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一萬五千科學家的拯救地球綱領

譯:蛇夫

編者按:今年11月13日,全球一萬五千名科學家發表報告,警告人類當前的環境破壞與地球暖化危機,已面臨臨界點。當時香港媒體都有報導,不過非常簡單。我們特別將全文翻譯,因為這些科學家不只警告,其實還有一套行動綱領,當中更指出,貧富懸殊與男女不平等,也影響環境,所以也必須加以糾正。報告還指出了當前的經濟發展模式,尤其是金融投資,也要負上責任。當全球人類都越來越關注整個地球的可持續性的時候,香港政府,卻大張旗鼓去搞垃圾徵費,實在諷刺。與其說這是促進環保,不如說是轉移視線,不讓大家正視真正的問題。下面是原文連結。


二十五年前,“擔憂的科學家聯合會(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和一千七百多名獨立科學家,包括大多數在世的諾貝爾科學類獎項獲得者,共同發表了《1992年世界科學家對人類的警告》一文(原文的補充檔S1連結失效——譯者注)。這些擔憂的專業人士呼籲人類減少環境破壞,並提醒說:“為了避免人類的巨大災難,我們需要在管理地球和生活方式上做出重大改變。”他們在文中展示了人類正處於與自然界的衝突之中,也表達了對地球正在、即將或可能遭受的破壞的擔憂,包括臭氧消耗、淡水污染、海洋生物減少、海洋死亡區、森林消失、生物多樣性破壞、氣候變化和持續增長的人口所帶來的問題。他們宣稱,為了避免目前衝突帶來的後果,人類迫切需要做出根本性改變。

1992年的作者們擔心,人類對地球生態系統的壓榨正在超出其維持生命網路的能力。他們提到,生物圈在很多方面將很快達到可容忍極限——一旦越過這些極限,將出現重大且不可逆轉的傷害。科學家懇求人類控制人口,因為大量人口帶來的壓力會抵消其他追求可持續發展的努力(Crist et al. 2017)。但自1992年以來,世界人口又增加了20億,增幅高達35%。其他的懇求包括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淘汰化石燃料、減少森林砍伐和扭轉生物多樣性崩潰的趨勢。

在他們發出呼籲二十五周年之際,我們回顧這些警告並通過探索這期間的資料評估了人類的應對。結論是,自1992年以來,除了平流層臭氧層得到穩定之外,人類在解決這些已被預見的環境挑戰方面普遍沒有取得足夠進展;更令人擔憂的是,其中大部分問題變得更糟了(下圖)。尤其糟糕的是,目前由於燃燒化石燃料(Hansen et al.2013)、砍伐森林(Keenan et al.2015)和農業生產(特別是養殖用於肉類消費的反芻動物)(Ripple et al.2014)造成的溫室氣體增加,很可能引發災難性的氣候變化。此外,我們已經開啟了五億四千萬年來的第六次大規模滅絕事件,許多現有物種將在本世紀之內滅絕或達到註定滅絕的狀態。

圖片 1.png

上圖是1992年警告中確認的環境問題之後的變化趨勢。灰線部分為1992年之前,黑線則是之後。圖(a)顯示了會消耗平流層臭氧的鹵素氣體的排放情況,其中假設自然排放常量為每年0.11 Mt CFC-11。

圖(c)顯示了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雖然捕撈力度增大,但海洋捕撈量卻在下降(補充檔S1連結失效——譯者注)。

圖(f)為脊椎動物豐度指數,已經根據分類學和地理學偏差進行了調整,但由於針對發展中國家的研究較少,所以資料並不完整;可以看到,從1970到2012年間,脊椎動物數量下降了58%,其中淡水、海洋和陸地種類數量分別下降了81%、36%和35%(補充檔S1連結失效——譯者注)。

圖(h)顯示了每五年氣溫平均值的變化。

圖(i)中的反芻家畜由牛、綿羊、山羊和水牛組成。需要注意的是,y軸數值不是從零開始,其在每張圖中涵蓋的資料範圍也不同。自1992年以來,每張圖中百分比的變化分別是:(a)-68.1%;(b)-26.1%;(c)-6.4%;(d)+ 75.3%;(e)-2.8%;(f)-28.9%;(g)+ 62.1%;(h)+ 167.6%;(i)人類:+ 35.5%,反芻家畜:+ 20.5%。補充檔S1(連結失效——譯者注)包括了有關變化和趨勢的附加說明和資料來源。

