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各有不同,總之誓不屈服!

文:顧曉菲

欣聞昨日香港有十萬人上街抗議特區政府迫害青年民主派。其實類似反抗,全世界都在冒起。一個多禮拜前,在佛吉尼亞小鎮夏洛特維爾,一場名為「團結右翼」的集會吸引了來自全美各地的數千名種族主義者、法西斯分子和白人至上主義者。他們高喊「鮮血與國土」這樣的納粹口號,手中的盾牌上畫著戰斧與束棒,還像當年的3K黨一樣舉著火把在暗夜裡遊行。

 

波士頓四萬人對抗極右

但更多的人選擇站出來和他們對抗——少數族裔,學生,平權組織,工會分子,社會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紛紛來到並包圍了這場煽動仇恨的集會。眼看面臨失敗,一名20歲的右翼分子駕車沖入由紅旗、黑旗和彩虹旗組成的隊伍,撞死一人,撞傷十幾人。

1
右翼分子駕車沖向人群,圖片來源:CNN

但殺戮並沒有嚇退反對極右的人們,到了週末,美國數個城市都爆發了反納粹、反種族主義的遊行。其中波士頓聲勢最大——因為有右翼分子要在該市公園舉行「言論自由」集會,結果激起四萬人起來參加反對遊行。最終,只有幾十名右翼膽敢現身。

但這並非毫無懸念的勝利——不要忘了特朗普當選之時全美各地右翼分子的彈冠相慶和飛揚跋扈,而這位總統在夏洛特維爾慘案之後還擺出左右兩邊的「暴力」都應被譴責的姿態。所以,如果沒有足夠的反對者走上街頭(以及在媒體、網路和社區發聲),表明他們沒有被暴力嚇倒,那麼恐怕對方就會愈發囂張,甚至再來一次「水晶之夜」,也不是沒有可能。

2
波士頓看不到盡頭的反極右遊行隊伍,圖片來源:南華早報

一方有事,八方聲援:一個澳洲老工人的故事

想起一件舊事。2012年,澳大利亞一座醫院的工地上,建築公司只給予合同工較低的薪水和待遇,於是建築工人工會要求同工同酬。談判未果,工會決定罷工。但根據該國勞工法,工會只有在集體合同到期後雙方進行新的集體談判期間組織罷工才屬於合法,否則將面臨高額罰款。於是,建築工人工會找到一位當地的老工運分子——海員工會的鮑勃·卡內基,請他領導「社區罷工」。

鮑勃義不容辭地組織起來——安排每日淩晨的罷工糾察線,主持罷工工人會議,聯繫各路支持團體,籌集分發罷工基金——經過長達九個星期的罷工,建築公司終於認輸,滿足了工會的要求。

3.jpg
鮑勃在罷工現場,圖片來源:Brisbane Times

但很快,這家大企業就開始了對鮑勃的報復,他被告上法庭,面臨54項指控!如果成立,則會有數年的牢獄之災和數百萬澳元的罰款。

為眾人抱火者,不可使他凍斃於風雪。於是,工人、工會、社運團體、學生等各界人士,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了歷時十幾個月的「保衛鮑勃」運動;終審開庭之日,法庭所在城市數千名建築工人離開工地,遊行至法院,坐滿旁聽席之外,還把法院入口圍得水泄不通。終於,在牆外工人震天的口號聲中,法官宣佈鮑勃無罪,撤銷了全部54項指控!

 

你以為大陸沒人反抗?

再說一件剛剛發生在中國大陸的事情。

河北省涉縣有個農民看病住院,發現醫院的飯菜很差,便在網上牢騷了幾句。結果有人報告給員警,後者立馬把牢騷者抓了起來,按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的罪名判處行政拘留,然後還把這件事當成「政績」放在網上,警告線民不要亂說話。

4.jpg
官方發佈的消息截圖,圖片來源:微博網友

對於這種迫害,被拘留者和家屬都無力反抗;員警把事情放在網上,是希望本地不再有人敢發出批評的聲音。但無數的看到這條消息的人沒有選擇沉默,雖然他們不能像美國和澳大利亞的反對者那樣走上街頭,但卻讓辛辣的諷刺和斥責在一天內充斥了社交媒體。

5.jpg
網友的熱門評論,圖片來源:微博

很快,政府感到了壓力——被害者被釋放,抓人的員警調離崗位,派出所所長停職,員警賠禮道歉。雖然我們知道,這種近乎無恥的迫害,肯定是更高權力機關推動和默許的結果,有了大規模的反對聲音才推出幾個嘍囉不疼不癢地處罰一下做做樣子;但並不能說,因為不能馬上根本改變制度,民眾的反抗就沒有意義。

因為這些並不激進的反抗讓我們看到,有成千上萬的人沒有被國家機器的「以儆效尤」嚇倒;或者即使感到恐懼,但也沒有為了明哲保身而沉默。

世界上每個地方各有不同的不公和壓迫,被壓迫者和受害者所處的環境鬆緊不同也導致反抗的形式多種多樣,反抗的效果有大有小。所以,不能說誰比誰更勇敢。

但有一點相同,就是名為「統治階級」的一小部分人——不管他們是美國的政客,澳大利亞的資本家,香港的政府高官,還是北京的獨裁集團——正在奴役和剝削著我們大多數人,並費勁心思地想要維持這奴役和剝削的制度。他們因為人數遠遜於我們,所以要用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來分化我們,要用正式或非正式地受雇于他們的暴徒來恐嚇我們,要用聽命於他們國家機器和所謂的法治來囚禁我們,要用掌握的金錢和其他資源來壓垮我們當中每一個起來反抗的個體。

今天的他們,確實很強大,尤其在這片土地——很多時候反抗者並不像鮑勃那樣能夠免受資本和國家機器報復。

但我們絕對不能屈服。我們的敵人知道,他們不可能殺死或囚禁大多數被統治者,但只要令其內心保持恐懼、順從和懦弱,便能保住江山皇位。可是,如果我們沒有屈服於他們的暴政和恐嚇,不管當下每個個體能做的反抗是上網發聲還是街頭抗議,反抗的火種就會傳承下去——直到終有一天,爆發出他們無法擊敗的力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