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磚五國,誰的金磚?

 

BRICS-01.jpg
金磚五國的經濟總量及有關資料。來源:russiabrics2015

 

什麼是金磚五國(BRICS?

BRICS是五個發展中國家/新興工業化國家的國名縮寫,分別為巴西(B)、俄羅斯(R)、印度(I)、中國(C)和南非(S),因為合起來有英文「磚」的意思,故稱金磚五國。這一稱謂是由高盛資產管理公司前主席吉姆·奧尼爾(Jim O’Neill)所創,最早出現在《打造更好的全球經濟金磚(建立更好的全球經濟金磚四國)》這篇報告當中。在南非於2010年加入之前,該集團也被稱為「金磚四國(BRIC/BRICs)」。這五個國家的特點是經濟體量大、發展迅速、對區域事務有重大影響。從2007年經濟危機開始爆發到2014年,全世界經濟增長的一半以上都來自這五個國家。[1]

 

金磚五國的成形

雖然這個稱謂是由高盛的經濟學家提出,但相關國家也確實建立了合作平臺。首先是2006年,在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提議下,「金磚四國」的外交部長在紐約聯合國大會期間進行了會晤。接下來幾年,舉行了一系列高級會議,金磚五國終於在2009年6月在俄羅斯葉卡捷琳堡舉行了首次正式峰會。該峰會的聯合聲明闡述了金磚五國的目標:

「我們將以循序漸進、積極務實、開放透明的方式推動四國的對話與合作。‘金磚四國’的對話與合作不僅符合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共同利益,而且有利於建設一個持久和平、共同繁榮的和諧世界。」[2]

 

合作與項目

金磚五國的合作與協定中討論過的領域包括:金融和經濟問題,地區問題(利比亞、敘利亞和阿富汗),衝突解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改革,毒品販運,通信技術,自由貿易的發展條件和知識產權等。但是,各國之間也存在顯著分歧,包括聯合國安理會改革以及中印之間的領土爭端、能源和貿易競爭。這說明各國雖然承諾合作,但實際上在一些領域存在相互衝突的利益和行動。

金磚五國最廣為人知的合作或許就是建立新開發銀行和應急儲備基金。2014年7月,第六屆金磚峰會在巴西福塔雷薩舉行,期間各國就建立新開發銀行(又名金磚國家銀行)和金磚國家應急儲備基金簽署了協定。該銀行將為金磚五國(以及其他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資金。對於銀行的決策和管理,五國享有平等地位,且都提供了100億美元的初始資金。發展可再生能源也是該銀行的目標——其董事會在2016年批准貸款的七個項目中,有六個和可再生能源有關。有人認為新開發銀行十分重要,因為它被視為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WB)的潛在對手或替代者,而後兩者並沒有通過改革給發展中國家更多話語權。但實際上,金磚五國並沒有提供更好的替代方案,而且它的一些行動還進一步鞏固了現有機構的權力。舉例來說,應急儲備安排的章程規定,借貸者要求的融資若達到最大借款額度的30%,就要與IMF商討結構調整計劃。[3]這種制度設計,等於規定:金磚五國中任何一國越急需大額貸款,IMF就越能介入,於是所謂金磚五國提供另類出路的言論,也就難以成立。

 

中國與金磚國家

中國因為經濟和金融實力遠超其他金磚五國,因此被認為從中獲益最大。2008至2013年間,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比其他四國中任何一國都快一倍以上[4];2013年金磚五國之間貿易的85%都有中國參與,而且其他四國各自的三大出口目的國裡都有中國[5]。因此有人認為,金磚五國更準確說應該是CRIBS(英文有「嬰兒床」和「飼料槽」之意)。也有人提出,通過金磚五國這個平臺,中國可以在「背後」進行領導,從而避免國際社會指責自己在重要全球性問題上採取單邊行動,而且還可以顯示自己在國家舞臺上責任重大。值得注意的是,最初中國採取的態度更加謹慎,在金磚五國成形初期退居後臺,反而是俄羅斯和巴西更明顯地在推動。就新開發銀行而言,也是在印度的推動之下才進一步為世人所知[6]。然而值得注意的是, 2010年南非加入金磚五國 中國起了很大作用[7],也努力爭取到把新發展銀行的總部最終設在上海(印度希望總部設在新德里,為此兩國有過競爭)。從這兩個方面可以看出,中國是可以從中獲取利益的。

2017年9月,中國將在福建廈門舉辦第九屆金磚峰會。這是中國主辦的第二次金磚峰會,之前一次是2011年4月在海南三亞舉辦的第三屆峰會。

 

金磚五國——問題和批評

金磚五國從頭起就問題重重:五國共建一個組織,究竟有多大凝聚力?它其實無法提供新自由主義以外的另類出路;反而可能進一步加劇全球的社會和環境不公。

一方面來說,這五國之間差異巨大。中國與南非的實力相差尤為突出。這不禁會令人擔心中國讓南非加入只是想把其當作進入非洲大陸的跳板,從而使金磚五國旗下的跨國公司更容易參與對非洲的瓜分[8]。實際上已經有人論辯道,雖然南非是非洲大陸的經濟領袖,但如果談到「新興經濟體」,似乎一些其他國家更加恰如其分,比如墨西哥、印尼和韓國。在金磚五國內部,中國的影響力也令俄羅斯和印度(後者與中國之間長期存在安全問題)感到憂慮,它們也因一系列問題產生了不滿,比如感覺受到冷落,或是不滿於中國的制度優勢和更為積極的外交貿易策略。[9] 近期中印兩國因領土爭端引發的對抗升級,更是進一步凸顯出這一組織的局限性——金磚五國作為一個整體並不一定存在共同利益,甚至還有利益衝突。此外,如果這些國家未來發生重大衝突,付出代價的很可能是普通民眾。

