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聖誕折射出政權的愚蠢

文:林家樂

內地抵制聖誕,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近年來幾乎每到年底都有蠢貨跳出來表演。比如一些毛派就提出中國人不應過12月25日的耶誕節,而應把12月26日的毛澤東生日變成“東聖節”來慶祝。

這樣的抵制雖然滑稽,但對旁人卻沒什麼妨害——你願意慶祝哪天是你的自由,我願意慶祝哪天你也奈何不了。但今年則情勢一變,新聞爆出很多學校、企業和地方政府都出臺了抵制。不管是學生、員工還是公務員,人在屋簷下,當然不能依舊我行我素。雖然筆者多年來都對聖誕沒有“參與精神”,但也明顯感覺今年的街頭冷清不少。

難道說毛派已經得勢?不大可能。如今當權的“習聖”,怎麼能容忍國人大拜“毛聖”壓了自己風頭,而且不少毛派心中還在為身陷囫圇的“西南王”鳴不平。再看那些抵制文件,多是用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2017年初印發的《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來當尚方寶劍。筆者把該文從頭看到尾,既不見“抵制”,也不見“聖誕”,倒是發現有這樣一句:“堅持交流互鑒、開放包容。以我為主、為我所用,取長補短、擇善而從,既不簡單拿來,也不盲目排外,吸收借鑒國外優秀文明成果,積極參與世界文化的對話交流,不斷豐富和發展中華文化。”

 

01.png
網傳的某中學“禁止聖誕活動”通知

 

這“開放包容”之所以變成“抵制禁止”,或許有兩種可能。一是有人揣測聖意,發現今上確實不喜歡這些“洋玩意”,但明說出來有礙國際觀瞻,所以印發文件之餘,又組織了學習,引導各個機構領會精神,大力禁止。二是朝廷內有人不滿今上,意欲對其抹黑,搞一些陽奉陰違的小動作,引發社會輿論的不滿和海外媒體的嘲諷。

 

02.png
網友用“維尼熊搬走聖誕樹”的圖片來進行諷刺 

 

但是,不論是哪種情況,都可以反應出政權的愚蠢。在當下大部分中國年輕人心中,聖誕既沒有宗教感召力,也不會激發對“愛與和平”的嚮往,只不過是一場消費與娛樂的狂歡罷了。而對於更廣泛的底層工農來說,由於無力承擔昂貴的聖誕大餐和奢華的聖誕禮品,更是不會在意這個日子(某些服務行業可能還要辛苦加班)。禁止了慶祝,年輕人也不會把時間用來學習十九大報告,反倒會因為叛逆心理而感到怨恨。能夠傳播所謂“西方價值觀”的途徑實在太多,不讓過聖誕,也會有年輕人在家看美劇、聽J-pop、讀大衛·塞林格。華北農村裡因為“煤改氣”而在寒冬裡煎熬的人們也無法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來取暖。

如果是執行政策的官僚陽奉陰違,那麼就說明在數年的清除異己之後,中共政權依然沒能達成內部的團結。今上的忠犬們,似乎只擅長溜鬚拍馬,並未展現出足以維持一個穩定的專制帝國的“雄才偉略”。不論是之前的“清除低端人口”、“天際線”和“煤改氣”,還是這次的“抵制聖誕”,都是用最生硬的手段、招來大量民怨,卻沒有解決什麼問題(倒是解決了不少提出問題的人)。

這個政權雖然愚蠢,但也兇殘和自大。我們就如同乘坐在一輛高速列車之上,司機已然癲狂且盲目,鐵軌腐朽,兩側是峭壁,讓人不禁擔憂接下來的2018還會有怎樣的兇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