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就是「全球化2.0」?它對環境會造成什麼影響?

 

文:李洛賓
譯:五月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自從中國於2013年底首次提出“一帶一路(OBOR)”發展戰略以來,已經引起了越來越多的國際關注,也有越來越多的國家與中國簽署了各種相關合作協定[1]。被稱為“全球化2.0”的這一倡議,旨在通過建立“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在亞洲、非洲和歐洲之間發展合作、貿易和基礎設施的網路,這有可能對全球經濟產生重大影響,同時會進一步擴大中國的國際政治和經濟利益。許多政府和企業似乎很歡迎這一政策,因為它們認為這可能給自身帶來機遇;它們也制定了相應戰略,以求為政治精英和資本謀取最大利益。但是,這一政策對普通百姓和我們所生活的世界的影響,還需認真審視。其中,中國通過“一帶一路”推動全球化對環境來說意味著什麼,就是非常值得關注的領域之一。

與“一帶一路”有關的官方文件和聲明都指出了應對氣候變化和保護環境的必要性,也承諾在實施該戰略時會推行綠色建築和考慮投資對環境的影響。一些評論家還表示,通過“一帶一路”,中國可能會幫助發展中國家提升實現環境可持續發展的能力。儘管如此,官方聲明中卻基本沒有關於如何確保以環境可持續的方式來實施項目的明確政策指導。實際上,只要仔細審視一下現有項目的實施情況,以及未來可能造成的影響,就會發現“一帶一路”對環境構成了嚴重威脅,可能導致環境退化、污染和自然資源枯竭,進而會對“一帶一路”沿線人口產生不利影響。

雖然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在2015年發佈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承諾,會促進諸如風能和太陽能等清潔和可再生能源的投資與合作,但同時也會加強合作“對煤、石油、天然氣、金屬礦物和其他常規能源的勘探和開發”[2]。就煤炭而言,中國已經大量參與海外投資。據全球環境研究所(Global Environment Institute)統計,2001至2016年間,中國參與了240個位於“一帶一路”國家內的煤電項目,其中在印度、印尼、蒙古、越南和土耳其五國參與最多[3]。在巴基斯坦的煤電投資是另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子——作為中巴經濟走廊的一部分,中國為此投資了數十億美元,其中凱西姆港電站更是中國最大的一筆海外煤電投資。換句話說,雖然世界面臨氣候災害,亟須減少使用碳密集型能源,但“一帶一路”卻意在繼續擴大化石燃料在海外的使用。因此,該戰略看來與其環境可持續發展的承諾是相悖的。

同時,中國對清潔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承諾,也包括了使用更多核電——這種能源對環境和人類安全都構成風險。核電在中國的擴張,已經因安全標準偏低而受到批評。中國的水電投資也同樣帶來環境風險,因為大型水壩會破壞自然棲息地,對生物多樣性造成影響;大壩建設導致當地居民流離失所這種社會影響就更不用說了。中國在國內和國際上已經參與了大量水壩建設項目——截至2010年,已在49個國家涉及200多個項目,其中許多都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水電站。[4]其中一些項目的影響,到目前為止都無法讓人對其抱有信心。以三峽大壩為例,據報導該項目遷移了超過二千三百萬人,對環境品質和居民用水也造成了影響。在海外,柬埔寨位於湄公河上的大壩項目,也對人類和環境的福祉構成了威脅,而且沒有經過充分的環境影響評估批准就開始實施[5]

新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所經過的大都是自然環境脆弱的地區,資源也已經非常緊張,氣候變化和更多的人類活動將使現狀進一步惡化。雖然在一些地區,原有居民的遷移是一個問題,但新項目將大大增加沿途許多地區的人口,再次改變自然環境。這種脆弱性是該戰略令人擔憂的另一原因,如果要以環境可持續的方式來進行“一帶一路”投資,就必須對這種脆弱性認真研究和評估[6]。例如,在坦桑尼亞的巴加莫約,有建造非洲最大港口的計畫,但周圍地區是瀕臨滅絕的紅樹林和當地居民的漁場——不但對當地居民的生計十分重要,而且對環境條件非常敏感。[7]與此同時在俄羅斯,環保組織對中國資本在外貝加爾州的潛在影響提出了關注,這些投資與阿馬紮爾林漿一體化項目[8]和波克羅夫卡-洛古諾夫口岸(Pokrovka-Loguhe Border Crosser)項目有關——二者被黑龍江省認為是“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沒有進行正確環境影響評估的情況下,與項目有關的伐木和築壩活動就已經開始,這很有可能造成資源枯竭並破壞當地豐富的生物多樣性[9]

