,在他們進入勞動力市場時,也很難適應未來科技進步的需要。這種狀況會影響中國人力資本的供應,甚至可能成為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一個障礙。

“40年前,農村孩子長大之後很大可能就是做一個農民。種莊稼不需要很高的智商。後來農村孩子可能是進城打工,在一個流水線上做工人也不需要很高的智商。但是以後不一樣,隨著科技的進步,對人力資本的要求越來越高。而當一個人的IQ低於90時,很多工作他是無法勝任的。”羅思高說。

 

留守幼兒:金錢難以補償的缺失

根據大腦發育理論,一個人的智商主要取決於三大因素:基因、營養和養育。在嬰幼兒時期給他們提供均衡營養和科學養育可以改變基因的表達方式,包括大腦的結構和功能,從而決定兒童潛能是否充分發揮。

REAP的研究者發現,除營養缺乏之外,農村幼兒認知滯後的重要原因是監護人缺乏刺激性的養育行為。大部分孩子在日常生活中得不到讀書、講故事、做游戲、唱兒歌之類的智力刺激。調查顯示,只有39.2%的監護人在調查前一天同孩子一起玩耍,給孩子讀書的比例只有12.6%。

這些家長並非不愛他們的孩子。陝西師範大學教育實驗經濟研究所助理教授岳愛告訴第一財經,跟城市裡望子成龍的心態類似,貧困農村的監護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生活快樂並且成功。

陝西沙河子鎮一位奶奶帶著孫子在超級養育中心玩耍

“他們很愛孩子,但他們不明白跟孩子互動、給孩子讀書、講故事對孩子的一生有多重要,而且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岳愛說。

研究者在做田野調查時發現,有些監護人背著幼小的孩子去做農活,孩子往往好幾個小時只能看見大人的背部,目光交流和語言互動都非常少。許多家長認為,小孩子不懂得什麼,沒有必要跟他們讀故事、說話,吃飽穿暖就行了。甚至有奶奶對研究者說,“我都養了五個孩子,你還來告訴我該怎麼養孩子嗎?”

採訪中第一財經記者發現,很多孩子主要由奶奶養育。研究結果表明,母親陪伴的缺失,是造成幼兒認知滯後的另一個關鍵因素。

這是過去幾十年一再在中國農村重演的劇情:媽媽們為了掙錢,將幼小的,甚至是剛剛斷奶的孩子交給奶奶看顧,自己進城打工。

在REAP的研究樣本中,約40%的幼兒由母親以外的其他人照顧,其中奶奶是最常見的非母親監護人。留守兒童中,約有40%的孩子不滿18個月就被迫與母親分離。

《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6》顯示,中國留守兒童總量達到6100萬人,這些孩子面臨教育和親情的雙重缺失。

研究人員發現,盡管農村母親在科學育兒方面的知識並不多,但是母親帶的孩子認知滯後情況要低於奶奶帶的孩子。

當母親離開家庭,奶奶變成幼兒的主要監護人後,部分幼兒的智商出現顯著下降。這跟奶奶養育觀念落後和文化水平不高有關。

陝西省商洛市丹鳳縣棣花鎮鞏家灣一位62歲的奶奶告訴記者,“我管娃沒有他媽管得好,我光是管他吃飽穿暖。我以前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後來學會了。”

她將孫子識字書上的“右”字讀成了“石”,第一財經記者幫她糾正,她捂著嘴笑著說:“我是個老笨笨,過去養娃沒啥講究,能吃上飯就行,現在的娃享福死了。”

而那些拋下幼子進城打工的母親也有很多無奈。“孩子當然是自己帶好,但是方方面面都要花錢,不出去怎麼辦?你看我們村,凡是能出去的都出去了,不出去的都是實在沒有辦法的”。鞏家灣33歲的村民李丹竹說。她婆婆患腦溢血,公公需要照顧婆婆,沒辦法幫她帶孩子。

