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人民站哪邊?

作者:錢本立

37199695_1030951467113298_3861341402021494784_n

7月6日,特朗普政府宣佈對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25%關稅,中國隨後對同等價值的美國商品徵稅還擊——經過數月劍拔弩張,中美貿易戰終於正式開打。

這半年來雙方你來我往,又是隔空放狠話又是派代表談判,還有諸如制裁中興通訊、抵制美國大豆等特別熱點,幾乎讓人審美疲勞。但是,對於沒有選票的大陸民眾來說,這場爭端無論如何激烈,也是神仙打架,根本無法干預。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戰火升級(美國已經準備對2000億中國商品增加關稅),貿易戰必將帶來民眾無法忽略的影響:物價上漲,股市下跌,出口行業裁員,社保缺口,無法換取外匯等等。這些都是會加劇社會不穩定的因素,但社會的不滿會走向何方,在某種程度上也取決於一場輿論之戰。

筆者觀察到,目前在這一議題上中文世界存在兩個對立陣營:一方是右翼為特朗普叫好,認為其發起貿易戰不但理由正當(中國不遵守世貿規則),而且有助於推翻暴政;另一方是則是以中共宣傳機器為代表,譴責美國挑起事端破壞自由貿易,並指出中國可以應對(但具體宣傳口徑變幻莫測)。

37335582_1030951553779956_4269734174157438976_n

上圖:到底要不要慫?《人民日報》暴露出面對貿易戰宣傳部門的尷尬。

可以預測,這兩個陣營未來將繼續為贏取民心而角力。而作為左翼,不論身在大洋哪邊,都不應在這個問題上非此即彼地站隊,我們應採取“既不支持北京也不支援華盛頓”的立場,指出這場貿易戰並沒有正義一方的事實。

非自由主義霸權

特朗普顯然不是新自由主義的信徒(他的智囊團甚至主張美國退出世貿組織),而中國的右翼之所以成為其擁躉,主要是因為前者持有與所謂“白左”截然相反的立場——比如反對女性、移民、少數族裔的權益。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就曾有過讚揚六四屠殺的言論,訪華時更是連例行公事地關注中國人權的表態都沒有,其發起貿易戰自然也不是出於反對中共暴政。

雖然特朗普政府的整體國際政策相較前幾屆有很多轉變,但力圖維持美國世界霸權的主旨卻並未改變。對此,麻省理工學院政治學教授巴里·波森(Barry Posen)在今年早些時候的一篇文章中寫道:

特朗普從“自由主義霸權”中抽走了大部分“自由主義”。他仍然想要保持美國的經濟和軍事優勢,以及在世界大部分地區作為安全仲裁者的角色,但他選擇放棄出口民主並放棄了許多多邊貿易協定。換句話說,特朗普開啟了一個全新的美國大戰略:非自由主義霸權(illiberal hegemony)。

最近其在朝鮮問題上態度也印證了這一點——只要朝鮮放棄對美國的軍事威脅(核武器)並承認美國在東北亞地緣政治博弈中的權威,特朗普並不介意金家繼續獨裁;如若不從,則會面臨武力和制裁。這個開價幾乎與中共相同,也賦予了金正恩繼續間於齊楚的空間。

37227537_1030951653779946_8075334932265697280_n

至於中國,美國的新戰略似乎也只專注於遏制其實力使之無法挑戰美國霸權,而不再打算通過民主化 來使之成為美國盟友。按照帝國主義的邏輯,這種情況並不難理解——世界第一和第二強國之間必然是敵對關係。

必然的敵對

用經典馬克思主義分析今天的中美關係並不過時。布哈林在有關帝國主義的論述中指出了 資本主義有兩種趨勢:一是“國際化(internationalization )”趨勢,推動資本在全球範圍內尋求新的投資、市場、資源和廉價勞動力;二是“國家化(statification )”趨勢”——包括跨國公司在內的資本,都會向母國尋求支援,甚至在某些情況下融合成為國家資本主義企業,以求在競爭中獲得保護和壓制對手。因此,資本主義不可避免地會導致國家間的敵對。而經濟體量越大的國家,越有可能陷入與他國的衝突,自然就想要搶佔世界或地區霸主地位。歷史上,為了獲得主導世界的地位,資本主義強國之間會採取包括戰爭在內的各種手段來相互壓制——一戰、二戰和冷戰都是廣為人知的例子。

就中國來說,“一帶一路”以及更早的“走出去”戰略,都反應出上述“國際化”趨勢;中國政府力保中興通訊則是“國家化”的典型例子。雖然對於中國是否已經成為帝國主義國家還存在爭議,但作為經濟體量世界二的資本主義強國,走上這條道路是不可避免的。

