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抗議到暴動:伊朗起義三日談

文:羅戈銘

編按:此文張貼於大陸網站,但迅速被移除。讀者讀過後,就明白為何移除了。不只因為這次伊朗人民起義,完全背離發動者的原意,所以值得留意,而且,也因為作者用了大量曲筆,以「伊」諷今。


如今正值歲末年關,世界各地的人們以各種方式進行著一年一度辭舊迎新的活動,告別過去、展望未來。但在伊朗,從12月28日開始,卻發生了一場席捲全國、愈演愈烈的反政府抗議活動。成千上萬的伊朗民眾走上街頭,高喊激烈的反政府口號,要求結束伊斯蘭共和國的神權統治。從這次尚未結束的抗議活動的規模和烈度來看,無論其最終結果如何,必將深刻地影響伊朗乃至中東的未來局勢。因此,本通訊擬對三天以來的抗議活動做一個簡要的總結,並對其作出概要的分析,以使讀者朋友們能對事件的來龍去脈有所瞭解。

 

第一天:抗議的開端

2017年12月28日,伊朗德黑蘭警察總長侯賽因•拉希米宣佈,將不再逮捕和起訴不遵守伊斯蘭著裝標準的人士。這意味著,自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成立以來強迫婦女佩戴頭巾的法令被廢除了。正是在同一天,在伊朗第二城市和保守派據點馬什哈德(Mashhad),突然爆發了激烈的反政府示威遊行。隨後,遊行迅速蔓延至內沙布林(Nishabur)、卡什瑪律(Kashmar)、沙赫魯德(Shahrud)、比爾詹德(Birjand)、瑙沙赫爾(Nowshahr)和亞茲德(Yazd)等地。 正如伊朗國內媒體不得不承認的那樣,反政府遊行示威的根本原因和基本訴求是經濟的。具體來講,伊朗人民對於長期以來高物價、高失業率和經濟蕭條的不滿是這次遊行示威活動的導火索。不過起初點燃這根導火索的人,卻不是反對神權統治的反對派力量,而是伊朗毛拉統治集團內部的保守派。也就是說,反政府遊行示威最初是由保守派組織的。他們企圖利用人們對經濟狀況和貧富差距的不滿,打擊改革派魯哈尼領導的現政府。所以我們看到,遊行示威首先爆發于保守派聚集的馬什哈德,並且在這一天的遊行當中可以看到或聽到直接針對魯哈尼而非哈梅內伊的抗議標語和口號,如“處死魯哈尼,處死獨裁者”。 但是,隨著越來越多包括婦女在內的伊朗民眾參與進來,遊行示威卻出乎保守派意料地失控了。保守派原本只是希望通過操縱民意來給魯哈尼和改革派一點顏色瞧瞧,但結果卻如火星一樣點燃了伊朗社會矛盾的乾柴堆。於是,人民積蓄已久的怒火熊熊燃起,不僅將魯哈尼政府而且也將包括保守派在內的整個伊朗神權專制政權燒了起來。而各色反對派力量也趁機參與其中,企圖用自己的政治訴求引導民眾,打擊伊斯蘭共和國。甚至巴列維王朝餘孽也跳了出來,呼喊口號、招搖撞騙,作出一副“百姓無不懷念我大巴列維”的醜態。 所以我們看到,在遊行當中出現的,不僅有保守派所樂見的反魯哈尼口號,而且還有質疑毛拉統治和伊朗對外擴張政策的口號:“毛拉無恥,滾出伊朗”、“我們為伊朗犧牲,而不是為加沙和黎巴嫩”和“忘掉敘利亞,關心伊朗”。饑寒交迫的伊朗人民,再也不希望為愚蠢的宗教聖戰和伊斯蘭僧侶們的擴張野心做出犧牲了。

 

第二天:西進與激進化

28日第一天的示威遊行,雖然出現了公然抨擊伊斯蘭僧侶和伊朗泛什葉派對外擴張政策的激烈口號,但尚未有直接針對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神權專制制度的口號或標語。同時,這一天的示威遊行主要集中於伊朗東北部一隅,未有進一步擴大範圍。如果次日的情況仍然如此,那麼這次示威遊行很可能曇花一現一般,被伊朗國家機器迅速鎮壓。 但在12月29日,反政府遊行示威不僅在東北部地區持續進行,而且進一步地蔓延到包括設拉子、大不里士、伊斯法罕和東庫爾德斯坦在內的伊朗西部地區。這樣一來,已與毛拉政權武裝鬥爭多年的庫爾德人捲入了這次反政府風潮。 此外,29日的抗議活動不僅規模擴大,而且人們的口號和行動也變得越來越激烈。正是在這一天,抗議群眾第一次喊出了“真主黨去死”、“無恥哈梅內伊,滾出伊朗”和“不要伊斯蘭共和國”等直接否定神權統治秩序的口號。在許多地方,人們還焚毀了哈梅內伊的畫像。也正是在這一天,一名參加抗議活動的伊朗婦女公然蔑視伊斯蘭教法,不帶頭巾,站在街頭揮舞白色旗幟,一時間成為遊行示威的標誌性人物。 可以說正是在29日,遊行示威發生了質變,從一場主要由經濟原因產生的抗議活動轉變為直接否定現行政治秩序、直接否定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帶有革命性質的運動。

