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羅尼亞獨立問題

五月綜合編譯

 

十月一日,西班牙加泰羅尼亞地區舉行了獨立公投。根據自治區政府給出的資料,投票率約有42%,其中90%的選票支持加泰羅尼亞成立獨立共和國。西班牙中央政府則宣佈公投無效。

說到“獨立”問題,中國政府往往喜歡用“自古以來”、“神聖不可侵犯”之類的廢話唬人。人類文明發展出“國家”,最多不過幾千年而已,現代意義上的“主權國家”,更是只有幾百年歷史。在1900年,全球只有53個獨立國家;而今天的國家數量,即使按聯合國成員國來算(有的國家不願加入聯合國,也有實際獨立但不被聯合國正式承認的“國家”),也已有193個。可見過去一百年來,“獨立”是經常發生的事件。

中世紀時,加泰羅尼亞是阿拉貢聯合王國的一部分,但仍然保有自己的國會與自治權。後來阿拉貢國王和鄰居卡斯蒂利亞王國的女王聯姻,使兩國漸漸融合,最終形成西班牙王國。但那時的歐洲封建王朝並沒有強大的中央集權,所以加泰羅尼亞地區一直享有自治。到了十八世紀,該地區在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中站錯了隊伍,被得勝的菲力浦五世廢除了自治權。1931年,西班牙廢除君主制,左翼建立的第二共和國重新賦予加泰羅尼亞自治權。但好景不長,1936年內戰爆發,結果法西斯一方獲勝,弗朗哥政權再次剝奪了加泰羅尼亞自治。1977年法西斯統治終於倒臺,之後加泰羅尼亞才再度恢復有限自治(比如財政和員警由馬德里控制),並延續至今。

由此可見,西班牙的大一統,也多靠強權維持,而加泰羅尼亞,則一向不願受制於馬德里中央政府。

 

不僅僅是稅收問題

很多媒體在報導這次公投時,都會強調稅收分配不公平的問題。加泰羅尼亞是西班牙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之一,經濟產值占整個西班牙國民生產總值的20%左右,因此每年會向中央政府繳納大量稅金。這就好比是珠三角地區——以廣州為例,其財政收入有七成要上繳中央,所以雖然經濟發達,但用於本地民生的預算卻有限。

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區,也有獨立運動的傳統,但卻享有獨立稅收和自主財政分配的權利,需要向國家上繳的數額很小。因此有報導指出,加泰羅尼亞公投是為了迫使中央政府給予同樣的待遇。

但這無疑是片面的。2008年開始的金融危機對西班牙的影響非常持久,政府於2011年開始實行緊縮政策,大幅削減公共開支,並引發了M15佔領運動。加泰羅尼亞同樣受到危機和緊縮的影響,現今失業率仍高達20%。而西班牙現任首相馬里亞諾•拉霍伊,不但強硬打壓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也是緊縮政策的支持者和繼續執行者。因此,很多參與此次公投的工人和青年都表示,他們走上街頭並非出於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而是要反對不民主的政治體制和中央政府的緊縮政策。

 

鎮壓

而馬德里對公投的反應,也確有佛朗哥政權的遺風。

為阻撓公投,中央政府調集了上萬名防爆員警和國民警衛隊員進入加泰羅尼亞,逮捕獨派人士,強襲投票站,沒收公投材料,搶奪投票箱;在一些地區,還動用了催淚瓦斯和橡膠子彈。

這些行為,更是加劇了人們的反抗情緒。西班牙很多左翼政黨都認為,獨立與否可以商榷,但言論自由和民族自決的權利不容侵犯;如果加泰羅尼亞的反抗被鎮壓,那麼西班牙政府將在威權主義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從而威脅到所有人的民主權利。

 

對西班牙之外的影響

也有報導指出,加泰羅尼亞公投,會打開歐洲巴爾幹化的潘朵拉魔盒。蘇格蘭、弗拉芒(位於比利時)、帕達尼亞(位於義大利)、巴伐利亞(位於德國)等地的獨立運動都會受到鼓舞風雲再起,從而令整個歐洲陷入不穩。

但今天的歐洲,基於民族主義的獨立運動已經沒有太大能量。歐洲大國真正擔心的,是西班牙經濟進一步陷入泥潭, 從而影響大資本的投資利益和整個歐元區的穩定。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週一通過發言人表示:“根據西班牙憲法,昨天的公投是非法的。”而且在公投之前,歐盟委員會就明確表示,如果加泰羅尼亞宣佈獨立,新成立的國家將不是歐盟的一部份,必須重新申請加入歐盟。歐盟的這一態度,以及法德兩國政府的默許,也都堅定了馬德里鎮壓的態度。

反倒是中國政府,可能會更加擔憂這次公投在其治內引發迴響。因為在香港、西藏、新疆等地,有關民族自決、民主自治或獨立的訴求都能或多或少地能找到與之契合之處。可以觀察到,雖然官方媒體的報導大都傾向於西班牙中央政府,但在社交媒體上又有通過展示暴力鎮壓來合理化中共自身政策的輿論導向。

 

公投之後

雖然公投已經發生,但面對馬德里的強硬立場,加泰羅尼亞應該何去何從,還沒有明顯答案。不過,一些西班牙左派指出,獨立運動應該在全國範圍內尋求盟友——所有反對威權政府及其背後的政治經濟精英階級的工人、貧民、學生等群體,並將訴求擴大為爭取所有地區的民主權利和更加公平公正的經濟制度。

比如在獨立運動中發揮核心作用的人民團結候選人党(CUP)就是一個強大的反資本主義政黨,秉持反對種族主義、女權主義和國際主義的立場,讓其在工人和青年中很受歡迎。上次加泰羅尼亞議會選舉中,它獲得了10個席位和34萬張票。目前CUP就主張堅持動員更廣泛的公民不服從和街頭運動。

當下的力量對比,明顯馬德里更有優勢。但如果有階級性質的全國運動,統治集團就會捉襟見肘,甚至可能做出修改1978年憲法的讓步。這不僅會影響加泰羅尼亞,也會讓其他議題獲得轉機,比如是否保留君主制,是否繼續歐盟的緊縮政策等。

當然,馬德里也意識到了這種危險,對其他地區支援加泰羅尼亞的集會也在嚴加禁止。同時,精英階層正在通過其控制的媒體汙名化獨立運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