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雲欲壓歐羅巴 ——簡述歐洲極右勢力近年的崛起(上)

文:顧曉菲

上個月,本來在中文世界屬於冷門的奧地利政局突然小熱了一把,因為隨著奧地利人民黨在大選中獲勝,其黨魁塞巴斯蒂安·庫爾茨——高大帥氣且年僅31歲——將成為下任總理。青年才俊問鼎昔日哈布斯堡王朝的心臟,這樣的戲碼自然令人燃起八卦之魂,但也有人嗅出些許不祥和的味道:生於奧地利、右翼、反移民、反難民、歲數不大當選總理——這不是和當年那位“元首”如出一轍麼?德國政治諷刺雜誌《泰坦尼克》更是直言不諱地給其打上“嬰兒希特勒”的標籤。雖然人民黨傳統上被認為是中間偏右,但此次很可能和極右翼的自由黨聯合執政,所以這種擔心並非捕風捉影。

圖片 1.png
德國政治諷刺雜誌《泰坦尼克》的封面

幾年前坐飛機,和鄰座一位出生于東歐某國的老人聊天,談到法西斯主義時他說:“人們往往只知道它曾在德國和義大利盛行,但當年又何止這兩個國家?英國、法國、匈牙利、西班牙、羅馬尼亞、希臘……曾經都有成規模的法西斯組織。二戰前的歐洲幾乎到處都有狂熱的極右分子!”然而,在全球經濟政治局勢愈發不穩的今天,歐洲多國再次出現了足以撼動主流政治版圖的極右政黨,這種情況不得不令人擔憂。下面,就先從奧地利說起,逐一簡要介紹一下歐洲各國極右勢力近年的崛起。

 

奧地利

奧地利人民黨的前身是1887年成立的基督教社會黨,後者在反猶主義方面可謂是希特勒的老師。一戰結束後奧匈帝國解體,新成立的奧地利共和國在政治上對立分明:一方是由地主、教會、資本家組成的保守陣營,其支持的基督教社會黨一直執掌中央政府;另一方無產階級則支援奧地利社會民主黨——這一傾向最為明顯的首都地區甚至在1918到1934年間被稱為“紅色維也納”。

隨著法西斯主義在歐洲的興起,基督教社會黨也開始對左翼發動攻擊,並改組為極右性質的祖國前線黨(同時興起的還有鼓吹德奧合併的奧地利納粹黨,但被反對合併的基督教社會黨鎮壓)。社民黨雖然奮起抵抗,甚至在1934年發起“二月暴動”,但終究不敵有軍隊支持的執政黨——奧地利在該年建立起了類似義大利的法西斯獨裁統治。

1938年德國吞併奧地利之後,祖國前線黨由於之前反對合併而遭到解散,由更激進的納粹黨取而代之。二戰之後,由於種種原因,奧地利並未像德國那樣清算法西斯分子——祖國前線黨前成員在1945年組建了人民黨;納粹黨分子由於戰後第一次選舉時沒有選舉權,直到1956年才在前納粹政府官員、黨衛隊少將安東·萊恩特哈勒的帶領下組建了自由黨。

戰後奧地利政壇再次回歸了社會黨(1945重建的社會民主黨,並於1991年再度改名為社會民主黨)和人民黨的兩強局面,但和大部分議會民主制國家的中左、中右兩黨輪流執政不同,它們大多數時候選擇聯合執政,包括最近的三屆政府(2006,2008,2013)。

自由黨在成立初期繼續鼓吹泛日爾曼主義,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之前都回應平平,其全國大選的得票率從未超過10%;八十年代還一度試圖轉向溫和路線,和社會黨有過短暫合作(之前在1970年也有過一次合作)。

隨著冷戰結束和加入歐盟,外國移民開始進入奧地利,自由黨抓住這一機會,將泛日爾曼主義的政綱修改為“奧地利優先”,鼓吹反移民的奧地利民族主義,並因此獲得更多支持。九十年代末期,該黨又開打反穆斯林牌(最初是為了拉攏已取得奧地利國籍的老移民),在歐洲出現難民潮之後,這一戰略變得愈發核心。