事實上,污染和環境破壞問題也許已經讓人對中國資本的海外投資項目缺乏信心。隨著中國發展成為“世界工廠”,非洲作為自然資源的產地對前者來說愈發重要,因為中國本土無法提供足夠的石油、天然氣、礦產和木材等資源。有批評指出,中國企業有時會和當地的腐敗官員勾結,造成環境破壞並違反當地的環保法律。例如,中石化2005年左右就曾在加蓬引起公憤——它在勘探石油時造成了大規模污染並破壞了加蓬的國家公園和熱帶雨林。[10]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在確保其海外企業對環境負責方面表現不佳——許多海外投資項目沒有認真進行環境影響評估就已經上馬。雖然中國商務部和環境保護部在2013年共同出臺了《對外投資合作環境保護指南》,但該指南並非強制性法律,因此對海外經營的中國企業約束力很小。這就意味著,東道國要各自確保環境標準(其中許多國家有關環境標準的法律並不嚴格),以及寄希望於各個企業遵守自身企業社會責任政策或諸如亞投行等貸款機構[11]的要求(但這些要求有可能非常不足)。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一帶一路”所追求的目標之一,是要外國吸收中國高污染行業的過剩產能,比如鋼鐵和水泥等。但這有可能會進一步加劇國內產能過剩的趨勢,因為有了海外市場,這些行業反而就不會削減產量。中國地方政府也一直不願減少這些生產,因為這樣做雖然可以減少國內污染,但也會減少地方政府的收入。中國為了吸收過剩的產能,可能會對海外的大白象基建項目投資,從而造成更多環境風險。中國國家發展銀行和中國的商業銀行,已經為“一帶一路”國家的項目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貸款。但這些銀行在資源有效配置和投資過剩方面記錄不佳——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一項研究顯示,自1997年以來,這些銀行的無效投資累計已達人民幣66.9萬億,按計劃實現的投資項目不到60%。[12]因此有理由懷疑,如果照這一趨勢發展,部分“一帶一路”的投資項目將會是不必要或不被充分利用的,從而進一步浪費世界的資源和能源。

中國過去在海外環保方面的記錄不佳,“一帶一路”也缺乏​​明確的承諾和執行機制,再加上其投資和發展戰略的某些部分本質上就對環境有害,所以我們有很多理由去擔心“一帶一路”對環境的影響。中國由於優先考慮經濟增長而不是環境保護,其自身已經遭受了嚴重的環境退化。現在它又開始利用發展中國家來滿足自身對自然資源的需求,實際上是把本國的問題和部分環境成本轉移到他國。雖然中國不是第一個走上這條道路的國家(北美和歐洲在這方面有悠久的歷史),但任何國家都沒有理由或藉口繼續這種剝削式的做法。我們的世界正面臨氣候危機,人類的某些活動已經對地球造成了破壞性影響,並對人類的未來構成威脅。我們需要公開透明地共同努力,來修復和保護我們的生態系統,為後代保存一個可供居住的地球,這是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迫切要做的。但“一帶一路”卻是與此相悖的戰略。


[1] 截至2017年5月,已有68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此类协议。

[2] 《愿景与行动》http://www.ndrc.gov.cn/gzdt/201503/t20150328_669091.html

[3]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Still Pushing Coal, Feng Hao, 12th May 2017, https://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how/single/en/9785-China-s-Belt-and-Road-Initiative-still-pushing-coal.

[4] Hydropower: Environmental Disaster or Climate Saver? China Water Risk, 6th July 2010, http://chinawaterrisk.org/resources/analysis-reviews/hydropower-environmental-disaster-or-climate-saver/.

[5] China Dams the World: The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Impact of Chinese Dams, Frauke Urban and Johan Nordensvard. 30th January 2014. E-International Relations.

[6]一些學者提出,即使在實施項目之前,也要進行監測,以便得到起始資料。詳見:Building a new and sustainabl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Li, Qian, Howard and Wu. 2015.

[7]http://thediplomat.com/2015/12/the-port-of-bagamoyo-a-test-for-chinas-new-maritime-silk-road-in-africa/.

[8]該項目中文資料:https://www.banktrack.org/download/summary_chinese_and_english_of_the_dodgy_deal_information/170428_amazar_chineseenglish_summary.pdf。(譯者注)

[9] Environmentalists warn Shenzhen stock exchange about risks of Amazar “Belt and Road” project in Russia. 12th May 2017, http://www.transrivers.org/2017/1922/

[10] China’s environmental footprint in Africa, Ian Taylor, February 2007, China Dialogue, https://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how/single/en/741-China-s-environmental-footprint-in-Africa

[11] 《商務部環境保護部關於印發“對外投資合作環境保護指南”的通知》。 2013年2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

[12] ‘One Belt’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s seen as helping to use up some industrial over-capacity, Eric Ng, 2nd November 2015,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http://www.scmp.com/business/article/1874895/one-belt-infrastructure-investments-seen-helping-use-some-industrial-ov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