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信挑戰斯大林的同性戀者

原文 / 編譯:蛇夫

十月革命之後,工人政權廢除了沙皇時代的反同法律,俄國成為當時同性戀平權最進步的國家。但斯大林掌權之後,國家機器又開始打壓同性戀,並於1934年再次修改法律將同性戀罪列為刑事罪。

但是,即使在高壓的三十年代,蘇聯內部仍然有人敢於站出來反對斯大林這種倒行逆施的做法。此人名叫哈裡·奧特·懷特(Harry Otter Whyte),1907年出生於蘇格蘭,1931年加入英國共產黨。1932年,原本在倫敦當記者的懷特前往蘇聯,在《莫斯科新聞報》任職,並於次年成為該報主編。

同性戀罪再次入刑,也令懷特的男友被捕。於是,本身也是同性戀的他勇敢地拿起筆來,寫信同斯大林辯論。此信包括如下要點:

  1. 同性戀者作為一個整體,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的狀況與女性、有色人種、少數民族和其他因某種原因而受到壓迫的群體類似。
  2. 資產階級社會對同性戀的態度是基於以下矛盾的:
  • 資本主義需要“炮灰”和後備勞動大軍,同性戀者被視為是對出生率的威脅,於是產生了對其壓迫的法律;
  • 資本主義制度下大眾日益貧窮,導致工人階級家庭解體和同性戀者增加。
  1. 要解決這種矛盾,必須消除失業,並使工人的物質福利不斷增長,這樣性取向正常的人才有條件結婚。
  2. 科學證實,只有少數人是與生俱來的同性戀。
  3. 這些微不足道的少數人,不會對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社會構成威脅。
  4. 針對同性戀的新法律已經引發了各種各樣矛盾的解讀。
  5. 新法律從根本上違背了關於這個問題的先前法律的基本原則。
  6. 新法律基本上在將性生活領域變成只准有一種統一模式。
  7. 從科學的觀點來看,新法律是荒謬和不公的,因為有些同性戀者是與生俱來的,並且沒有辦法改變其性取向。

這其中有些觀點在今天看來已經落後(比如將異性戀稱為“正常”),但該信的整體思想無疑是走在時代前沿。斯大林讀了這封信後,做了“一個白癡和一個墮落的人”的批註——在他看來,同性戀確實會使自己的官僚國家出現“炮灰”和勞動力不足的狀況(今日的中國統治者又何嘗不是如此認為!)。

懷特在失望中離開了蘇聯,但並未放棄左翼理想。西班牙內戰期間,他曾參與支持共和國方的醫療援助委員會。英國情報機構懷疑他是間諜,一直對他保持監視。二戰期間,由於掌握多種語言,他被英軍徵召入伍,參加了援助蘇聯的北極航線運輸隊。

二戰後,他移居土耳其,繼續自己的記者生涯,並在那裡去世。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同性戀者,懷特在蘇格蘭或英格蘭時並不十分自在,其家人對他的生活也知之甚少。反而是在土耳其,他對自己的性取向更為公開,並活躍於同性戀者的圈子。

懷特是一個悲劇人物。作為共產黨員,他相信黨正在建設共產主義;但不幸的是,他並不理解蘇聯墮落為官僚國家的過程。有整整一代人和他一樣,因為斯大林主義而失去了為真正的社會主義而奮鬥的事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