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官貴人七宗罪

文:區龍宇

一張港獨橫額,捲起壓城黑雲。學生首當其衝,被很多人大罵讀屎片。然而,達官貴人們這次卻完美表演了自己的水平:

 

一)不是針對行為,而是針對人身

教大民主牆諷刺蔡若蓮的標語一出,楊潤雄、馬時亨立即質疑那兩個「學生」(雖然還沒有證據證明是教大學生)如何有資格做教師。但你兩個教育高人,難道不知道,教育學生,首先應該嚴格區分行為與人身嗎?那個標語本身不妥,但教育家只應限於批評這個行為,指出如何有害,沒有理由上綱上線到否定那「兩個學生」因此沒資格當教師 – 這樣等於否定學生有改善的可能,亦即根本否定其人了。但這是教育家應有的態度嗎?

二)寧枉勿縱,集體懲罰

很快便有校長表明永不錄用教大畢業生,甚至據說有些本已獲安排實習的教大學生被校長取消實習。這等校長,竟然違反教育以至處世一個大原則,即一人做事一人當,絕不搞集體懲罰(collective punishment)。殖民地奴化教育,最興搞這一套,一個學生犯規,全班受罰。想不到現在還有些校長繼承封建/殖民遺毒,去荼毒21世紀學生!

三)封建的道德,殖民的政治

權貴們祭起道德批判的大旗,越發暴露自己的中世紀和殖民主義高等臣民的思維。先生女士們,奚落蔡若蓮的學生,從民主政治立場看,道德問題不是關鍵,而是這些學生混淆了公私兩個領域。達官貴人,大學校長,不會不知道這個現代性原則吧?民主政治並非不重道德,但政治領域應該首先考慮政治原則。蔡如何不堪,都不堪在其公職上,與其家人/私生活無關。政敵之間互相攻擊諷刺常有,但文明的公共議政,攻擊諷刺也應該限於彼此的公職/公民身份。只有這樣,才能營造出真正的公民共同體,不致倒退回株連家人的宗法社會。達官貴人不以這個原則教育學生,卻一扯扯到道德,至少顛倒了主次。這個錯誤,並非偶然,因為他們根本還停留在殖民主義的政治觀上面!林鄭強調「言論自由有底線」,即不能討論港獨,不過延續過去殖民主義的壓迫罷了(詳見筆者《殖民政權下的言論自由》)。再綜合1到3點,不難看出,這些人的所謂道德,亦不過是統治集團的父權主義/封建主義的道德而已。

四)雙重標準,幫派文化

冒犯性標語,前有冒犯蔡若蓮喪子,後有冒犯劉曉波瘐死獄中,但從特首一直到那些攻擊學生的校長,再到所有保皇黨政客,對於後一個冒犯不吭一聲,絕對顯示出一種幫派文化;是非黑白,按幫派界限而分,凡我幫友,盡可護短; 非我族類,其心可誅。

五)儒學則各取所需,處事則媚上傲下

新亞書院院長黃乃正發表公開信譴責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周竪峰,並表示院方及其紀律委員會正調查事件。平情而論,周再發公開信為自己當日在民主牆的行為辯護,更加暴露了自己的短處。不過,你黃乃正是教育高人,處處引述錢穆唐君毅,豈不聞《左傳》有篇《子產不毀鄉校》:鄭國國人在一間學校聚會批評政府,有人向鄭國執政子產建議把學校毀掉,但子產反對,說:「他們喜歡的,我們就推行;他們討厭的,我們就改正。這是我們的老師。為什麼要毀掉它呢?」末了他更提醒「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的危險。現在這位黃老師,不學子產,而學重慘黨的黨棍,把民主牆事件無限擴大,撿起學生紀律的大棒,客觀上正是幫助重慘黨滅校。如此作為,反共的錢穆唐君毅地下有知,會作何想?能不令人懷疑這位院長是否媚上傲下?

六)跳忠字舞,埋沒理性

以上五點,出諸市井,尚有可原,出諸貴人賢達,則不可諒。重慘黨滅港之勢已成,此時為之,更是助紂為虐。本來,像黃老師那樣的學者,應該首重理性,然而在一片表忠狂潮下,理性首先被犧牲了。於是,這樣的新數學便出現了:港獨橫額=違法:捍衛討論港獨的自由=港獨;一人犯錯=全體學生犯罪;一個小錯=道德淪亡,其心可誅。

七)沒有政治識見

公平地講,大小達官貴人,亦非個個一樣壞。馬時亨在電台上懇求嫡系保皇黨收手,「唔好再做D咁既嘢啦」,反映有些庶系保皇黨對於嫡系大吹文革黑風,深感憂慮。很快也有其他重要人物出來說讓政治遠離大學吧。這可錯了。大學可以不講政治嗎?政治就是權力的分配。不問政治,等於讓現有的非經民主產生的政治體制無限延續下去而已。不講政治,實講政治,不過是專制政治而已。現在的亂局,又是因為大學有人講政治而來的嗎?不。目前亂局,是因為專制集團政治清洗校園而致。如果由大學一直到社會,都奉行民主政治(含社會與經濟民主的民主政治),即使有亂局,也是社會進步的一點曲折;反之,奉行專制,即使沒有亂局,也是在直線倒退。

 

怎麽辦呢?只有用民主和科學來改造這個腐爛的屎片社會。陳獨秀把民主和科學兩者相連,是很有見地的。沒有科學的民主,一樣可以犯上七宗罪,導致多數人暴政。如果又沒有科學更沒有民主,更其堪憂。那次陸生與周同學的對罵,便是一例。說出「中國是你爸」的陸生,與大罵「支那人」的周竪峰,表面上對立,但思維上其實相通,就是同等地威權主義/宗法主義,同樣地拒絕實事求是:或者用宗法關係來說明現代公民關係,或者把全體中國人視為低等人。我們必須指出這些同學的錯誤。但如果手握權勢者,卻犯上以上七宗罪甚至更多,罪責難道不是更重一千倍嗎?其身不正,何以正人?指責學生前,請先照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