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團體改步操,醉翁之意不在酒

文:林家樂

 

前日有新聞報導,中聯辦約見7家香港制服團體,要求他們在今年“五四升旗禮”時棄用英式步操,改用中式步操。

對此,有人認為是搞“去殖民化”,筆者卻認為邏輯不通。雖然中國古代也有軍隊陣法,但現代各國軍隊所用步操,皆起源於西方——從古羅馬的步兵方陣,到拿破崙的燧發槍隊,都仰賴步操訓練得來的精密配合和嚴謹紀律。現在解放軍的步操,其實源自普魯士——若要講“去殖民化”,當年德國也曾殖民青島,這種步操豈能學之?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也採用過英式步操;全面倒向蘇聯之後,也嘗試過蘇式正步(就是如今在俄羅斯和朝鮮還能看到的那種高抬腿式)。但解放軍認為這兩種都不符合中國人體型,走起來不夠好看,於是才把自袁世凱小站練兵以來中國軍隊就採用過的普魯士步操稍加改進,形成了今日所謂的“中式步操”。

步操 1.png
1949年“開國大典”上操英式齊步的海軍方陣。

即使拋開上面歷史不說,就算真要特別清除大英帝國在香港的“餘毒”,也應先讓香港警隊改換步操。但無論港府還是北京,似乎都並無此意——去年還有英軍來港當教頭,培訓港警儀仗隊

另有報導稱,中聯辦青工部部長陳林表示沒有對相關團體施壓,只是提出可以幫忙聯繫駐港部隊找教官。那麼為何不見中聯辦約見警隊高官,問後者需不需要駐港部隊派人教步操?

其實原因很簡單,香港員警在傘運時鎮壓民眾的表現,已經證明其對統治者的忠誠。有了這點保證,香港員警就是要走爪哇國正步,北京也不會多問。反觀香港青少年,近些年卻頗為反叛,頻頻挑戰中共權威,數次引領反抗運動。毫不誇張地說,他們是六四以來中共治下土地上最為桀驁不馴的青年一代。

六四之後,北京大學和復旦大學1989到1992年的四屆新生,都接受了長達一年的軍訓,目的就是防止再次出現學運。此後雖然沒有如此長期的軍訓,但強制軍訓制度卻擴大到了幾乎所以內地大學(以及很多中小學)。新生們在為期幾周的軍訓中很少學習真正的軍事技能,而是進行大量步操訓練,目的就是讓他們養成服從權威的習慣。另外,訓練中對個性的打壓和對整齊劃一的強調,也會讓學生產生盲目的集體意識——這恰恰是培育狂熱民族主義的土壤。

步操 2.png
為達到整齊劃一的步操效果,軍訓教官經常會使用“變態”的訓練方法——比如讓學生將自己的手機叼在口中,使其不能在訓練中交頭接耳(說話的話手機會掉落摔壞)。

北京當局未嘗不想在香港採用相同的伎倆。比如特區政府和駐港部隊自2005年起,每年都聯合舉辦青少年軍事夏令營,吸引中三至中五學生參加——據新華網報導,至今已有超過3200名香港青少年參加。但這種程度的推廣,無疑還不足以在香港培育出一支在意識形態上親北京的“青少年軍”。

步操 3.png
效仿內地軍訓的香港青少年軍事夏令營。

 

那麼,此次的“中式步操”事件,有可能其實是為了推廣“中式軍訓”,是更廣泛的“香港青少年改造計畫”中的一環。

但筆者認為也不必太過擔心。97之後,北京“洗腦”香港年輕一代的企圖從未停止,結果傘運依然爆發。現在想靠威風凜凜的中式正步和壓抑天性的軍訓來培養“愛國小將”,怕是只會讓更多的香港青少年心生反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