根據上圖所示的令人擔憂的趨勢,我們現在要向人類發出第二次警告。地理上和人口上不加節制、不均衡的物質消費,以及無視持續快速的人口增長是許多生態和社會威脅的主要驅動力(Crist et al. 2017)這一事實,都使得我們的未來正陷入危機。在充分限制人口增長、重新評估以增長為目的的經濟、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推廣可再生能源、保護動植物棲息地、恢復生態系統、遏制污染、拯救動物種群、限制外來物種入侵等方面,人類都沒有採取必要的緊急措施來保護我們受到威脅的生物圈。

大多數政治領導人面對壓力會做出反應,因此科學家、媒體和普通公民必須堅持要求政府立即採取行動,對人類及其後代和其他生命負起責任。有組織的大規模基層運動可以擊敗那些堅決的反對派,從而迫使政治領導人去做正確的事情。同時,我們也要重新審視和改變個人行為,包括限制自身繁殖(理想情況下不超過足以維持代際平衡的生育率)和大幅減少對化石燃料、肉類和其他資源的人均消耗。

臭氧層破壞物質在全球範圍內迅速減少這一例子表明,如果採取果斷行動,我們是能夠做出積極改變的。在減少極度貧困和饑餓方面,我們也取得了成效(www.worldbank.org)。其他值得注意的進展(並未在上圖中顯示)包括:許多地區生育率迅速下降,這要歸功於對女童和婦女的教育投資(www.un.org/esa/population);一些地區森林砍伐的速度有效減緩;可再生能源行業快速增長。自1992年以來,我們已經學到了很多東西,但在環境政策、人類行為和全球不平等等急需改變的問題上,我們取得的進展還遠遠不夠。

可持續性轉變的方式多種多樣,但都需要公民社會的壓力,令人信服的宣導,政治領導力,以及對政策工具、市場和其他驅動因素的深刻理解。以下是一些人類可以採取的多樣有效的可持續性轉變的例子(排序不分輕重緩急):

(a)在世界範圍內,優先將大片的陸地、海洋、淡水和空中棲息地劃為保護區,使其彼此相連,賦予充足資金,並進行良好管理;

(b)停止對森林、草原和其他原生棲息地的開發,讓大自然的生態系統得以維持;

(c)大規模復原本地植物群落,特別是森林;

(d)重新野化本地物種,特別是食物鏈頂端的捕食者,以恢復生態進程和動態;

(e)制定和採取適當的政策手段來阻止動物種群消失、偷獵以及對瀕危物種的利用和貿易;

(f)通過教育和建設更好的基礎設施來減少食物浪費;

(g)推廣以植物為主的飲食結構;

(h)確保男女都有機會接受教育和享有自願的計劃生育服務——特別是在缺乏這些資源的地區,從而進一步降低生育率;

(i)增加對兒童的戶外自然教育,並提高整個社會對大自然的重視;

(j)放棄金融投資和買賣,以鼓勵積極的環境變化;

(k)研發和推廣新的綠色技術,大規模採用可再生能源,同時逐步取消對化石能源生產的補貼;

(l)調整經濟,減少貧富不均,在制定價格、稅收和鼓勵機制時,考慮消費模式給環境帶來的實際成本;

(m)科學計算出一個合理的、可持續發展的長期人口規模,敦促國家和政治領導人支援這一重要目標。

為了阻止廣泛的苦難和災難性的生物多樣性喪失,人類必須選擇一條與當下不同的、更加環境可持續發展的道路。二十五年前世界頂尖的科學家就已明確給出了同樣的藥方,但我們在很多方面並沒有聽從他們的警告。如果繼續一意孤行,用不了多久,我們就連轉變道路的機會也沒有了。不管是在日常生活還是政府機構中,我們都必須認識到,地球及其生態系統,是我們唯一的家園。

結語

我們的文章收到了大量支持,對於來自全球各地的一萬五千多名署名者(補充檔S2連結失效——譯者注),我們感激不盡。據我們所知,這是迄今為止有最多科學家共同簽署並正式支持發表的期刊文章。在本文中,我們呈現了過去二十五年來的環境變化趨勢,表達了現實的關切,並提出了一些可能的補救措施的例子。現在,作為“世界科學家聯盟(scientists.forestry.oregonstate.edu)”和廣大公眾的一員,我們將繼續這項重要工作,記錄下人類面臨的挑戰和已經改善的情況,尋找清晰、有跡可循且實際的解決方案,並向世界領導人傳達這些趨勢和需求。我們相信,通過在尊重全世界不同人群、意見和對社會公正的要求的基礎上團結合作,我們可以為人類及其賴以生存的地球做出重大改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