“前幾年蓋房欠了一屁股債,著急啊,要是有人幫我帶孩子,我肯定出去。”李丹竹邊說邊把一顆從山上摘來的野櫻桃塞進一歲女兒的嘴裡。

 

可以逆轉的窗口期

5月24日上午,在鞏家灣兒童早期發展養育中心,兩歲的琪琪大笑著從滑梯上撲進五彩繽紛的球池。他調皮地躺在池中,揮舞手臂,嘗試著讓彩球把自己埋起來。旁邊幾個奶奶和媽媽看著他拍掌大笑。

這裡是琪琪最愛來的地方。在這裡,他不光享受到了游戲的快樂,還結交了幾個好朋友。而在過去,他跟文章開頭提到的孤獨的苗苗一樣,每天只能牽著奶奶的手在村頭溜達。

鞏家灣村兒童早期發展活動中心,離開門還有十分鐘,小琪琪就已經在門口等待了

“這個養育中心太好了。現在琪琪一早睜開眼就鬧著要過來玩,我說人家還沒開門呢。”琪琪奶奶說。

養育中心是REAP在發現貧困農村幼兒認知滯後的嚴重狀況後,采取的一項積極干預方案。

在建立養育中心之前,REAP的第一項行動就是培訓了70位計生專幹,讓他們以養育師的身份,每個月入戶三次去傳授科學養育知識。

半年後的結果讓研究人員喜出望外,試點孩子的貝利測試平均提高了12分!這意味著,經過並不複雜的介入,一些孩子的智商可以提高到正常水平,他們的命運可能會因此改寫。

很快,REAP開始實施第二個行動計劃,在村子裡建設養育中心,幫助更多監護人學習科學養育知識。

來自棣花鎮衛生院的養育師在給琪琪奶奶講授科學育兒知識。老人不識字,聽得有些吃力

在鞏家灣養育中心,琪琪開心玩耍時,奶奶在旁邊接受養育師的講授。講授結束後,奶奶把琪琪本周需要的玩具和圖書借回家,讓他可以隨時玩耍翻看。

儘管養育中心最後的效果評估還沒有出來,研究者和養育師們都發現了孩子們的明顯變化。

“過去好多孩子根本沒看到過繪本,也不愛交流,書放在那裡都沒有人去碰,現在他們一到這裡就拉著大人的手要讀書,要講故事。”養育師劉麗娜說。

變化的不只是孩子們。27歲的郭寶珍是一家養育中心的管理員,也是兩個孩子的媽媽。當聽說家附近的這個養育中心要招管理員,她毫不猶豫地來了。

“我當時想,不管給多少工資,我都願意去。在這裡工作對我自己幫助非常大,我也知道該怎麼教育自己的孩子了。”郭寶珍說。

除了50個設立養育中心的試點村,REAP還另外選擇了50個村作為對照組,在這裡,他們只觀察研究,不做任何干預。

“每次我看到這些對照村的孩子們,我多想把他們抱到養育中心,讓他們在那裡面玩,在那裡面笑,做游戲,聽故事。我真的很為他們的未來擔心,因為一個認知滯後的農村孩子,他的未來會很辛苦,不能上完中學,很難找到工作,更難找到老婆。”羅思高說。

目前,REAP正在著手推進第三個行動,在人口密集的移民搬遷村建設超級養育中心,讓更多的孩子受益。

“村級養育中心的成本還是比較高的,我們測算,每個孩子每個月的成本是450元,而且因為路遠等原因,孩子們的參與率還不夠高,建立超級養育中心可能改變這些狀況。”岳愛說。

今年5月份,第一個超級養育中心——商洛市沙河子兒童早期發展養育中心正式開業。沙河子全鎮有3000戶居民,部分是從山區遷移來的,0到3歲的孩子有120多個。

除了超級養育中心外,REAP的另一個行動是建立SuperKids(超級孩子)在線養育平台,通過網絡幫助更多孩子提高認知水平。目前,這一課程的開發已經完成,8月份將完成所有課程的視頻化。

