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與鱷魚:中國在津巴布韋政變中的角色

文:Vasabjit BanerjeeTimothy S. Rich
編譯:蛇夫
(原文刊於 The Diplomat
 

編者按:十一月,隨著一場政變,自1980年津巴布韋獨立以來就一直實際掌權的穆加貝黯然下臺。作為中共官方欽定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穆加貝曾先後十幾次訪華,2015年還被選為“孔子和平獎”得主。雖然中國政府宣稱與政變無關,但本文卻揭示出前者在政治、經濟和軍事等方面對津巴布韋影響巨大,不可能只是袖手旁觀。另外,其中折射出的中國海外擴張戰略的意義和性質,也值得我們思考。


穆加貝統禦津巴布韋長達37年之久,但隨著他年齡越來越大,其政黨(津巴布韋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內部圍繞權力繼承出現了針鋒相對的兩派。一派是以其妻格蕾絲·穆加貝為首的“40一代”(意指應該讓黨內40歲左右的少壯派上位),另一派是以前副總統愛默生·姆南加古瓦為首的“鱷魚組”(姆南加古瓦在津巴布韋獨立戰爭期間綽號“鱷魚”,該派也包括許多他當年的老戰友)。但是,二者都曾是穆加貝獨裁的幫兇,所以談不上誰是正義一方。

“鱷魚組”和軍方關係緊密,此次政變的直接領導人、國防軍司令康斯坦蒂諾·奇文加上將也是姆南加古瓦的盟友。中國政府雖然早先和“40一代”走得很近,但考慮到軍方的因素,最後還是選擇了支持“鱷魚組”。早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獨立戰爭期間,津巴布韋遊擊隊就大量依靠中國提供的武器和訓練。目前國防軍從輕武器到戰鬥機,幾乎全是“中國造”,新建的國防大學也是由中國資助。

01.png
政變後駐守首都哈拉雷市區的中國造裝甲指揮車。

11月6日,穆加貝突然解除姆南加古瓦的副總統職務。有報導稱後者隨後逃往中國——作為曾經的遊擊隊領袖,他和中共高層的關係也是耕耘多年。另外,奇文加上將也曾在政變發生前的11月8至10日到訪中國(官方訪問,並非臨時安排),會見了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和國防部長常萬全。這些時間上的巧合,讓人不禁對中國在此次政變中的角色浮想聯翩。

中國對津巴布韋的支持,早已不是出於“支援反帝鬥爭”的意識形態原因。如今中國在該國擁有巨大投資,主要涉及採礦、農業、能源和建築行業。2015年,中國成為津巴布韋最大的出口市場,中資也成為該國外商直接投資的最大部分(占總投資的74%)。同年,中國更是承諾在2016年繼續提供40億美元的援助和投資,並承諾提供4600萬美元為該國建設新的議會大廈。

開採鑽石是中國投資的重要領域,其中最大金主是安津投資有限公司。實際上,這些鑽石礦是中國對穆加貝政權的本土化政策日益擔憂的根源。這些政策要求外國投資的企業51%的所有權必須為津方控股。雖然兩家主要的中資公司,安津投資有限公司和濟南鑽石礦業公司,從2012年開始就已經由津方持有51%的股份,但津巴布韋政府還是於2015年將二者併入了國有的津巴布韋聯合鑽石公司(ZCDC)。這一舉動引起了中國政府公開的強烈反對,也導致了中津關係全面惡化。在2016年,中國拒絕為穆加貝鎮壓反對勢力提供支援。

02.png
馬蘭吉鑽礦的津巴布韋女工,該礦為中資所控制。

但是,對中國鑽石開採投資的威脅也傷害了津巴布韋軍方。有報導稱,後者在奇文加上將的領導下與這些中國公司合作甚密。例如,有消息透露,軍方通過一家子公司控制了安津投資有限公司30%的股份。軍方對鑽石生意的廣泛參與,令高級將領大發其財。另外,根據聯合國的指控,在津巴布韋於1998到2002年介入剛果內戰期間,姆南加古瓦曾利用國防軍非法開採鑽石並從中獲利。

儘管中國否認參與了最近的政變,但隨著姆南加古瓦在軍方支持下回國就任總統,中國在該地區的利益肯定會重獲保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