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亞洲電台:大量維族人被關“改造中心”

新疆關押少數民族的“教育改造中心”內部情況曝光,消息指逾一成區內的的少數民族,曾被關進中心接受漢化訓練和政治洗腦。世維會主席多裡坤向本台證實,其在新疆的家人亦被關進“改造中心”。爆料的網誌於周三(28日)早上已遭全面封禁。

一則講述新疆教育改造中心內部情況的網志,周二(27日)上載至大陸“豆瓣網”後引發關注。網志博主疑為律師,他透露涉新疆敏感案件,官方不允許律師作無罪辯護,官方提供材料要律師在法庭上照本宣科,法院對這類案件的當事人會加重刑罰。

網志指出,新疆每個家庭門前都裝有監控攝像頭,如有外人來訪居民必須在攝像頭前檢查其證件;每天早上必須站在攝像頭下升國旗;每晚10點還會拉響警報,要求居民必須集合;少數民族家庭中民族語言書籍和宗教物品被統一收走,如果當地居民違反了以上規定,都會被送入教育改造中心。

在高壓環境下,屢見告密事件。逾一成少數民族被送入教育改造中心長時間關押;其中農村比例高於城鎮,在一個2000人的行政村中,曾有四﹑五百人被關押;教育改造中心居住條件惡劣,每15平米的房間裡收容20到30人,形同監獄。被關入者被迫接受漢化和其它洗腦教育,比如學寫漢字,讀官媒報紙,看《新聞聯播》等;據官方通報稱,此類中心要改造“一代人”。

加拿大卑詩大學法律專業留學生章聞韶,在推特上傳了該網志截圖,批評當局對穆斯林進行種族清洗政策。

章聞韶︰中國在新疆這些少數民族地區建立了一整套嚴密的監控系統。中國想采取的措施就是把新疆這些少數民族給徹底的同化,把他們的民族文化、信仰、一系列的基礎給它徹底地打掉。等於把他們的民族連根拔起,然後把他栽培到共產黨所宣揚的以漢民族為主體的文化中。

世維會主席多裡坤向本台證實,他在新疆的哥哥和弟弟都曾被關進培訓中心,其90歲高齡的父親則生死不明。他還指出,旅居海外的每一個維吾爾人,至少有一個或幾個親屬被關進了培訓中心,情況比網貼中披露的還要嚴重。

世維會發言人迪裡夏提表示,網志披露的內容只是冰山一角,新疆各地培訓中心逼滿被扣押的人,整個新疆變成一個大集中營,為此他們不斷呼吁國際社會關注維吾爾人處境。

迪裡夏提說︰這只是一部分,目前在當地的這種集中營、管教營、還有所謂的“去極端宗教”培訓中心,無非就是將維吾爾人關押到裡面進行政治洗腦。被強制關進去的人很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非人道的折磨。整個當地都變成了露天監獄,在二戰時有猶太人集中營,現在在文明社會居然又出現了維吾爾人集中營。

近日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再強調將新疆維穩常態化,並且打一場“人民戰爭”;為抗議當局對維吾爾等少數民族進行種族清洗政策,世維會將於4月27日召集全球維吾爾人,在比利時歐盟議會前舉行五千人的大規模抗議行動。


以下為上文提及的網誌:

阿修

某地
某人來訪,談起親身經歷。

一、教育改造中心

1,人口比例的十分之一有沒有?我問。他說:大概是有的。農村比起城鎮來說,被送進教育改造中心的人數要多一些。他所知道的那一片地區,每個村都有四五百人被送進去(按,每個村的平均人口在兩千人左右)。

2,教育改造中心裡在干嘛?出早操、讀報紙,看新聞聯播與紀錄片,聽老師講課。據說學滿三千到五千漢字可以提早出來。

3,裡面條件怎麼樣?十五平米的房子,二十到三十人居住。沒有辦法全部躺下。飲食的話要看家裡是否能送錢過來,否則就只有饃。年輕人還能湊合,老人很受罪。有許多老人脾氣比較倔,年紀也大了,漢字學不進去,新聞、電視也看不懂,容易出身體狀況。

4,家裡怎麼辦?主要勞動力進去的話,家裡給低保,一個月四五百。但會作為勢力家屬被記在檔案之中。

5,因為什麼會進去?各種原因。現在村裡面每家每戶門前都會裝攝像頭,凡有外人來訪,家人必須在攝像頭前檢查其證件。每天早上要站在攝像頭前升國旗,每天晚上十點會在某家門口拉響警報,每家必須出人自帶棍棒趕到。若無故三次不到,或在升國旗時看手機什麼的,彙報到鄉,鄉裡做決定,縣裡走個程序,就可以送到中心去。他:我自己就動手蓋了四個章,不蓋不行。夜裡睡不著覺。又,家裡面民族語言的書籍和小禮拜毯子都被統一收走,如果有頂撞,也會被鄉裡送到中心去。我們學校的某人,在吉爾吉斯讀書,在網上被掛了一個通緝犯的告示,趕快回國來找關系才搞定。人人自危,彼此告密,某鄉長把自己老婆送進了中心。某中心某老師給“學員”帶了包煙進來,結果自己也成了“學員”。

6,平均被關押多少時間?有出來的,但平均被關押多少時間還不知道,最長的已經被關了一年三個月了。由於沒有任何文件、指標,所以不知道如何釋放。據通報,中心要辦一代人。

7,有沒有漢族被關進中心?好像也是有的,主要是說怪話、傳謠。但漢族進去是行政拘留,其他人進去就是刑事拘留。

8,其他的呢?有人(各族)已經把中心做成了生意,凡有親屬在中心就免不了需要打聽消息,打通關節,甚至還有借機性侵婦女的現像。

 

二、地方經濟

1,明顯的衰退。這首先體現在農村,有些農民已經把土地還給了村集體,不願意再種下去了。城市裡面飯店、商店很多也在關門。以前二十個同學中有兩三個去當公務員,現在幾乎是全部人。

2,在部分原因上,這是由於政府限制人口流動所造成的,人會被趕回原籍。某地需要收棉花,機器收不過來需要招人,只能向政府打報告,請政府調派人手。即使在城市,親戚到自己家來做客,也不能自行留客住宿,需要事先申請。

 

三、社會後果

1,由於攝像頭的廣泛存在,犯罪率較低。

2,打火機成為暢銷品,因為出入安檢都得留下。某爺爺想用煤氣做飯,安裝煤氣灶,需要層層申請。

3,曾經在內地讀書求學,或經商,或有其他社會關系的人,都想把戶口從地方上遷移出來。具體的人數不清楚。

 

四、個人經歷

1,做無罪辯護,被法官警告。法官說他們也有任務,彼此要合作一點。同事上庭之前什麼材料都不看,只拿兩張紙念一下就算完事。被詰問,說,因為不會造成什麼改變。

2,法官量刑從重,一律按照最高刑期審判。更有甚者,將過去的案子找出來重判,過去的刑期雖已經服完,但往往只能抵消新刑期的一部分。

在此,我記錄下我所聽到的。

新疆朋友告知:

由於維穩開支大,很多單位開始出現財政緊張問題,有些學校連綠化所用的肥料都買不起,要求家長購買後讓學生帶到學校。這種極端的維穩形同對全社會的戰爭,難以持久,壓倒一切的“維穩”會破壞社會的正常運轉,本身就會造成社會的“不穩定”。要真正穩定,必須正本清源,不可與民為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