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中巴經濟走廊簡介

文:李洛賓

譯:五月
雖然中巴經濟走廊(CPEC)的最初規劃要早於“一帶一路”,但後者為前者注入了新的動力,使其成為“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和中孟印緬經濟走廊一樣,中巴經濟走廊也在發改委(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2015年發佈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得到具體提及。該走廊涉及一系列連接兩國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東起中國喀什,西至3000公里外的巴基斯坦瓜達爾港。這些基礎設施項目包括道路、鐵路、電廠和光纖電纜網路,而且不管是正在建設的還是計畫興建的,都主要依靠中國資本和貸款。目前,該走廊的總價值估計為620億美元。[1]

中巴經濟走廊及有關項目

中巴經濟走廊.jpg
中巴經濟走廊重點項目(來源:日經中文網)
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發改委在2015年制定了一份長達231頁的中巴經濟走廊長期計畫,該檔的細節被巴基斯坦《黎明報》於2011年5月披露出來。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雖然說起中巴經濟走廊人們最容易想到道路、電廠等基礎設施項目,但該計畫卻包含了更多有關農業項目的細節,表明農業是其中另一個關鍵領域。該計畫涵蓋了農業的許多方面——從提供種子、化肥和農藥,到中國企業經營農場和農產品加工,再到從事農產品倉儲和運輸的物流公司。另外還提到了作為國有企業和准軍事組織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其在計畫中的作用是將農業機械化、畜牧科技、雜交品種研發和精細灌溉引入巴基斯坦。除了使中國企業有利可圖的機會外,該計畫也重點強調了會給新疆喀什自治州帶來的機會。[2]這說明中國似乎有意通過中巴經濟走廊來協助這一欠發達地區的發展。

 

瓜達爾港

中巴經濟走廊2.png
上圖:瓜達爾港(來源:維琪共用資源)
中巴經濟走廊的另一重要組成部分是瓜達爾港。該深水海港位於走廊盡頭,雖然為巴基斯坦政府擁有,但現在卻是由中國海外港口控股公司(COPHC,簡稱中國海外港口)這家國有企業經營。這個港口原本是由中巴兩國政府共同開發,並於2007年3月投入使用;然而,這之後新加坡國際港務集團(PSA)根據一份為期40年的特許經營協議,獲得了對該港的控制權。但之後PSA擴大業務失敗,而且由於該地區的安全問題,它也沒有注入商定的投資,再加上巴基斯坦海軍未能轉讓土地用作發展自由貿易區,終於PSA在2013年將特許經營權轉讓給了中國海外港口。作為中巴經濟走廊的一部分,該港的二期工程正在建設之中。工程合約估計價值10.2億美元,涉及九個新的多功能泊位的建造和其他港口基礎設施的擴建。這一工程同樣是依靠中國國有銀行的貸款資助。

瓜達爾港為什麼重要?因為其位置具有戰略意義。它靠近波斯灣和霍爾木茲海峽這一世界石油輸出的大動脈,因此有人認為,它將縮短中國從海灣國家進口石油和天然氣的運輸路線。但中國媒體卻在試圖淡化這種好處,它們聲稱,該港的規模與中國的石油進口需求相比微不足道,因此對中國的好處有限,反倒是巴基斯坦能獲得很多發展機遇[3]。然而,這個問題還要從能源安全的角度來考慮。中國80%的石油進口要通過有美國海軍巡邏的麻六甲海峽,這條路線不但有可能受到南海爭端的影響,還受到印度越來越多的監視——因為印度擔心中國正在通過“珍珠鏈戰略”對印度洋進行滲透。因此,瓜達爾港口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它可以讓中國避開其能源進口所受到的威脅,進而也可以降低中美衝突的可能性。但是,中巴之間因為“一帶一路”而更加緊密的關係,也會帶來其他地緣政治影響,比如要穿過印巴之間爭議領土的中巴經濟走廊,本身也會加劇中印和印巴之間的緊張局面。

港口擴建之後,預計首先運來的將是中巴經濟走廊其他項目所需的建築材料。 然而,目前二期工程的設計輸送量遠低於原來的預期,部分原因是中巴經濟走廊內連接瓜達爾港和中國境內工業區的道路尚未建成[4]。與港口擴建一起的,還有自由貿易區的建立。2015年底,中國海外港口租賃了650英畝的土地用來建設和經營自由貿易區(巴基斯坦總共將會把該地區2281英畝的土地提供給該公司發展自由貿易區)。瓜達爾自由貿易區將成為中國公司和產品進入巴基斯坦的切入點。2016年4月,中國海外港口董事長張保中表示,該公司將會提供45億美元,投入到自由貿易區的道路、電力、酒店和基礎設施建設中去[5]

 

中巴經濟走廊的影響

總體而言,如果項目按計劃進行,沒有因安全問題和當地政府的拖延或限制而受到太大的不利影響,那麼中巴經濟走廊將會提供有利於中國的機會——它不但可以給中國資本帶來利益和機遇,還會拓寬中國的地緣政治影響。但對巴基斯坦而言,情況並不是如此明朗。儘管兩國政府都在強調中巴經濟走廊給巴基斯坦帶來的潛在好處,但已經有批評認為巴基斯坦要為此承擔經濟風險,包括陷入債務危險和對中國的依賴——這在塔吉克斯坦等其他國家已有先例[6]。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指出,中巴經濟走廊項目中來自中國的銀行貸款可能會使巴基斯坦背上沉重的還貸責任。貸款償還額度預計會在2021年之後上漲,此外中國投資者也會把利潤裝入腰包。中巴經濟走廊能夠帶來的經濟增長是難以預測的,如果其不足以償還貸款和支付中國投資者的利潤回報,那麼巴基斯坦政府就要背上負擔。[7]