另外,該黨還試圖把自己打造成反體制政黨,宣稱社民-人民黨聯合執政是精英的固化統治,從而獲得了大量感到被主流政黨忽視、自身未來不確定的年輕人的支持——在今年大選中,其在30歲以下選民中的得票率最高。

在經濟方面,該黨則是新自由主義政策的支持者,鼓吹私有化、減稅和削減社會福利——和世界許多國家的右翼一樣,它的藉口是難民和移民是福利制度的寄生蟲。

雖然自由黨今年大選得票率(26%)仍位居第三,但和社民黨(26.9%)已經相差無幾。更重要的是,它成功迫使人民黨右轉——後者競選時承諾的關閉難民通道、限制用於難民的財政撥款、難民居滿五年才能得到社會福利等,都是其政策的翻版。所以大選結束之後,自由黨的支持者就開始了慶祝活動。

更糟的是,面對兩個歷史上都和法西斯主義頗有淵源的右翼政黨即將同流合污的局面,主流社民黨似乎並無好的對策與之抗衡,奧地利也沒有一個強大的在野左翼黨可以領導其行之有效的反法西斯社會運動。因此,奧地利的極右勢力雖然尚未像當年一樣組建准軍事力量和暴力攻擊左翼/少數民族,但其發展勢頭無疑還將繼續上升。

圖片 2.png
大選之後維也納舉行的反法西斯遊行,但規模並不令人樂觀

 

法國

奧地利自由黨雖然極有可能參與執政,但奧地利畢竟是小國,今年歐洲極右的最大黑馬還要數法國的國民陣線。

上世紀三十年代,法國也有蓬勃的法西斯運動,但法國共產黨和社會黨摒棄前嫌(史達林主義主導的共產國際將社會民主主義稱為“社會法西斯主義”,要求各國共產黨不得與其合作),在1934年結成同盟,並在1935年組織了更廣泛的反法西斯人民陣線,到1936就基本打垮了法國極右勢力。

二戰後,法國又湧現出不少極右組織,但整體來說一盤散沙。讓-瑪麗·勒龐在1972年成立國民陣線就是試圖整合各路人馬,雖然這一企圖在八十年代取得一定成功,但反猶、反共、排外和法國民族主義的政治立場並沒有使其在選舉中獲得太大成功。

瑪麗娜·勒龐2011年擔任黨魁之後,對國民陣線進行了重新包裝,去除了諸如反猶等法西斯主義色彩濃重的政策,甚至“大義滅親”,把太多極右言論的老勒龐開除出黨。

當然,光是這些並不足以解釋國民陣線的崛起。2008經濟危機之後,法國深陷泥潭難以自拔,主流政黨只顧權貴利益,制定的政策都是意在讓底層為危機買單。福利削減、失業、企業權利擴大等問題讓青年和工人紛紛拋棄了中左和中右的主流政黨,這才使極右色彩淡化的國民陣線在2017年第一輪大選中獲得了21.3%的選票。而反移民和反穆斯林的政策,則意味著它並不打算放棄來自極右基本盤的選票。

但是,國民陣線在經濟方面開出的貿易保護主義、退出歐盟等激進藥方,是法國統治階級暫時所不容的,所以後者選擇了大力扶持馬克龍。再加上法國左翼的極力抵制,勒龐最終在第二輪投票中失敗,國民陣線在隨後的議會選舉中也只斬獲八個席位。近日,又出現了國民陣線二號人物弗洛里昂·菲利波與勒龐公開決裂,退黨另立門戶的狀況。於是,法國極右的勢頭似乎已較今年早些時候減弱不少。

圖片 3.png
四月第一輪投票之前,激進左翼在馬賽組織的反國民陣線遊行

與奧地利不同,法國的激進左翼要相對強大許多,雖然因派系眾多而無法在選舉中取得與極右匹敵的成績,但其組織和群眾基礎還是能在狙擊極右崛起的鬥爭中發揮一定作用。在極右陰雲尚未散去的今天,它們或許應該建立一個新的群眾黨,取代腐朽的社會黨,擔負起領導工人運動的責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