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地探訪:揭秘中巴經濟走廊重鎮瓜達爾港

文:佐費恩.易卜.拉欣

(原文刊於《中外對話》。)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在巴基斯坦蘇爾班達碼頭,一間破敗不堪的茶館旁,一條流浪狗正躺在一艘紅色的小船下酣睡。港口裡,幾只小船隨著阿拉伯海的波浪上下擺動。海水清澈見底,近岸可以看見一群魚兒游來游去。漁民們聚在一起,一邊喝著名為“doodh-patti”的甜膩飲料,一邊悠閑地聊天。我問他們是否聽說過宣傳得沸沸揚揚的中巴經濟走廊(CPEC),他們搖搖頭。

這個港口寧靜安詳,但20公裡外的瓜達爾港,一座據稱可以將那個沉悶的小鎮變成國際級貿易中心的深水港正在施工當中。漁民們知道是中國在瓜達爾修建港口,不過他們連一個中國人也沒見過。

這個深水港,正是中巴經濟走廊的重要節點。中巴經濟走廊總長3000公裡,從中國西部一直延伸到巴基斯坦阿拉伯海岸邊,一路上需要跨越喜馬拉雅山區、印巴有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以及廣袤的平原和沙漠,才到達歷史悠久的瓜達爾漁港。走廊沿線,由中國提供資金的公路鐵路交通運輸網絡以及電廠等大型基建工程也正在施工。走廊最初估值大約460億美元,如今其價值預計已經升至620億美元。

中巴經濟走廊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分。一帶一路是中國提出的大規模地區貿易和外交戰略,是一條連接中國與亞洲其他地區、乃至歐洲的陸上和水上通道。

在建的瓜達爾港口所有權屬於巴基斯坦政府下轄的瓜達爾港務局,經營權歸中國國有企業中國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COPHC),經營期限為40年。對中國來說,瓜達爾臨近阿拉伯海/波斯灣以及全球40%石油運輸必經的霍爾木茲海峽,戰略位置十分重要。可以說,瓜達爾是通往石油資源豐富的中東以及中亞和南亞地區的門戶。

 

 

瓜達爾與中巴經濟走廊

在瓜達爾之外的地方,執政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沒有一天不把中巴經濟走廊掛在嘴上,沒有一天不提到它會給巴基斯坦的廣大領土——特別是瓜達爾的18.5萬人口——帶來怎樣的繁榮。但占瓜達爾總人口80%的漁民的聲音卻被淹沒了。

近期在Dawn網站上發表的一篇關於中國中巴經濟走廊規劃的報道似乎證實了當地人並沒有參與中巴經濟走廊制定過程的說法。

在蘇爾班達,雖然沒有官方的確認,但大量從瓜達爾港遷出的漁民將湧入這裡的說法已經傳開。

蘇爾班達漁民協會(Anjuman Itehad Mahigiran Sur Bandar)主席薩義德·默罕默德表示,他從“知情人”那裡了解到這一信息,但這些人具體什麼時候遷入他也不知道。

“但是這裡沒有足夠的地方供他們的船停泊,我們自己的船還停不下呢。”他指著泊船區解釋說。

他說,蘇爾班達大約有5000到7000個漁民和1000多只船,而瓜達爾漁民和船只的數量大約是這裡的四倍之多。

瓜達爾開發局正在蘇爾班達修建碼頭,當地居民猜想是用來接納瓜達爾遷來的漁民。蘇爾班達漁民說,這個碼頭的防波堤設計得很差,工程師在設計施工過程中也沒有征求他們的意見。

 

瓜達爾漁民:其實不想走

瓜達爾漁民也聽到了他們要被遷到蘇爾班達的消息。

“我們不會離開的,”達德·卡利姆表示。“在這裡我們一年四季都可以捕魚。而在蘇爾班達,六、七、八三個月漁民不能出海,因為浪太大了。”

他解釋說,瓜達爾受錘頭形狀半島的庇護,半島兩側都是幾乎完美的半圓形海灣,比蘇班達爾安全得多。

“從我們家坐船到蘇爾班達需要兩個小時, ”漁民納西姆·格傑爾把墨鏡架在頭上,顯得很時髦。“為什麼他們不把我們搬到新毛拉班德?畢竟十多年前第一批搬遷的漁民就搬到那兒了。”

2007年,在港口一期建設施工階段,位於港口現址上一個名為“毛拉班德”的有著百年歷史的聚居區的數百戶居民被遷到省首席部長家的附近。官方承諾給他們可以重新蓋房的土地,還有現金。這個新的社區,就叫做新毛拉班德。