此外,雖然金磚五國之前被認為可以取代「華盛頓共識」和新自由主義發展戰略,但這些國家不論在國內還是國際上,都沒有做出好的榜樣——不但沒有優先考慮人民的福祉,還因為各種問題飽受民間社會團體的批評。有批評認為,包括中國在內的這五個國家,在某種程度上都受益於美國所主導的現行秩序,所以都與之接軌,也就是說,它們「按照老牌工業強國定下的遊戲規則行事,只不過同時將之推向有利於己的方向而已」[10]。還有人觀察到,金磚五國推動的發展模式,與之前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推銷的以犧牲環境和社會為代價來追求GDP增長的發展模式並沒有很大區別。金磚五國的發展重點也是城市化、擴大市場和大型基礎設施建設——比如中國的三峽大壩、巴西的西岱爾大壩(Jirau Dam)和印度的庫丹庫拉姆核電站[11]。金磚五國瓜分非洲資源的方式[12],已經被人批評為代表了一種新型的帝國主義。而且與此同時,這五個國家的國內都存在嚴重的腐敗問題,在金磚五國成形的過程中還都爆出了重大腐敗醜聞。例如,印度爆出了與2010年英聯邦運動會合同有關的醜聞;在俄羅斯,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和索契冬奧會的建築項目也都爆出了醜聞。[13]這進一步表明,金磚五國並沒有提供更好的替代模式。

金磚五國的重要性能否持續下去,在最近受到了質疑,因為隨著經濟增速的下降,這五個經濟體都或多或少地愈發陷入困境。一些經濟學家聲稱金磚國家的時代已經結束」,理由是其中只有中國打破了「中等收入陷阱」[14]。作為金磚五國一詞的創造者,高盛卻在2015年底關閉它的「金磚國家投資基金」,並將其與一個更大的新興市場基金合併。此時,該基金的資產與2010年時的高峰相比,已經下降了88%,其中超過一半是流向了投資中國公司的基金。[15]

儘管如此,金磚五國這個平臺依然沒有散夥,其未來潛在的發展方向仍然值得密切關注。比如,作為一個平臺,金磚五國繼續反對所謂貿易保護主義和推動自由貿易。在過去的金磚峰會中,各國對於自由貿易區協議就進行過討論。有報導顯示,有關金磚五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對中國的不利影響最多,因此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最近正在用更大的力度兜售建立自由貿易區的想法。2016年,中國商務部把自貿區描述為金磚五國之間的「重要合作形式」,稱將推進五國之間的貿易和投資自由化。[16]考慮到五國之間的差距,再加上自由貿易的協定和政策一般都是國家間的「劫貧濟富」,會導致對窮國的傾銷和人民生計被破壞,因此,有關在金磚五國框架內建立自貿區的進展也非常值得關注。

 


[1] Why BRICS Matter: Emerging Powers and Global Governance, Armijo and Roberts 2014.

[2] What is the BRICS? http://en.brics2015.ru/docs/index/faq.html

[3] China Sucked Deeper into Financial Vortex and Vice Versa, as BRICS Sink Fast. Patrick Bond. 27th November 2015. http://worldlabour.org/eng/node/733

[4] The BRICS: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Andrew Cooper. 2016.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5] Experts call for BRICS free trade pact. Li Jiabao. 27th March 2013. China Daily.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13-03/27/content_16347695.htm

[6] Cooper 2016.

[7] The Rise of China and BRICs: A multipolar world in the making. Dorothy-Grace Guerreo 21st March 2013. https://focusweb.org/content/rise-china-and-brics-multipolar-world-making

[8] BRICS [Brazil-Russia-India-China-South Africa] corporate snapshots in Africa. Amisi Baruti. 9th April 2014. http://www.europe-solidaire.org/spip.php?article31677

[9] Armijo and Roberts 2014.

[10] Armijo and Roberts 2014.

[11] BRICS Bank: New Bottle, how’s the wine? Sameer Dossani, 27th February 2014, http://www.brettonwoodsproject.org/2014/02/brics-bank-new-bottle-hows-wine/

[12] 同上。

[13] Cooper 2016.

[14] BRICS era over, China only exception. Ruchir Sharma. 30th July 2013. The Economic Times. http://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news/economy/finance/brics-era-over-china-only-exception-ruchir-sharma/articleshow/21461983.cms

[15] The BRICS era is over even at Goldman Sachs. Heather Timmons. 9th November 2015. Quartz https://qz.com/544410/the-brics-era-is-over-even-at-goldman-sachs/

[16] BRICS free trade area. Global Times. 9th October 2016. http://www.globaltimes.cn/content/1010290.shtm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