中巴經濟走廊已經受到了來自巴基斯坦國內的很多批評——既有從民族主義出發的觀點,也有超越政治光譜提出的對於普通民眾受到不利影響的真正擔憂。針對兩國政府執行項目的方式,巴基斯坦一些地區還爆發了抗議活動[8],其中還出現了“反對中國帝國主義”的聲音。有些人認為中巴經濟走廊可能會給巴基斯坦帶來經濟增長和其他積極成果,例如可以讓巴基斯坦的生產者(如水果種植者)更容易把產品出售到中國;但反對的聲音認為,當地人實際得到的好處不會太多,而且其現有資源反而會流失。其中,最主要的擔憂是人們賴以生存的農田遭到破壞,及人民流離失所[9]。也有人擔心瓜達爾港附近漁民的生計,後者可能會被迫遷往別處——新的定居處卻沒有足夠設施來接納所有漁民並保證他們維持目前的收入[10]。與此同時,瓜達爾市正在遭受日益嚴重的水源危機——數以千計的居民無法獲得清潔的飲用水,而投資的增加又造成了更多的供水壓力[11]。一些批評者還觀察到,所謂給當地創造就業機會的宣傳也並非實情——現有的中國投資都主要使用來自中國的熟練勞工,並沒有大量雇傭本地工人[12]

環境方面,新建煤電站是中巴經濟走廊受到批評的另一個原因。雖然贊同者經常提到中巴經濟走廊會幫助巴基斯坦解決電力問題,但解決問題的方式和投資的電力類型卻被人詬病。兩國政府認為中巴經濟走廊的投資項目優先於環境可持續性的另一個證據是,巴基斯坦政府2016年宣佈禁止建設使用進口煤炭的新電廠,但有報導顯示,中巴共同商定的項目或中巴經濟走廊確定的項目並不在禁令之內[13]。另外,為了給中巴經濟走廊騰出空間,農田和脆弱的生態系統也會遭到破壞。據報導,雖然有種植新的樹木,但為了建設從賴科特(Raikot)到伊斯蘭馬巴德的高速公路,巴基斯坦境內森林中成千上萬的成熟樹木已被砍伐。巴基斯坦環保局拒絕接受對此項目的初步環境影響評估,理由是這份評估不夠專業,也缺乏有關環境成本的資訊。[14]

跟以上所有問題有關的,還有項目實施缺乏透明度的問題,這也更為加劇了當地居民的擔憂。在這點上,中巴兩國政府都受到了批評,並且這種不透明也讓全面分析潛在費用和債務變得非常困難。據《黎明報》報導,旁遮普邦政府是巴基斯坦唯一一個得知上述長期計畫全部內容的省級政府,其他省級政府收到的只是30頁的概要——僅僅強調了“合作區域”,並沒有提供細節。另外,除了計畫細節和經濟影響外,人們對政府能否充分監督和報告項目對環境的影響也表示擔憂。這樣一個可能對巴基斯坦以及生活在那裡的人民有重大(或不利)影響的大型項目,在人民缺乏知情和協商的情況下就開始實施,實際上就是另一個需要質疑“一帶一路”戰略的原因。


[1] What’s happening at Pakistan’s Gwadar Port? Zofeen T. Ebrahim, 16th June 2017. https://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how/single/en/9869-What-s-happening-at-Pakistan-s-Gwadar-port-

[2] Exclusive: CPEC master plan revealed, Khurran Hussain, 21st June 2017, Dawn: https://www.dawn.com/news/1333101

[3] Gwadar Port Benefits to China Limited, Lu Xuanmin, 23rd November 2016, the Global Times: http://www.globaltimes.cn/content/1019840.shtml

[4] Expanded Chinese operated Chinese port almost ready, Kay Johnson, April 12 2016, http://in.reuters.com/article/pakistan-china-ports-idINKCN0X91PT

[5] Chinese-Pakistani Project Tried to Overcome Jihadists, Droughts and Doubts, Saeed Shah, April 10 2016:

https://www.wsj.com/articles/big-chinese-pakistani-project-tries-to-overcome-jihadists-droughts-and-doubts-1460274228

[6] Can Pakistan Afford CPEC, K.S. Venkatachalam, June 16th 2017. The Diplomat: http://thediplomat.com/2017/06/can-pakistan-afford-cpec/

[7] IMF warns Pakistan of looming China-Pak Economic Corridor Bill. The Economic Times, 17th October 2016.http://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news/international/business/imf-warns-pakistan-of-looming-china-pak-economic-corridor-bill/articleshow/54902281.cms

[8] Protesters to be charged under anti-terrorism laws: Pak on CPEC row, 18th August 2016 https://in.news.yahoo.com/protestors-charged-under-anti-terrorism-laws-pak-cpec-102338972.html

[9] Exclusive: CPEC master plan revealed, Khurran Hussain, 21st June 2017, Dawn: https://www.dawn.com/news/1333101

[10] http://thediplomat.com/2017/06/whats-happening-at-pakistans-gwadar-port/

[11] Pakistan’s Gwadar Port reels under water shortages, P M Baigal, 9th February 2016 https://www.thethirdpole.net/2016/02/09/pakistans-gwadar-port-reels-under-water-shortages/

[12] What the government’s not saying about CPEC, Faraz Talat, 18th May 2017 https://www.pakistantoday.com.pk/2017/05/18/what-the-governments-not-saying-about-cpec/

[13] Govt bans new power plants based on imported fuels , Khalid Mustafa, 29th July 2016, The News: https://www.thenews.com.pk/print/138539-Govt-bans-new-power-plants-based-on-imported-fuel

[14] Cutting down trees for CPEC, Muhammad Sadaqat, 4th May 2017, http://herald.dawn.com/news/1153738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