不過新毛拉班德的情況也不如傑格爾想像的那麼好。“不能說我們沒有拿到補償,但是有些屬於我們的地被黑幫強占了,”以前打魚為生的薩勒·默罕默德表示。如今他在新的住地經營水泥生意。

另外,官方還承諾給他們修建一所醫院、一所學校和公路。十年過去了,新毛拉班德仍然沒有這些基本公共服務。唯一的一所學校離那裡很遠,並且老師也不怎麼上班。

瓜達爾的情況也沒有好多少,雖然他們在過去十幾年中聽到過各種各樣的承諾。

巴基斯坦首相納瓦茲·謝裡夫今年早些時候到瓜達爾視察時曾表示,城市裡要修建1100公裡長的道路。“有了道路,其他的就好辦了;學校會有的,大學會有的,醫院也會有的……各行各業都會得到發展,進步和繁榮指日可待,”他說。

但目前,這座位於巴基斯坦最貧困省份之一俾路支的小鎮,連基本的服務也沒有。當地記者貝拉姆·俾路支表示,這裡只有最基本的衛生醫療服務,對女性來說等於沒有——如果碰上新生兒並發症,他們必須輾轉到杜爾伯德甚至是近500公裡外的卡拉奇。

 

職業培訓:當地人能否受益?

中國企業聲稱,當地漁民的生計不會受到影響,港口工廠一旦建成,就會有大把的工作機會。“他們將被吸納進與他們職業有關的活動當中,不管是漁業加工還是附加值業務,”COPHC的規劃與開發部副經理、本地人達杜拉·優素福說。

他補充:“對於那些想要繼續從事捕魚的居民,我們會為他們提供技術、漁網、船只以及發動機,幫助他們出海。”

優素福說再過20年,瓜達爾港將有多達200萬個工作崗位,在這裡工作的不僅會有來自瓜達爾地區以及巴基斯坦其他地方的巴基斯坦人,還會有大約2萬名中國人。“他們會從漁民那裡按照市場價買魚,這樣一來消除了中間環節,漁民的利潤可以最大化。”

但是漁民們並沒有因此感到放心。隨著越來越多技術工人湧入瓜達爾,技能和教育水平都不足的當地人很可能被邊緣化。他們的恐慌是顯而易見的。“除了打魚,我們什麼都不會,”無論到哪兒,你都能聽到這樣的話。

但本地的教師兼詩人K. B. 菲拉奇卻不同意這種論調。他說,當地人確實需要新的生計以及職業培訓,以防他們之前的飯碗丟了。

“現在開始做這些本來就已經遲了。實際上,在2000年港口施工開始之前,這就應該是首要的工作,”他感嘆。“政府把發展等同於經濟增長,對因此造成的社會成本一直不聞不問。當地人沒有參與任何港口的活動,因為他們缺乏相應的技能。”

不過,港口當局計劃在港口施工建設的第二階段開展技能發展工作,並打算在瓜達爾修建一個職業技術培訓學校。“可行性研究和設計工作已經完成,接下來幾周就將正式啟動。學校建好之前,將在瓜達爾公立學校老樓裡開課。我們計劃裝修17間教室,並在兩個月內開設馬達轉子繞線、起重機和叉車維護、焊接還有中文等方面的課程,”他說。

但是即便當地人掌握了這些技能,收入卻未必會相應增加。漁民每周收入可達2萬到5萬巴基斯坦盧比(約合188到471美元)。港口不熟練工人的月薪只有2萬巴基斯坦盧比,熟練工人的月薪只有2.8萬到5萬巴基斯坦盧比(約合264到471美元)。

 

港口開發進展緩慢

對於800多名中國和巴基斯坦工作人員來說,在建的港口和自由港區則是一片荒涼之地。達杜拉·優素福說,這片地區被駐扎在港口內的300多名巴基斯坦海軍用警戒線隔離起來。

我到這裡時候,沒有船只停泊,也沒有卡車裝卸貨物。瓜達爾港務局主席私人秘書沙比爾·阿赫邁德告訴我平日常有“船只來來往往”,我只是碰巧趕上一個難得的清靜的日子。他是港口工作時間最長的員工之一,自從2004年就在這裡工作。

自從2008年3月第一艘船只在這裡停泊開始,大約有200艘船曾在這裡停泊,帶來了麥子、化肥、椰棗、駱駝。“到目前為止,這裡向外輸出的貨物只有巴基斯坦出產的成集裝箱的沙丁魚,”優素福說。

