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可以減少不平等和增強民主

文:理查·埃斯科夫(Richard Eskow)

(原文刊於 Portside 。)


1.jpg
工會如何遏制不平等(美國資料) 

*綠線:最富有10%人口佔有社會總收入的比例變化
*藍線:工會覆蓋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一項新研究顯示,工會可以防止那些大富豪把大眾共同創造的社會財富據為己有,減少不平等,使經濟更健康,讓人人都受益。

這個研究報告表明,振興勞工運動,對經濟公平和民主的良好運作,都至關重要。這個結論值得受到廣泛關注,也應該鼓舞我們齊心協力去行動。

 

建設工會有意義 

雖然IMF不是左翼的溫床,但這份報告的作者——經濟學家佛羅倫斯·喬姆特(Florence Jaumotte)和卡羅萊納·奧索裡奧·比特朗(Carolina Osorio Buitron),所得出的結論是清晰的。他們在報告概要中指出,“工會覆蓋率下降與收入不平等上升密切相關”,而且“建設工會對收入分配有很大影響”。

他們研究了1980到2010年間,20個發達經濟體中工會化與收入不平等指標之間的關係。他們發現,“工會覆蓋率越高,大富豪的收入占社會總收入的份額就越低”,而且這二者“在很大程度上是因果關係”。

換句話說,IMF的作者發現,越少人加入工會,大富豪佔有社會總收入的份額就越大。他們還發現,即使控制了影響不平等的其他變數,包括技術、全球化和金融管制放寬等,這個結論依然成立。

 

因果關係

這些發現符合美國的經驗。正如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觀察到的那樣,二戰後的四分之一個世紀裡,美國小時工資與生產率的增長是保持同步的。

該研究所還指出:“如果從上世紀70年代起,普通美國工人的小時工資仍然和生產率增長得一樣快,那麼收入不平等在這段時間內也就不會增大。”

差不多在工資增長開始落後於生產力增長的同時,美國的工會覆蓋率也開始下降。該研究所在2012年就注意到工會覆蓋率與不平等之間的關係。IMF的研究則進一步說明了這種關係背後的成因。

 

不平等的後果很嚴重 

為什麼要討論不平等呢?有些人,主要是右翼,認為不平等沒什麼大不了。他們聲稱,只要經濟保持增長,不平等就是無關緊要的——也許這是因為,他們認為日益增長的經濟更能有效滿足人們的基本需求。

但事實並非如此。以美國為例,股市可能是蓬勃發展,但工資增長的停滯正在讓中產階級窒息。像高等教育這樣的基本需求,正越來越讓人難以負擔。

一個經濟體,要有大量消費者去購買商品和服務,才能公平、均勻地發展。如果所有財富都集中在頂層少數人手中,那麼大多數人就會無力消費。如果大多數人無力購買他們想要和需要的東西,那麼少數富人也很難把所有錢花出去——甚至很難投資出去。

富人並不是右翼神話所宣傳的“工作創造者”。經濟學家布拉德福德·德龍(J. Bradford DeLong)說過:“世界上最富有的0.01%的人,他們的財富除了捐給慈善之外,對社會福利的貢獻以任何方式衡量都是零。”

換句話說,有益於富人的經濟,就是令整個社會受苦的經濟。

 

對民主的影響 

不平等並不是工會運動減弱的唯一不良後果。兩位作者還得出另一個合理的結論:工會人數下降,也導致工會對公共政策的影響減弱。於是實際最低工資下降,失業救濟減少,保障就業的法律變弱。

報告還引用了諾貝爾獎得主約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的文章,指出高度集中的財富,令富豪們可以“操縱經濟和政治制度,滿足自己的願望”。

說得更簡單點,就是規則被破壞了。

有很多證據可以證明這個結論。最近幾十年來,美國最富有的少數人佔有的國民收入,比例比過去大了很多。普林斯頓大學的一項研究表明,這些富豪能夠左右國家的政治議程,卻很少或根本不去考慮大多數人的需求。

 

恢復規則

如何才能恢復經濟和民主中的平衡?很明顯,稅收政策需要改變,要讓那些百萬富翁、億萬富翁和大企業,像過去一樣繳納跟他們利潤相稱的稅款。這些人的實際稅率,在過去五十年中下降了很大幅度。競選籌款制度也需要改革,讓富豪不能再“收買”候選人,也不能讓候選人靠一家贊助就能參與總統競選。

我們需要拆分那些“大到不能倒”的銀行,需要抵制經濟金融化(因為這會讓國家收入越來越多地跑去銀行機構),需要更有效地監管華爾街。

而現在,感謝IMF的研究人員,讓我們知道了我們還需要更加強大的工會運動。

 

振興勞工運動 

美國的工會運動為我們爭取到了許多今天看來理所當然的權益。包括週末休息、有關工作場所安全的法律、40小時工作周以及其他數幾十項改革。現在,我們不但要維護這些權益,還要爭取其他必要的改革,包括把病假、休假和請假照顧家人的權利寫入法律。

那麼,現在要做什麼?幾十年來,工會運動一直被政治妖魔化。由於一些原因,工會成員的數量也急劇下降。勞工運動需要振興和復興,這應該成為我們時代的主要事業之一。

偏向企業的力量想讓我們相信,我們的經濟困境是不可逆轉的——全球化和技術進步擁有上帝般不可阻擋的力量,我們是它們的受害者。但是,這些力量雖然強大,但我們現在知道,我們的命運很大程度上仍然掌握在自己手中。

工會運動,是民主最有力的經濟工具之一。它不僅對工會成員有益,對整個社會也有益。 IMF的這份報告雖然是研究性的,但我們也可以把它作為行動的號角。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