 

第三天:流血與暴動

第三天,也即是30日,遊行示威浪潮未有絲毫減弱,反而擴大到了伊朗軍警嚴密設防的首都德黑蘭和伊朗全境。德黑蘭大學的學生也參與進來,與伊朗軍警發生了激烈衝突。愈演愈烈的遊行浪潮令毛拉們膽戰心驚,他們覺得,再不採取斷然措施,用無數烈士鮮血換來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恐怕將面臨粘重滴威脅。 於是在這一天,毛拉政權一面組織起擁護政權的反遊行,一面下令軍警特憲力量進一步加大鎮壓力度。由於許多警察拒絕向遊行群眾開槍,鎮壓任務便主要由革命衛隊和巴斯基民兵執行。這些伊斯蘭僧侶豢養的爪牙,企圖用警棍、催淚瓦斯、水槍和橡皮子彈將遊行示威強行壓制下去。但事與願違,抗議群眾不僅沒有害怕恐懼,反而勇敢地與伊斯蘭軍警力量搏鬥。結果,遊行規模和激烈程度不但沒有減小,反而越發擴大。 在一些地方,由於軍警力量的鎮壓造成了民眾的流血傷亡。這進一步刺激了民眾情緒,於是在包括德黑蘭在內的伊朗各地,民眾不只舉行和平示威、撕毀和焚燒哈梅內伊畫像,還衝擊政府大樓和警察局,縱火焚燒軍政機關。同一天,包括庫工黨分支在內的庫區各主要政黨,紛紛發表聲明,號召人民團結起來,爭取自由。於是,抗議活動終於從遊行轉變為暴動。 當日,伊朗官方表示,由於空氣污染,德黑蘭市內所有學校將於12月31日封閉。

 

一點分析

雖然伊朗官方一如既往地怒斥12月28日以來的反政府示威遊行是外國勢力操縱的陰謀活動,但唯物辯證法告訴我們,決定事物變化的是內因而非外因。當然,伊斯蘭僧侶們滿腦子封建神學,並不曉得辯證法的真理,因此高舉外因決定論的大旗也就情有可原了。雖然如此,我們還是有必要分析一下伊朗之外的美國和俄國對於伊斯蘭共和國的局勢會有怎樣的考量。 美國是伊朗的敵人,這毋庸置疑。所以,美國希望伊朗亂,繼而削弱伊斯蘭共和國。不過,美國卻並不一定願意伊朗天下大亂。因為伊朗一旦陷入土崩瓦解的亂局,美國必然被攪進去。這對於客觀上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捉襟見肘、主觀上不願被中東泥沼過分消耗實力的美國來講,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對於俄國人來講,雖然他們與德黑蘭是朋友,但是卻也樂見伊朗的削弱。因為這樣一來,會加強俄國對於阿薩德政權的控制力,同時也遏制伊朗與俄國爭奪中東勢力範圍的勢頭。當然,和美國人一樣,莫斯科也不希望伊朗大亂。因為這樣一來,為了扶持阿薩德政權,俄國不得不投入更多的軍事力量。而近期俄國人的撤軍行為表明,莫斯科方面在對敘利亞的軍援方面已無法維持此前規模,更遑論加大投入了。 因此,無論美國還是俄國,都不願意見到伊斯蘭共和國的垮臺。

在談完外部因素後,我們回過頭來看看這次遊行示威本身。雖然示威群眾的口號和行為都很激烈,但他們的願景是伊斯蘭共和國的和平垮臺,並不希望看到內戰和武鬥。可希望歸希望,毛拉們是不可能輕而易舉交出手中權力的,更遑論和平奪權了。可以想見,為了維護既得利益和手中的權力,伊斯蘭共和國的僧侶們一定會盡其所能地嚴厲鎮壓。作為回應,人民的情緒也有可能進一步激化。因此,這次遊行示威很可能如同一條隧道一般,在它的盡頭,是血雨腥風。

但無論最終結果如何,這次歲末年初的抗議事件宣告了伊斯蘭神權共和國的死刑。 新年好,伊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