港口一期項目由中國和巴基斯坦聯合開發,總成本170億巴基斯坦盧比(約合2.88億美元),2007年3月正式落成。根據一份長達40年的特許協議,港口控制權隨後交給新加坡港務局(PSA)。

不過,PSA經營失敗,特許控制權也於2013年交回給COPHC。

目前正常情況下,港口可以停泊兩到三艘載重噸位達到5萬(DWT)的大型船只。到2045年,港口將可以停泊150艘船只,容納多達4億噸貨物,並擁有多種物流服務、一個大型存儲倉庫以及一片九平方公裡的工業自貿區(GPFZ)。自貿區一期工程將於2018年初完工,包括一個管道生產廠、一個冷藏漁業加工區、一個電動自行車生產廠以及中國產品的展示區。整個自貿區將在七到八年內實現完全運營,屆時將可以容納超過400家公司和巴中合資企業。

 

電力和水資源危機

在港口內,人們會錯覺瓜達爾的電力、天然氣和水資源供應是取之不竭的。港口自己發電,通過淡化海水提供自己的水源。但這些奢侈的資源只在港口還有城鎮上的五星級酒店才能享受到。城鎮上的其他地區則必須忍受長時間的斷電。

盡管瓜達爾四周都是深海,但水資源卻很緊張——畢竟這裡是長期飽受飲用水短缺之苦的沙漠小鎮。

一旦港口活動增多、瓜達爾港自由區(GPFZ)建成之後,對於水和電的需求將大幅增加。為了滿足這些需求,政府希望在距離瓜達爾40公裡的卡拉瓦特修建兩座15萬千瓦的火力發電廠,預計成本550億巴基斯坦盧比(約合5.2億美元)。

達杜拉·優素福堅持GPFZ不會使用火電。“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剛剛和投資者簽訂了環境協議,聲明我們不會使用肮髒燃料,”他說。

此外,政府制定了一份2050年瓜達爾水務總體方案,以求解決包括水資源供給、分配、污水收集和處理在內的水資源相關問題,預計成本約為1.3億美元。

不過城鎮居民要求現在就向他們供應飲用水。附近的安卡拉·卡吾爾水壩無法完全滿足當地的用水需求。這個城市現在每天需要460加侖淡水,但到了2020年,這一數字會飆升至1200加侖。新的水壩項目正在規劃當中,一座擬建的海水淡化廠以後也可以向當地居民供應清潔淡水。只是眼下落實的工作還不多。

當地居民說,他們在過去五六年裡一直面臨著持續的水資源危機。政府必須周期性地采取緊急措施,用水罐車從附近的米拉尼水壩和貝拉爾水壩調水。

 

港口的中國人

對於賈先生來說,在瓜達爾港的日子簡直就像在服刑。作為COPHC的經理,他用工作把自己的日程填滿。“老實講,如果你問我瓜達爾是什麼樣子的,我回答不出來;我基本沒有體驗過這個城市的生活,因為要體驗一個地方的生活,需要與別人經常碰面,了解他們的文化、音樂、生活方式和他們的政治。”

他養成了一個新的愛好——釣魚。不過這也是受到限制的,因為他只能在港口水道裡進行垂釣,還必須在海岸警衛隊的注視之下。

他有時候也會進城,不過總是跟著一大幫安全人員。當地人總是想拍他的照片。“即便是這種時候安全人員還是十分嚴厲,我就經常告訴他們不要阻攔大家跟我們自拍,沒什麼問題的。”他說。

港口內有超過300名中國人,他們中有新手工人,熟練工程師,也有高級管理人員。出於安全原因,他們都生活在一個僅用兩個月時間建的獨立的生活區裡。這是他們在遙遠異鄉的家,雖然看上去粗糙簡陋,但卻擁有一個健身房、一個乒乓球和台球室、一個卡拉OK房,甚至還有一片面積不大的人工草皮足球場。他們每工作六個月,就可以回到中國休三周的探親假。

對於COPHC董事長張保中來說,挑戰在於如何讓20年後的瓜達爾“既不是迪拜,也不是深圳,而是一個比二者都好的城市”。他身著一身干練的白色紗麗克米茲——這是當地傳統服飾,頭發梳得整整齊齊,面帶溫和的微笑。他說在他眼中,瓜達爾原本是一張白紙,但等到中國人完工回家的時候,當地人的生活必將“更加幸福、更加繁榮”。

“那樣的話,這一切就都值得了,”他說完這話,就離開去向中國大使彙報工作去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