這是因為,即使繼續韜光養晦,即使中興等紅色背景企業遵守規矩,美國也不會坐視中國發展壯大。小布希政府發動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企圖加強對中東這一戰略要衝和能源產地的控制,雖然結果十分失敗,但其遏制中俄的意圖十分明確。奧巴馬政府被很多右翼罵成綏靖的“白左”,但這並不是因為他對帝國霸業缺少熱情,而是因為收拾經濟危機和中東的爛攤子是比遏制中國更緊迫的任務;而且他之後也提出了“重返亞太”的戰略(雖然並沒有在任期內成功實施)。

另一方面,中共既要滿足統治階級的貪婪和和對天朝上國的嚮往,又要保持經濟增長來維持其統治能力及合法性,那麼支持本國資本向外擴張也就是唯一選擇。因此,即便知道短期內無力挑戰美國的霸主地位(只有愚蠢的人才相信外交和宣傳部門的拙劣表演),它還是拼命擴充軍備,來為資本保駕護航。而這麼做,又會進一步引發美國的危機感。在這種惡性循環之下,即使中共在外交或經濟等方面有更出色的表現,局勢的大方向也不會改變。

37296720_1030951823779929_1284075284542259200_n

上圖:“遼寧”號航母編隊。藍水海軍是保護海外利益不可或缺的武裝力量。

錯誤的立場

海外一些左翼認為,中國擴充軍備是美國逼迫的結果,而且它的崛起制衡了美國的霸權主義。特朗普的種種反動政策,似乎令他的敵人成為了正義一方。

但是,不管中國走向海外擴張是被逼無奈還是統治者的主觀嚮往,也不管中共的宣傳機器如何把中國塑造成霸權主義的受害者和反抗者,中國資本在世界各地不得人心的事實是無法掩蓋的——雖然有他國資本抗拒的因素,但更多是因為這種擴張和其他列強一樣在壓榨他國民眾。在印尼,中國的“現金貸”金融公司帶來了針對年輕人的債務陷阱,並享受著沒有監管的利潤狂歡;在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的建設使得當地居民流離失所;在南非,中資紡織廠無視當地最低工資標準;在岡比亞,中資魚貝加工廠向海中排放有毒廢料,還買通當地政府官員為自己撐腰……

即使此輪貿易戰有可能以中共舉手投降而告終,但在與美國的長遠對抗中,它無疑會毫不猶豫地犧牲本國民眾的利益,甚至將他們當作炮灰。假如貿易戰繼續升級,可能的後果則會是:中共加大對內剝削,削減社會福利;將經濟問題導致的社會不滿導向民族主義情緒,製造藉口打壓異議分子,實施更專制的統治;甚至有可能鋌而走險,發動局部戰爭來為資本擴張贏得空間和轉移社會矛盾。

37227023_1030951920446586_4394478217914744832_n

這些後果並不是空穴來風,關心政治者都能嗅到種種預兆,比如稅改、房產稅、養老金改革、加強網路媒體控制等等。如果左翼因為反對特朗普而對中國缺少批評,那麼就會將沒有被民族主義洗腦的年輕人推向右翼的懷抱。

內部的抗爭

其實,反對帝國主義,不一定是要支持帝國主義國家的對手或目標,更重要的是支持其內部的抗爭。比如本月初,全美各地就有幾十萬人上街抗議政府對非法移民的“零容忍”政策。類似的抗爭還有很多,從中我們可以看到,並非所有美國人都認同特朗普的民族主義、種族主義和帝國主義議程。

而美國的左翼組織也正在將這一情緒組織起來,並獲得了不小的成功。今年五月,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組織(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簡稱DSA)支持的三位女性社運積極分子在賓夕法尼亞州議會初選中取得了勝利。但DSA並非僅僅關注競選,它會真正深入社區,與人們討論關心的議題、提供幫助並打破人與人之間的孤立狀態。

雖然現在宣佈美國的左翼復興還為時尚早,但歷史曾多次證明,帝國主義國家內部出現強大左翼潮流常常會終結帝國主義對抗或戰爭。

在中國,有組織的左翼力量更是幾近空白。但無論怎樣,支持、關注國內的抗爭,拒絕民族主義情緒——指出本國統治階級才是我們最大的敵人,而外國那些同樣在和自身統治者抗爭的民眾則是我們的盟友,才不會在帝國主義紛爭的陰雲中迷失方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