“我們感覺時間很緊迫,孩子們每天都在長大。0~3歲是個窗口期,在這個窗口期內,我們可以有效介入。如果錯過這個窗口期,未來花幾倍的錢也達不到現在能達到的效果。”羅思高說。

2015年6月,第一批村級養育中心成立。截至目前,REAP已經在陝西省商洛市、安康市、漢中市的50個試點村建立了養育中心。

在丹鳳縣商鎮王原村養育中心,第一財經記者看到,這裡的房間明亮潔淨,管理有序,每個進來玩耍的孩子和家長都要換上鞋套。除了滑梯、爬筒、搖搖馬等游樂設施,房間裡還整齊擺放著具體到每一周的學習玩耍資料。

根據規劃,每個養育中心的標准配備除了游樂設備、圖書、玩具之外,還各有一位管理員和一位養育師。管理員由本村的媽媽擔任,負責養育中心的日常管理。養育師由鎮上經過專門培訓的計生專干兼任,每周一天來為家長們一對一地講授科學育兒知識。

 

收益率極高的投資

根據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全國有48%的三歲之內孩子生活在貧困農村。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秘書長盧邁介紹,目前中國有1200萬兒童處在絕對貧困中,2880萬兒童處在相對貧困中。這些孩子急需系統措施的干預,幫助他們在人生早期得到公平的發展機會。

不光是貧困農村的孩子,在許多相對富裕一些的農村,甚至是城市邊緣區域,還有數以千萬計的孩子正在缺乏智力刺激和營養不足的狀態下度過自己人生最初的1000天。

岳愛告訴第一財經,巨大的需求和相應的人力、物力已經不是REAP作為一個研究機構能夠承擔的。

“我們是一個學術機構,不可能光像現在這樣建中心做慈善。這些養育中心都很費錢,我們需要考慮可持續發展。”岳愛說。

作為對策,一個商業化運作的公司正在成立當中。通過提供幼兒早期發展方面的服務和產品獲得盈利,再用這些盈利維持那些需要持續投入的村級養育中心,以及在更廣範圍推廣科學的早期養育知識。

陝西丹鳳縣商鎮王原村,這位老奶奶雙腿有骨刺,還要幫忙照顧三個孫輩

羅思高認為,政府應該在幫助0~3歲孩子早期智力發展上更加積極主動,因為這是一項收益率非常高的投資。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提供的數據顯示,為弱勢兒童提供早教服務可以帶來7%至10%的人力資本回報。這一回報包括兒童學習成績的提高、成年後勞動能力的提升,同時可以減少補償教育、衛生及社會犯罪控制的成本。

羅思高算了一筆賬,如果在30萬個村子建立養育中心,按每個中心1萬美元計算,總共需要人民幣200億元左右。這筆投入對於未來中國人力資本素質的提升將是顯著的,對政府來說,收益巨大。

非營利組織巴拉圭基金會首席執行官馬丁·博特在5月16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組織的“發展兒童認知資本、促進社會繁榮進步”高級研討會上表示,通過有效介入貧困兒童的早期發展,將不只是減少或者減輕貧困,而是真正意義上的消除貧困。

“現在投資於兒童認知,25年後家庭和社會都會得到巨大的回報。在這件事上,要充分發揮政府和家庭的積極性。”馬丁·博特說。

從實際情況來看,中國目前還沒有一個專門負責0~3歲孩子早期教育的機構,相關方面的投入也非常有限。

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收入分配研究院執行院長李實認為,不徹底的城鎮化導致大量留守兒童。在對兒童發展進行早期干預的同時,還需要大力調整收入分配差距過大的問題,減少貧困的代際遺傳。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口學者對第一財經稱,無論是過去獨生子女政策下嚴格控制出生孩子數量,還是現在鼓勵生育二孩增加出生孩子數量,關注點都是在孩子的增量上。而通過積極介入兒童早期腦智開發,將可以有效提升中國人口素質,增加未來高質量人力資本供應,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