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就必須限制工時!

文:陳跑

(原文刊於《左翼21》臉書專頁。)

香港市民對普選制的呼聲一直甚高,尤其在2014年的佔領運動可見一斑。可是,關於工時或工資等與300幾萬打工仔有關的切身問題,部分港人卻總是愛理不理,甚至漠不關心。

工時只是「私人問題」?

港人似乎認為工時問題只是勞方與資方的「私人問題」,與民主進程了無關係。但是,試問一個每天需要不斷加班的長工時上班族,他真的有時間留意社會事務,甚或參與民主運動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工時即是「勞工受老闆支配的時間」。工時愈長,意味著勞工受老闆支配的時間也愈長,勞工可支配的私人時間會愈少,則了解社會事務的時間也會愈來越少。在非常有限的工餘時間(可支配時間)的條件底下,有家庭的打工仔會把時間花於生計及子女身上;沒有家庭的,大多會花時間於休息,看一些肥皂劇或遊走網絡世界。根本沒有外在動機令長工時的勞工願意花僅餘的休息時間參與社會公共事務或來從事社會抗爭。因此工時的長短與民主進程有莫大的關係。

 

「民主」?誰的民主?

真正的民主是勞動者當家作主,而不是程序上的形式民主。不要迷信普選萬能藥、不要以為有了普選制,香港就能突然會成為民主的地方。以台灣為例,之前被認為代表「台灣民主的勝利」的民選總統民進黨領袖蔡英文,就向勞工開刀,從2017年元旦開始實施所謂「一例一休」的方式強斬了近七成打工仔原來的7天有薪假期。變相大大增加老闆對台灣勞工的支配。在這前題下,任何形式上的政治權利也變成了掩飾勞工被奴役的遮羞布。唯一可喜的是,有60個青年團體藉著是次斬假事件,認清民進黨是 「民資黨」的本質,他們只是資本家的管家,只會為大商團的利益服務。試問這樣的「民主」,究竟是「誰的民主」?是社會大多數人的,還是對少數人的?是打工仔的,還是大老闆的呢?

 

合約工時搵笨

連普選制都不存在的香港,勞工的情況當然比台灣的更加險峻。諮詢多時的標準工時未能實施,而是被政府所謂的合約工時所取代,還只限制在工資在11000元或以下的工作才能使加班補水受法律約束,超過這 工資的則不受保障。而且合約工時沒有設有工時上限,即是老闆有權擬定一份每天工作13小時的僱傭合約,變相把香港冠絕全球的長工時問題合法化、合理化。老闆當然反對縮短工時,因為將會增加他們的成本,減少他們的利益。他們會千方百計作出詭辯來矇騙工人。例如,說規管工時會減少公司的競爭力,資方只能透過裁員才解決問題;減少工時會降低香港整體生產力,影響香港經濟云云。事實上香港每年的GDP也有上升,只是享受經濟增長帶來的利益的不是佔人口大多數的我們,而是少數支配我們的大商家。上述說辭只是他們想繼續支配我們、奴役我們的藉口。

 

民主不只是爭取真普選

我們打工仔要當家作主,除了爭取普選制度外,更重要的是重新審視勞資問題。勞資矛盾不是「私人問題」,而是關乎我們被奴役,還是能夠在社會上自由掌握自己生活的社會抗爭!

釋放工人可支配時間,立法標準工時!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